斛珠夫人(2021)

共:48集已完结

主演:杨幂 陈伟霆 徐开骋 陈小纭 王森

地区:大陆

类型:剧情/爱情

简介:浩瀚的九州大地上,大徵朝珠赋沉重,逼得渔民绞杀亲子,以谋鲛女落泪而得鲛珠,沿海渔村的少女海市因此遭遇,父母亡故,全村被屠戮。生死关头,她求助于途经此地的大徵第一权臣方诸,历经考验,最终被方诸带回天启。海市从此女扮男装,成为方诸的徒弟。此时,大徵内忧外患不断,喜怒不定的年轻皇帝褚仲旭,因为经受皇朝内..

主要演员

杨幂

杨幂

陈伟霆

陈伟霆

徐开骋

徐开骋

分集剧情

1-5集6-10集11-15集16-20集21-25集26-30集31-35集36-40集41-45集46-48集
第1集:渔家女拜师习武
山下烟波荡荡,秋水层叠,一叶舴舟破浪而去,浮沉着三位珠民以及清瘦少女。舟首处正是衣衫褴褛的海市爹,此刻亲手为女儿系上绳索,对她反复叮嘱。同船汉子心生不忍,却又无能为力,他们出海成败很是关键,能否取得鲛珠都会影响西屿众人的生死存亡。随着“扑通”一声,海市翻身扎进海中,旋即拖着腰间绳索往海底游去,很快湮没于万顷浩瀚。时逢岁末,珠赋沉重,尽管大徽朝几经更迭,诸氏平定仪王之乱,可是战后创痛并未平复,国库空虚全靠吸食百姓血肉。帝旭爱珠,地方官吏逢迎上意,索珠苛酷,珠民为求保命,唯有以绳系小儿腰缒海,引鲛人浮上,设法谋珠。所谓引鲛,实则是利用鲛人的慈柔之心,海市从未见过鲛人,只觉得身处海底,仿佛…展开
山下烟波荡荡,秋水层叠,一叶舴舟破浪而去,浮沉着三位珠民以及清瘦少女。舟首处正是衣衫褴褛的海市爹,此刻亲手为女儿系上绳索,对她反复叮嘱。同船汉子心生不忍,却又无能为力,他们出海成败很是关键,能否取得鲛珠都会影响西屿众人的生死存亡。随着“扑通”一声,海市翻身扎进海中,旋即拖着腰间绳索往海底游去,很快湮没于万顷浩瀚。时逢岁末,珠赋沉重,尽管大徽朝几经更迭,诸氏平定仪王之乱,可是战后创痛并未平复,国库空虚全靠吸食百姓血肉。帝旭爱珠,地方官吏逢迎上意,索珠苛酷,珠民为求保命,唯有以绳系小儿腰缒海,引鲛人浮上,设法谋珠。所谓引鲛,实则是利用鲛人的慈柔之心,海市从未见过鲛人,只觉得身处海底,仿佛与世隔绝。放眼望去,四周神光离合,群鱼游弋,尤其看见人身鱼尾的貌美女子,更令她震撼无比,险些忘了阿爹的交代。由于海市缺氧太久,幸得鲛人护送才脱离危险,原本是满心欢喜,打算向阿爹讲述方才发生的事情。怎料阿爹竟从背后攥住海市的脖颈,而那不远处的鲛人看见渔民绞杀亲子,从最初面带微笑转变成惊恐,再到后来的悲伤,逐渐落泪化珠。一颗颗宝光流转的鲛珠掉进海里,同船汉子见状激动不已,立马拾起网兜跳了下去,未曾察觉到身后的异样。海珠趁机咬伤阿爹的手,伤口的鲜血蔓延,飘向未知海域,平静的碧波底下,起了看不见的暗涌。转瞬间,一个大浪逼近,朝向舴舟劈头坍下,数百条鲛鲨从四面八方涌来。在水沫与乱流之中,其他几人连同阿爹已然成为鲛鲨的腹中之物,反观海市则被鲛人所救。几束光芒泛起,暗流逐渐平伏,待海市醒来后,扑面阳光温煦,仅剩她与鲛珠数颗,同乘一舟。当天夜里,官兵包围西屿村,责令村民上缴珍珠,可惜全是残次品相。