镜·双城(2021)

共:43集已完结

主演:李易峰 陈钰琪 郑业成 杨志雯 刘海宽

地区:大陆

类型:魔幻

简介:自古传说神之右手创造了云荒世界,千百年中,破坏神与创造神的交替、云荒几国的浮沉,述说着一个儿女情长的江湖,多年之后,一切都成了传说,云荒也成了梦想家园。热情开朗的苗人少女那笙为躲避乱世,长途跋涉寻找梦想家园云荒。在此她为苏摩所救,然而云荒并非桃源仙境。伴随着她深入云荒的每一步,上演着一幕幕光怪陆离..

主要演员

李易峰

李易峰

陈钰琪

陈钰琪

郑业成

郑业成

分集剧情

1-5集6-10集11-15集16-20集21-25集26-30集31-35集36-40集41-43集
第1集:天命之子众望所归
自古传说神之右手创造云荒世界,共有空桑、泉先、苍流三大部世居于此,而空桑琅玕与白薇得六合之力开拓天下,云荒碧落海之幽育泉先鲛人,其擅通音律,坠泪成珠。至于苍流一部则是远居于令丘之山。七千年前,琅玕征战四方,囚龙神且封碧落海,鲛人历数千年仍不得归。七千年后,有泉先鲛人为救子民,掀起云荒动荡后隐匿不见,而今他再度归来,已是大雪封山,一望无尽的苍白笼罩,遥遥不知归处。飓风乍起如刺骨冰锥,已是疲惫到极点的荒民经受不住肆虐,唯有成群结伴往前缓行,寻求尚可遮蔽的山洞。而在这其中,泉先鲛人苏摹与之同行,全程一言不发,旁观着几近饿昏的孩子,以及善良少女那笙主动献出食物。长途跋涉刚刚结束,大家累得已是…展开
自古传说神之右手创造云荒世界,共有空桑、泉先、苍流三大部世居于此,而空桑琅玕与白薇得六合之力开拓天下,云荒碧落海之幽育泉先鲛人,其擅通音律,坠泪成珠。至于苍流一部则是远居于令丘之山。七千年前,琅玕征战四方,囚龙神且封碧落海,鲛人历数千年仍不得归。七千年后,有泉先鲛人为救子民,掀起云荒动荡后隐匿不见,而今他再度归来,已是大雪封山,一望无尽的苍白笼罩,遥遥不知归处。飓风乍起如刺骨冰锥,已是疲惫到极点的荒民经受不住肆虐,唯有成群结伴往前缓行,寻求尚可遮蔽的山洞。而在这其中,泉先鲛人苏摹与之同行,全程一言不发,旁观着几近饿昏的孩子,以及善良少女那笙主动献出食物。长途跋涉刚刚结束,大家累得已是全身散架,根本顾不得彼此。那笙留意到不苟言笑的苏摹,多少次都在梦中呼唤着白璎的名字,于是好奇凑上去攀谈,甚至为他扶乩,告知前尘往事和未来结果。那笙作为扶乩者不可亲观,所以立马转过头去,催促着苏摹赶紧看内容。苏摹盯着地面上的几句预言,本是茫然空洞的神色,不由起了变化,正当他在继续往下看,一阵风过掩盖了后面的字样。那笙无法再为他占卜第二次,想要知结果,需得明年重头开始。也正因如此,苏摹满怀心事地望向远方,倘若没有开始便不会终结,而他的开始是在百年之前,那片夏树苍翠的云荒仙洲。空桑长郡主白璎师从剑圣尊渊,秉承“持光剑怀慈悲,守正道护苍生”之门规,后下山历练回归故里,恰逢青王府奴押运鲛人,意外得知鲛人似乎受到威胁,实则是被他们送到星瀚云庭。此时苏摹趁机引来蜜蜂分散府奴注意,继而跳进押运鲛人的马车之内,与他们一同前往。白璎不动声色地看着苏摹的小把戏,内心疑惑他为何选择自投罗网,索性以郡主身份拜访星瀚云庭,探寻个究竟。苏摹赖在如素夫人房间不肯离去,直言她要取海魂珠的目的,表示自己可以作为帮手,如此也能少些麻烦。