直到海市举着鲛珠出现,官兵头领目光贪婪,不仅贪婪地掠夺了所有鲛珠,甚至言而无信地下令烧村,无论男女老少都要抓走卖给蛮人当奴隶。这一声令下,村民如梦方醒,四处逃窜。海市与阿娘分散跑向后山,眼见官兵穷追不舍,而她即将丧命于此,岂料官兵应声扑地,全都死在黑衣少年的刀下。少年与其他人周旋打斗,无暇顾及海市,反倒是另外一名男子青衫长袍,与周围场景极其违和,却是淡然自若地拾起鲛珠仔细端详。男子戴着冰冷面具,声音温润如玉,丝毫不在意海市的戒备,反而牵起她的手,登上马车一路北去,远离了是非之地。海市蒙受男子照顾,心生感激,自然是不忘恩情,殊不知他真实身份特殊,乃是朝中百官为之忌惮的暗卫指挥使方鉴明。途径郊外时,恰逢帝旭执意深入老林狩猎,结果遭到杀手围攻。方鉴明不顾自身安危保护帝旭周全,以至于身中毒箭。海市发现帝旭就在眼前,念及阿爹亡故以及村落遭屠皆因他昏庸所致,恨不得将其手刃,奈何竟被方鉴明悄然制止。考虑到方鉴明伤势严重,帝旭吩咐众人快马加鞭赶回都城,幸好医官诊治及时,总算是保住性命。海市下定决心要报答方鉴明,心甘情愿拜认对方为师,从此改名方海市,长居霁风馆,与当初那个黑衣少年方卓英结为师兄弟。旧时的天启,随同仪王一党化为乱石枯炭,埋藏在大徽朝的都城之下,但是那些堪比野草的余孽,成了朝臣的心腹大患。帝旭无心治国,大部分事情都交给其他人去做,首当其冲的,自然就是忠心耿耿的方鉴明。每每秋到浓处,深邃青天过后,方鉴明都要奉命外出,短则数日,长达数月。海市除了白天练功复课以外,晚上就会守在树下等待人归。秋去春来,如此反复,也就转眼过了十年,在这十年间,海市常以男装示人,成为不折不扣的男儿郎。苏鸣率领手下追捕仪王余孽时,意外得知方鉴明假死掩人耳目,秘密建立暗卫营,不由勃然大怒。当年苏家协助旭王褚仲旭平乱,惨遭叛将偷袭,若非方鉴明提早合围,苏鸣父亲也不会落得惨死下场。如今苏鸣意识到帝旭有意包庇方鉴明,更令他无法接受,誓要为父报仇,手刃仇人。海市发现方鉴明受伤,于是亲自为他敷药包扎,顺便毛遂自荐想要进宫当差,但是遭到方鉴明的拒绝。临近中午,海市破天荒地做好一桌子饭菜,主要是给方鉴明补身体,可她太过殷勤,就连方卓英也都看不下去。方鉴明让海市和方卓英比试下近日心得,两人在射箭场拼得不分高低,海市的刻意表现在方鉴明看来等同取巧,指责她应该练习好基本功。收起
第2集:情窦初开思故人
正因今早比试失意,方海市苦练箭术,直至入夜也不罢休,反倒是方卓英故意拿来胡饼诱惑,见她不为所动,干脆坐在旁享受着美食。哨子来找方卓英讨要定清散,谈及宫苑守卫,引起了方海市的注意。原本方海市想要抄近道翻墙入宫,哪曾想,城门还没碰及,竟被方卓英逮个正着。待二人结伴折返霁风馆,发现方鉴明早在院内等候多时,吓得他们险些露馅。幸好方海市急中生智找个借口搪塞,这才未令方鉴明起疑。随着上元节临近,全城扎灯结彩,甚是热闹。方海市亲自烹煮元宵送去师父房内,当她看见哨子正在汇报公事,忍不住吐槽起帝旭,不料遭到方鉴明的训斥。趁四下无人,方鉴明叮嘱哨子率人暗中保护,急不可太近,以免引起帝旭察觉。此时廊道宁静…展开