说话间,下人来敲门通传如素夫人去参加赏珠大会,如素夫人让苏摹先走,并且约定之后见面的地点。金老板热情款待白璎,并且给她讲解星瀚云庭的化生池,只要鲛人进入了定颜香汤,化男化女可自行挑选,而化生失败的鲛人便会化骨成珠。如此一来,金老板已收藏鲛珠不下百,逐一为白璎展示各个颜色,殊不知,苏摹隐身在旁窥探,内心认定郡主绝非良善之辈。与此同时,牧马少年真岚被西京将军掳回境城,这一路都想不明白,为何对方会对自己穷追不舍。西京表示有人想要见他,但是真岚并未当真,却在转眼间遭遇一伙杀手。趁着西京与杀手搏斗,真岚急忙钻进人群溜走。白璎发现苏摹在房里寻找海魂珠,二人简单交谈后,也算是留下好印象。就在这时,门外传来嘈杂的追捕声,白璎以为方才将守卫打晕导致,于是将一袋鲛珠交给苏摹,让他送鲛人眼泪回到大海。而在另一边,如素夫人秘密安排汀、潇姐妹需等赏珠大会开始,想办法解救后院鲛人。百花厅内,宾客陆续入席观舞,苏摹在后台听到如素夫人叮嘱鲛人们下化生池,无论化生男女,只要撑过蚀骨吸精之痛,方可至底寻得海魂珠,打开镜湖结界。金老板得知鲛珠遗失,立马派人寻找,同时去通知青王府。偏巧真岚躲避杀手闯进百花厅,现场宾客大乱,苏摹不顾如素夫人反对,直接跳进化生池,而他身体毫无变化,极其顺利地找到海魂珠。白璎出手救真岚,结果遭到暗算险些坠池,幸亏苏摹及时出现将她抱住。苏摹考虑到眼下处境危险,人多眼杂易生变故,于是暗自将海魂珠放进白璎腰间的荷包里。金老板抓住如素夫人威胁苏摹束手就擒,西京也在此刻赶来。尽管白璎想要带走苏摹,奈何金老板不肯放人。正当下人们押着如素夫人和苏摹去后院,发现关押鲛人的牢房失火,苏摹不顾自身安危冲了进去,不料又与白璎重逢,两人合力救人。白璎为掩护苏摹离开,独自去应付舅舅青王辰,直言贩卖鲛人行为,与空桑律法不符。青王辰认为白璎作为郡主不该贸然插手,纵然贩卖鲛人也会有相关人员处理,白璎在青王辰的提醒下,索性先回家,并且见到了妹妹白麟。已然逃出星瀚云庭的苏摹来到事先约定地点,通过如素夫人了解到大家的情况,随即表示海魂珠给了白璎,需要找个时间取回。如素夫人觉得今夜不该再议,便让汀、潇姐妹先回去西京府听后安排。西京将真岚带进王宫,公开其王子身份,亦是当今王上的唯一继承人,需要他来拯救空桑。然而真岚死活不肯相信,西京不得已告知真岚母亲遇害的消息,若是他想要为母报仇,唯有登基王位。空桑大司命宣召真岚入殿,正坐上位的承光王仔细端详眼前少年,越发肯定他就是自己的儿子,反倒是青王辰有不同看法,直言真岚就是个山野之人,无法证明是王上血脉。况且在他看来,真岚生母乃是叔觸部不知礼义的蛮荒牧马女子,如果公开其身世恐怕招惹笑话。真岚听到这番话,意欲上前争论,但是被西京所制止。相较于青王辰的鄙夷狂言,白王寥显得更加稳重,承光王认为想要证明真岚正统并不难,且看黄天是否会认他,于是吩咐大司命传六王去天庙。如素夫人屏退众人后,与苏摹单独详谈,知他进入化生池未有异样,足以说明他和别人不同,正是泉先之主碧落海皇。此话一出,如素夫人跪地叩首,尊称苏摹少主,讲述七千年前海皇纯煌战死之后,存血脉于灵珠之中,直到七千年后,鱼姬吞服灵珠生下苏摹和阿诺,这也解释了兄弟俩为何背后会有龙神印记。收起
第2集:白璎封妃苏摹为侍
其余五王奉召入宫,且在他们的见证下,完成了皇天戒指的认主仪式,证实真岚身份正统,可以继承皇天之力。承光王不由大喜,当场册立真岚为空桑太子,白王寥之女为太子妃,不许青王辰再有异议。白璎通过父亲得知此事,内心难过不已,实在无法接受这样的安排。她自幼离府去空寂山,拜在剑圣门下,无非是要成为将军,像师兄西京守卫河山,而非嫁入皇室。可惜七千年以来,白氏一族每代长女命运亦是如此,空桑作为帝王一言而决的国家,任何人根本无法撼动圣意。现如今,空桑内外交困之际,太子归位,承光王昭告天下,而天下人也认定白璎承接王后之脉,只有白氏无长女,后土戒指才会再寻新主。白王寥深知女儿心思,也不好多言,让她在家里冷静…展开
其余五王奉召入宫,且在他们的见证下,完成了皇天戒指的认主仪式,证实真岚身份正统,可以继承皇天之力。承光王不由大喜,当场册立真岚为空桑太子,白王寥之女为太子妃,不许青王辰再有异议。白璎通过父亲得知此事,内心难过不已,实在无法接受这样的安排。她自幼离府去空寂山,拜在剑圣门下,无非是要成为将军,像师兄西京守卫河山,而非嫁入皇室。可惜七千年以来,白氏一族每代长女命运亦是如此,空桑作为帝王一言而决的国家,任何人根本无法撼动圣意。现如今,空桑内外交困之际,太子归位,承光王昭告天下,而天下人也认定白璎承接王后之脉,只有白氏无长女,后土戒指才会再寻新主。白王寥深知女儿心思,也不好多言,让她在家里冷静想下,若是没想清楚便不要出门。当天夜里,苏摹独自坐在镜湖边发呆,回想如素夫人对他所说过的话,至今还深受震撼。反观真岚、白璎同样为自身处境苦恼,突如其来的变故令三人有些茫然又无措,各自肩负着使命,仅凭一己之力是否当真能力挽狂澜。第二天早上,白璎意外发现海魂珠,瞬间想到之前与苏摹相遇点滴,小女儿的心动似是浸蜜般甜,却不自知。赤氏郡主红鸢突然来访,亲手递交请柬给白璎,表示自己将要嫁给蓝王,尽管同样心有不愿,可是大敌当前,唯有六部团结才是有利于空桑。所以红鸢希望白璎能陪她去见心上人,毕竟此生长决,还需当面道声别过,同时归还对方自由。直到这一刻,白璎才发现红鸢所爱之人竟是泉先医鲛,后为她化生男子治修,况且鲛人一生挚爱一人,若是此生有情难相守,恐怕也得长相思。如素夫人看出苏摹深陷纠结,于是劝说他接受命运,一切源于定数,无法更改。苏摹考虑良久,最终决定肩负拯救泉先的责任,趁夜潜入白王府寻找海魂珠,怎料白璎从外面回来,便急忙撑起隐身布。白氏姐妹在房间里小聚叙旧,眼看天色已晚,打算同寝歇息。趁着白麟出门去拿被子,白璎起身换衣服,忽然听到墙角传来肚子咕噜的声音。仔细观察后,白璎发现苏摹露出马脚,一剑砍断隐身布,而后爽快将海魂珠还给他。临走之时,苏摹与白璎互知对方名字,甚至夸赞她拿剑很美。岂料回到住处,青王辰早已在房间等候多时,不仅绑架了如素夫人,用族人性命威胁苏摹交出海魂珠,甚至毒瞎他的双目,让他以仆从身份接近白璎。对此尚不知情的白璎正与父亲闲谈,从而了解到母亲的为人,终于想通许多,答应会做个合格的太子妃。册封仪式当日,大司命为白璎点上圣洁封印,叮嘱她务必谨言慎行,需在大婚之前入塔修习王族规矩,以及空桑仪典。白王寥去见女儿最后一面,行君臣之礼,不再是寻常父女。而大司命则交代白璎静思三月,实则是为真岚守圣洁,不可与外人相近,若是做了任何不洁之事,封印都会自动解开。