正因今早比试失意,方海市苦练箭术,直至入夜也不罢休,反倒是方卓英故意拿来胡饼诱惑,见她不为所动,干脆坐在旁享受着美食。哨子来找方卓英讨要定清散,谈及宫苑守卫,引起了方海市的注意。原本方海市想要抄近道翻墙入宫,哪曾想,城门还没碰及,竟被方卓英逮个正着。待二人结伴折返霁风馆,发现方鉴明早在院内等候多时,吓得他们险些露馅。幸好方海市急中生智找个借口搪塞,这才未令方鉴明起疑。随着上元节临近,全城扎灯结彩,甚是热闹。方海市亲自烹煮元宵送去师父房内,当她看见哨子正在汇报公事,忍不住吐槽起帝旭,不料遭到方鉴明的训斥。趁四下无人,方鉴明叮嘱哨子率人暗中保护,急不可太近,以免引起帝旭察觉。此时廊道宁静深长,两列灯火通明,为首的宫人一个劲地谄媚恭维,绞尽脑汁为帝旭讨些寻欢的法子。然而帝旭不为所动,有一搭无一搭地听着,早已习惯用这种方式消磨冗长余生,唯独花灯之夜,才让他内心起了一丝波澜。帝旭在方鉴明的陪同下,再次踏入都城市井街头,欣赏着繁华盛景,却又睹物思人,回想起他与注辇公主初次相遇,继而相知、相爱,再到天人永别。每每念及此处,帝旭都像是变了个人。在方鉴明看来,帝旭所谓的昏聩暴戾,早已不止于这一两日之短,而是自从紫簪丧于乱军之中,往后的目不交睫、枕戈待旦,彻底耗尽他的高逸优雅与清明持重,逐渐沦为帝座上的无魂躯壳。如今帝旭完全不在乎自己寿数几何,更无视潜伏在周围的危险,自顾自地坐在街边摊点了碗元宵,哪怕是突然涌现出大量死士,也都丝毫不惧。但似乎那些死士是冲方鉴明而来,不仅下手狠辣,招招欲取其项上人头。彼时,方卓英与方海市在灯市游逛,见她盯着玉环瞧了半天,索性掏钱包了摊子,从众多坠子中选出一样赠送。考虑到玉环乃是定情信物,方海市无人可送,并未立马收下,而是留意到身旁的可疑之人,忍不住追了过去。方卓英尚未察觉异样,只因他被一名女子吸引目光,转瞬间又发现对方早已消失茫茫人海,就连方海市也都不见人影。而在别处,方海市趁方鉴明与死士周旋之际,想要趁机杀了帝旭,奈何方鉴明及时将她揽进怀中,叮嘱她务必保护好帝旭。碍于方鉴明所托重任,方海市不好下手,很快众暗卫纷纷赶来。帝旭向哨子打听方海市的情况,觉得很是有趣。苏鸣得知此次出动的死士全都死在方鉴明手下,更是勃然大怒,料定方鉴明已经猜到是自己出手,才会全部灭口避免让帝旭获悉实情。回到霁风馆后,方卓英害怕师父责备,于是便让方海市代为送药。怎料方海市推门进房,正巧看到方鉴明上身赤裸,令她既羞涩又惊慌。当天夜里,方海市思春而梦,梦见自己与师父恩爱亲密的一幕,纵然是从梦中醒来,也不敢正面直视师父,唯恐暴露小女儿家的心思。四殿下季昶即将归朝,随行之人包括注辇部的缇兰公主,只因两国多年联姻,所以注辇王欲要再结姻亲之好。帝旭闻言不喜反怒,下令让苏鸣回绝注辇王的提议,并且变相试探苏鸣是否知情自己在上元节遇刺,扬言那些宵小也敢妄念,动摇大徵朝根基,当真是不知死活。苏鸣听得心虚不已,直冒冷汗。鞠典衣为方鉴明送上些好茶,又向他汇报鹄库传来的消息,眼下左菩敦王带领部众向黄泉关移动,因此这段时间绝不适宜行军。待汇报完毕,鞠典衣并未立马退下,而是关心方鉴明的伤势,并且请示自己近来眼疾越发严重,打算将侄女柘榴留在中都,一则是为团聚,二来也可观察日后继承她的衣钵。方鉴明深谙鞠典衣行事稳妥,欣然应允,随即叫来哨子把茶叶拿走分给大家,委婉断绝了鞠典衣对他的心思。