同样,真岚也要去镜塔藏书阁修习数术文法,真岚对此毫无兴趣,故意找借口将大司命支走。青王辰安排苏摹入塔作仆从,实则要破坏白璎与真岚的婚事,正当苏摹犯愁难以接近白璎之时,恰巧侍女阿纡和杳儿不慎摔坏箜篌。阿纡听闻苏摹精通音律,本想让他负责修缮,但是杳儿碍于他双目失明的缘故,索性先去通报白璎,经由她允许才让苏摹上手。事实上,苏摹并非完全看不到光亮,顶多是对眼前事物较为模糊,大抵能看出个影子。苏摹修好箜篌弹奏起镜月湖,乐曲吸引了白璎的注意,令她不由自主地停下脚步,因为隔着一扇门,尚未发现弹琴之人的身份。到了晚上的时候,白璎跟杳儿提及修好箜篌的琴师,多了几分欣赏和重视。殊不知,阿纡站在门外偷听谈话内容,而她便是青王辰安排进来的眼线,一则监视苏摹动向,再则协助他完成任务。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白璎在大司命的安排下,每天学习着繁杂无趣的礼仪,可她更希望尽快驾驭后土力量,守护空桑王城。大司命冒昧提点白璎几句,希望她在无法随性而为之时,不妨尝试打开心扉接受。送走大司命以后,白璎独自到门外散心,忽然看到站在旁边吹曲的乐师,对方不是别人,正是苏摹。白璎惊讶苏摹为何会在镜塔,并且留意到对方的眼睛,等她回到房间后,不由感慨镜塔之上又多了一个孤独的人。收起
第3集:空桑境城内忧外患
阿纡专门带苏摹去向白璎请安,以弹奏箜篌助兴为由,本是想让二人借机相近,岂料遭白璎拒绝,计谋未能得逞。待白璎屏退众人后,独自走到箜篌面前,感慨时隔多年还能听到母妃最为喜爱的镜湖月,而她一曲轻弹,同样吸引了苏摹驻足。因是一窗之隔,尤其视力越发模糊严重,苏摹尚且不知所谓空桑太子妃,乃是他曾有数面之缘的白璎。但是白璎认出苏摹,甚至为他入塔之事感到疑惑,白日里询问大司命了解仆从情况,得知除了阿纡和杳儿以外,其他人皆出自五王府内。白麟去找青王辰诉苦,本以为长姐学武归来,姐妹二人便可得以团聚,可现在又逢分离,许久未见甚是思念。正因白麟近来闷闷不乐,青王辰答应安排她上镜塔探望白璎,对其宠爱程度可见一…展开
阿纡专门带苏摹去向白璎请安,以弹奏箜篌助兴为由,本是想让二人借机相近,岂料遭白璎拒绝,计谋未能得逞。待白璎屏退众人后,独自走到箜篌面前,感慨时隔多年还能听到母妃最为喜爱的镜湖月,而她一曲轻弹,同样吸引了苏摹驻足。因是一窗之隔,尤其视力越发模糊严重,苏摹尚且不知所谓空桑太子妃,乃是他曾有数面之缘的白璎。但是白璎认出苏摹,甚至为他入塔之事感到疑惑,白日里询问大司命了解仆从情况,得知除了阿纡和杳儿以外,其他人皆出自五王府内。白麟去找青王辰诉苦,本以为长姐学武归来,姐妹二人便可得以团聚,可现在又逢分离,许久未见甚是思念。正因白麟近来闷闷不乐,青王辰答应安排她上镜塔探望白璎,对其宠爱程度可见一斑。白璎想让苏摹下塔恢复自由身,可惜无权决定他的去留,于是恳请大司命委派医官前来治疗眼疾,怎料大司命闻言不由失望,可叹白璎未能理解他一片苦心。反观真岚待在塔内数日,实在难忍无聊乏味,不顾大司命阻拦,坚持下塔。而西京作为真岚在境城唯一熟识之人,也就成了他发牢骚的树洞。此时蓝王剑匆忙回营,如实向西京讲述青王辰分配粮草不公,每次都会先给青氏军队补给,尽管白、蓝、赤三王上奏多次,依然毫无任何改变。若是以往无人来犯尚且还好,可如今沧流军近在眼前虎视眈眈,如果没有粮草等同断绝空桑后路,即便是真岚也都懂得这个道理。所以看到西京因粮草犯愁,真岚自打包票办好此事,定会为他们要回应得补给。在青王辰的安排下,白麟入塔探望长姐,正与她话叙之时,忽然看到捧花路过的苏摹,震惊塔内竟然还有鲛人仆从。白璎通过妹妹得知红鸢今日大婚,难掩哀伤神色,叹息生在王族身不由己,本想让白麟代自己转交家书给父亲,意外了解到白王寥已赴晔城,据说在那里发现沧流士兵踪迹。短暂团聚过后,白麟也要起身告别,临走前送给白璎佳酿。而在镜塔之下,赤王府外十里红妆,婚车为首,护卫开路,全城百姓夹道围观,治修亦在人群之中,目光紧盯帷幔后面的红鸢,一路逶迤送至王府。这日夜间,白璎发现阿纡心事重重,询问后才知苏摹因眼疾行动不便,几次险些摔出围栏,最终决定私自请医为其诊治。与此同时,师彭夜入青王府,密见青王辰互通情报,此人乃是沧流五大巫师之一,正是为白璎与真岚婚事而来,承诺破坏计划若成,必定给他想要的东西。苏摹明知太子妃待自己极好,可是碍于青王辰的胁迫,不得已作出违心之事,施计引来白璎,趁机邀请她去赏月。原本白璎对苏摹存有好感,自然不会拒绝,扶着他来到门外,第一次真正欣赏皎月之美。听着白璎的感慨,苏摹取出树叶交给白璎,而她透过满是孔洞的叶片可见流光四溢,如见月下海浪,内心为之震撼。苏摹想到弟弟阿诺,于是主动提及伤心往事,同时也知太子妃与自己有相似经历,突然有些动容迟疑,不确定是否真要伤害身旁女子。苏摹有些愧疚难安,便让白璎先回房间,独自逗留片刻,刚要转身离开,意外拾得她遗落的荷包。真岚上殿状告青王辰,当众指责他中饱私囊,眼看敌军压境还会如此行径,明显是想让前线将士白白送死。青王辰对此不以为然,随便找个理由倒打一耙,气得真岚大骂昏君奸臣当道,空桑迟早完蛋。真岚气愤夺门而去,承光王警告青王辰注意分寸,尽快操办方才所言之事。接下来的日子里,苏摹每日为眼换药,同时觉得荷包有些熟悉,直到他双目恢复视力,这才发现荷包主人的身份。白璎在树下喝得烂醉如泥,已然意识不太清醒,苏摹趁机上前确认,还未从震惊中反应过来,白璎缓缓睁开眼,借着醉意起身撩拨。由于白璎喝得太多,完全不认得苏摹,这也稍微缓解了他的慌乱情绪。白璎迷迷糊糊盯着雪樱树,讲述着自己的过往,并且期待它花开之日,到了后半夜,苏摹送不省人事的白璎回房休息。西京查到师彭将于彦夜返回营场,欲率前锋将士夜袭沧流军,蓝王剑闻讯赶至,打算助其一臂之力,两路人马各做准备。经过一夜厮杀,西京求见承光王汇报军情无果,待他走后,青王辰从殿内出来,吩咐门卫通传下去,不许西京踏进镜塔门一步,否则杀无赦。收起
第4集:郡主与鲛互生情愫
自那夜过后,苏摹总在刻意回避白璎,也不愿受青王辰胁迫,而是另想出路。反观白璎察觉到苏摹的态度变化,为此辗转难眠,忽然听到门外传来埙乐,循声找去果然见到心中挂念之人。白璎让苏摹陪她去藏书阁看书,由于此处乃是空桑禁地,非令不得擅闯,所以两人只能小心翼翼,到头来还是被太子真岚发现。幸好苏摹及时撑起隐身布,并以声东击西之法引开真岚,使得白璎趁机溜走。真岚一眼认出曾在星瀚云庭见过苏摹,知他如今在太子妃身边做事,也便没有继续追究,宽宏大量地放他离开。临走之时,真岚好奇询问太子妃为人如何,苏摹心中不爽,反问他若因太子妃并非良配,是否会取消这门婚约,而后不再多言。苏摹决定不日后下塔,专程向白璎辞别,…展开
自那夜过后,苏摹总在刻意回避白璎,也不愿受青王辰胁迫,而是另想出路。反观白璎察觉到苏摹的态度变化,为此辗转难眠,忽然听到门外传来埙乐,循声找去果然见到心中挂念之人。白璎让苏摹陪她去藏书阁看书,由于此处乃是空桑禁地,非令不得擅闯,所以两人只能小心翼翼,到头来还是被太子真岚发现。幸好苏摹及时撑起隐身布,并以声东击西之法引开真岚,使得白璎趁机溜走。真岚一眼认出曾在星瀚云庭见过苏摹,知他如今在太子妃身边做事,也便没有继续追究,宽宏大量地放他离开。临走之时,真岚好奇询问太子妃为人如何,苏摹心中不爽,反问他若因太子妃并非良配,是否会取消这门婚约,而后不再多言。苏摹决定不日后下塔,专程向白璎辞别,顺便感谢她为自己诊治眼疾,永远铭记这份恩情。但是回到房间后,苏摹依然无法入寐,先前几次阿纡催促他对白璎下手,然而每次他都选择放弃,因此怀疑阿纡还会有所行动。随着大婚将至,大司命已为真岚备好婚服,但是真岚对此毫无情绪,反而好奇镜塔之中为何会有鲛人。在真岚的追问下,大司命如实讲述空桑君王征战泉先杀死海皇,并且封印龙神的事情。正因泉先失去护佑,鲛人四散居无定所,大部分都在云荒苟且,坊间传闻星瀚云庭与青王辰有关,起初是供富商贵族寻欢作乐,后来多了些不可告人的勾当,更是常有虐待鲛人的情况发生。真岚闻讯大为愤慨,正考虑如何取缔星瀚云庭,忽然收到西京密信,这才得知蓝王战死,晔城急危,于是便乔装打扮去见西京。眼下沧流兵马驻扎城外,为首将领师彭的实力不容小觑,西京料定很快会有一场防守之战,急需就近调动兵马支援。然而调动兵马需要王上手谕,真岚代西京密见承光王,除此之外,又主动提及星瀚云庭,认为它既是青王辰勾结权贵,买卖鲛人之地,应该尽早查封,断其财路。事实上,承光王早已知晓青王辰狼子野心,奈何他常年缠绵于病榻,实在是有心无力,幸好真岚贤明聪慧,也算是彻底放心交权,父子俩终在此刻重拾亲情,享受片刻温馨。西京调动常阳山军队的消息传至青王府,惹得青王辰勃然大怒,发誓要将这笔账算在真岚头上。红鸢从六部子弟中招募新兵组成大军,亲自率军前往晔城支援,愿随西京一同出征剿灭沧流。阿纡趁白璎不备放出鬼灵珠,令其被咬伤中毒,苏摹见后冲进房间,不顾自身安危给白璎吸出毒液。白璎悠然转醒看到苏摹守在身边,不禁回想起之前醉酒他送自己回房,内心又多一份感激,而苏摹强撑着身体安慰白璎,走出门后才吐出毒血。与此同时,沧流先发制人,从三面围困晔城,西京命令众人暂时以防守为主,不得妄动。可是临近傍晚,沧流大军已是兵临城下,乌压压的一片,甚是骇人。两军对持,蓄势待发,怎知师彭早已掳走西京夫人云沫,以其性命威胁他打开城门投降。云沫身为空桑士族女子,心怀家国百姓,不悔英勇殉义。西京知晓夫人赴死决心,强忍悲痛亲手射杀将她射杀,扬言誓死守卫晔城。一场激烈战事结束过后,将士寻回云沫尸首,西京独坐旁边落泪。这夜万籁俱寂,苏摹趁夜下塔之前,催动法力促使雪樱树开花,当作他为白璎所做的最后一件事。鲛人炎汐守在林中多时,迫不及待向苏摹传达众长老的意思,考虑到营救族人不易,建议苏摹与青王辰缔结血契。苏摹单独去见青王辰,故作借口完成血契计划,以此逼迫青王辰释放族人,同样承诺会破坏空桑太子大婚。等到白璎醒来时,发现门外雪樱花开,不由惊喜万分。大司命奏明阿纡和苏摹无故失踪,怀疑二人与鬼灵蛛有关,但是白璎坚信苏摹清白,她也料到这一树雪樱花,正是苏摹送给自己的礼物。可惜花开之景甚美,无良人相伴共赏,莫名感到孤寂,白璎站在树下发呆,直至落日天黑,忽然想到今夜乃是花神节会,索性扮作侍女下塔逛街。而在另一边,苏摹见过如意夫人后,独自来到热闹街边,他和白璎各自站在过桥两处,不约而同地诚心祈祷,怎料一只遗落的荷包竟让两人在桥上相遇。收起
第5集:封印消除白璎坠塔
目光片刻交接之后,苏摹急忙牵着白璎跑进偏僻小巷,好奇她为何突然下塔。白璎没有回应,反问苏摹何故不辞而别,甚至私藏自己的香囊。也正因此际良辰,苏摹忍不住出言挽留,希望白璎不要再回镜塔,只做他一人的阿麟。直到这一刻,白璎才发现苏摹早已知晓自己假扮阿麟,并以阿麟身份与他共处许多美好时日。正当白璎有所迟疑,认真考虑苏摹的建议,一众侍卫沿道追来,二人不得已躲在隐身布下,极其亲密地距离使得气氛格外暧昧。待侍卫们陆续离去,苏摹和白璎并肩而行,全程相对无言。一个是身份低微的鲛人,一个是侍奉待嫁的太子分,而她出自空桑六部中白之一族,生来注定成为这个庞大帝国的未来王后。白璎不能为一己之情舍弃家族,更不会…展开
目光片刻交接之后,苏摹急忙牵着白璎跑进偏僻小巷,好奇她为何突然下塔。白璎没有回应,反问苏摹何故不辞而别,甚至私藏自己的香囊。也正因此际良辰,苏摹忍不住出言挽留,希望白璎不要再回镜塔,只做他一人的阿麟。直到这一刻,白璎才发现苏摹早已知晓自己假扮阿麟,并以阿麟身份与他共处许多美好时日。正当白璎有所迟疑,认真考虑苏摹的建议,一众侍卫沿道追来,二人不得已躲在隐身布下,极其亲密地距离使得气氛格外暧昧。待侍卫们陆续离去,苏摹和白璎并肩而行,全程相对无言。一个是身份低微的鲛人,一个是侍奉待嫁的太子分,而她出自空桑六部中白之一族,生来注定成为这个庞大帝国的未来王后。白璎不能为一己之情舍弃家族,更不会作出“私奔”这等离经叛道之事,唯有断情绝爱,也因彻底动心导致封印自行消除。十字形状封印代表着太子妃的圣洁,也意味着失去封印将会面临何等下场,苏摹要带白璎离开,岂料青王府卫从四面八方用来,并将二人层层包围,各自带回。苏摹以血契逼迫青王辰帮助白璎,怎知血契早已被人破除。青王辰无惧任何威胁,当庭告发白璎与苏摹私通苟且,而在那个远离众生的镜塔神殿内,一项匪夷所思的罪名,牵扯出数多年前白氏王妃和沧流人私奔,丢下一对女儿以及丈夫。而今,青王辰公然指责白家母女皆是王朝耻辱,尤其在这国难关头,倘若白璎无法继承后土之力,应当处以极刑。白璎彻底愣在原地,毫无任何反应,此时门外传来真岚呵斥,声音极为凌厉愤怒,声称当务之急是去守卫晔城,而不是在这里争执不休。真岚看到太子妃的模样,有过一瞬惊讶,立马认出她曾救过自己。承光王认为空桑国运为重,下令大婚如期举行,倘若白璎在婚后依然无法继承后土之力,白氏上下全部处斩,而后又让白王寥和青王辰即刻调兵支援晔城。承光王在大司命等人的搀扶下离开,旋即便见苏摹被侍卫押到殿前,青王辰毫不留情拆穿他故意勾引太子妃,但是很快遭到苏摹回击,两王为此反目成仇。过了片刻后,殿内仅剩白璎、苏摹和真岚等人,大司命坦言封印是为封心,并非单指身体,所以当她对苏摹动心,一切都将无法挽回。如今师彭收到封印破除的消息,率领大军一举攻城,众人誓死与晔城共存亡。万丈高的镜塔顶,神殿前的广场上,天风浩荡,白璎为确保皇天后土合力不出半点差错,于是毅然决然翻身坠塔,唯有她舍身赴死,方可有其他白氏女子继承后土之力。苏摹察觉到不妙,下意识飞奔而去,可惜还是没能抓住白璎,亲眼目睹她如同白雁羽毛般,从白玉栏杆一跃而下,含泪望向苏摹,希望他能永远忘记这些事情。真岚并未下令斩杀苏摹,决定将他放逐到天阙之外,至此一生都要承受失去白璎的痛苦,同时让大司命向天下宣告白璎乃仙女下凡,如今已回天界,从而保全其清誉。随着青王辰成为空桑叛徒,六部内乱大起,加之外敌入侵,云荒大地烽火燃遍,太子真岚凭一己之能对抗,最终还是惨遭车裂,空桑国亡于外来冰族之手,整个民族彻底消亡。哪一年,得到特赦的苏摹攀上天阙山顶,面朝西方回望远处,手中紧紧握着香囊,怀着对白璎的思念与愧疚,不堪重负倒在雪中。百年如同白驹过隙,那一场浩劫起于天权,宛如风暴划落,预示着空桑灭,沧流兴起,上万生灵涂炭,云荒众生苦不堪言。云泽城仙人不便于插手,只能记录着朝代更迭,世事无常,慧珈仙女认为苍生自可做主,况且那个游历归来的人,已经拥有改变苍生的力量。破晓前的黯淡天幕下,六颗星由北而东,划破天际,向着天阙方向划落,沧流鸷者观象推算贪狼异变,颤颤巍巍地指向远处,一脸地不可置信。与此同时,白英默默守在无色城,回想百年之前,国破家亡,山河犹在。而那时白璎坠塔未亡,幸得后土戒指所救,等她从寂字诀醒来后奔赴战场,太子真岚的帝王之力已被神秘人封印四处,再无踪迹。真岚沉睡以后,六王为保住空桑子民,各自献出一半灵识打开无色城,从此众人无法在阳光下行走。后来白璎每到一处,都会将当地奇闻讲给真岚,可惜百年间未有任何反应,依然沉睡不醒。大司命急召白璎,告知其有关近日天象异常,猜测有人会从天阙闯入云荒,必定会打破现有格局,虽不知吉凶,至少为他们空桑带来一线希望。那笙等人在山洞休息至清晨,启程出发翻山前行,不料遭遇雪崩。只见那雪崩掀起的滔天巨浪在那笙头顶汹涌欲扑,千钧一发之际,苏摹抱起那笙飞向半空,堪堪躲过一劫。待风波过后,苏摹为那笙指路天阙山后的桃源郡,而后独自离去。收起

电视剧-排行榜

3烈火如歌148052
4镇魂87500
7红楼梦79253
8鬼吹灯77924
9凤囚凰77673

本片看点

相关推荐

暗夜行者

  • 主演:李易峰 宋轶 冯德伦 宫海滨 宋..
  • 地区:大陆
  • 类型:犯罪/悬疑
  • 集数:10集
  • 连载中

昔有琉璃瓦

  • 主演:陈钰琪 林一 晏紫东 马丽 唐旭
  • 地区:大陆
  • 类型:剧情/爱情
  • 集数:未知集数
  • 连载中

祝卿好

  • 主演:袁冰妍 郑业成 米热 张月 杨志雯
  • 地区:大陆
  • 类型:爱情/古装
  • 集数:22集
  • 已完结

2021微博电影之夜

  • 主演:刘昊然 易烊千玺 周冬雨 朱一龙..
  • 地区:大陆
  • 类型: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