方海市在私下里打听师父与帝旭之间的关系,通过方卓英了解到帝旭在方鉴明心里极为重要。之后接连数日,方海市整日关在房内抄写经书。方鉴明发现方海市闭门不见人,经常脸色泛红,起初以为是生病导致,提醒她不可讳疾忌医。可到后来,方鉴明看到方海市与方卓英打闹嬉戏,误会两人的关系,于是便将方卓英喊来问话,提醒他要谨记海市是弟弟,绝不可逾矩。考虑到方海市近来睡眠很差,方鉴明主动守在门口,陪她禅定打坐,修身养性。收起
第3集:季昶归朝起风波
也不知方鉴明何时离开,待方卓英早起去找海市,竟见房门大敞,而她则坐在桌前打着瞌睡,忍不住起了逗趣儿。正当这对“兄弟”打闹之际,恰巧被方鉴明看在眼里,方卓英想起师父昨日的教诲,立马起身与方海市拉开距离,又找借口夺门而逃。方鉴明应召入宫,帝旭吩咐他派人迎接季昶归朝,至于所谓的缇兰公主,原本就不打算让她踏入都城半步。正是看在祖辈盟约,以及紫簪的情分上,帝旭才会对注辇多有迁就,可如今注辇王变本加厉,妄想干涉大徵皇室姻亲,实难容忍。然而暗卫营虽是新帝爪牙,可执掌此营唯有方鉴明一人,他向来知善恶明是非,所以在关乎两国和睦的大事上,自然是多为慎重。况且注辇协助大徵平定南疆有功,再加上缇兰公主何其无…展开
也不知方鉴明何时离开,待方卓英早起去找海市,竟见房门大敞,而她则坐在桌前打着瞌睡,忍不住起了逗趣儿。正当这对“兄弟”打闹之际,恰巧被方鉴明看在眼里,方卓英想起师父昨日的教诲,立马起身与方海市拉开距离,又找借口夺门而逃。方鉴明应召入宫,帝旭吩咐他派人迎接季昶归朝,至于所谓的缇兰公主,原本就不打算让她踏入都城半步。正是看在祖辈盟约,以及紫簪的情分上,帝旭才会对注辇多有迁就,可如今注辇王变本加厉,妄想干涉大徵皇室姻亲,实难容忍。然而暗卫营虽是新帝爪牙,可执掌此营唯有方鉴明一人,他向来知善恶明是非,所以在关乎两国和睦的大事上,自然是多为慎重。况且注辇协助大徵平定南疆有功,再加上缇兰公主何其无辜,方鉴明认为此事不可取,彻底惹怒帝旭,被责令遵守本分,摆正位置。帝旭言辞恨意不减,足以代表了他此刻的复杂情绪,当年两个共同御敌且感情极深的兄弟,最终走到今日这步,其根本原因在于那位来自注辇的紫簪公主。但凡想到紫簪是因方鉴明的过失而死,帝旭始终难以释怀,可他又不忍杀了对方。种种羁绊纠缠,使得帝旭选择用极端的下蛊方式,令其依附于自己,成了彻头彻尾的傀儡。无论身在何处,亦或是受到任何伤害,帝旭都能安然无恙,只因他所受刀的痛苦,都会复以数倍地报复在方鉴明的身上。方海市趁着师父进宫,私下里抓了两名蒙面黑衣人,逼迫对方供出幕后主谋的身份,以及为何在灯会行刺的原因。此时方鉴明突然出现放走黑衣人,吩咐他们回去转告幕后主谋,如若就此罢休即可过往不究。至于方海市擅作主张,不听管教,方鉴明罚她抄写门规。得知师父要从霁风馆选人安排差事,方海市为能将功补过,主动毛遂自荐。可在接下来的比试中,方海市技不如人,即便是靠师兄放水险胜,依旧是胜之不武。方鉴明安排方卓英入宫授旨,并且让方海市面壁思过,再次罚抄门规百遍。方卓英奉诏以亲迎使的身份迎接四殿下季昶和缇兰公主,但他清楚帝旭意不在此,所谓亲迎使不过虚名,关键在于季昶能否平安归朝。方鉴明欣慰方卓英已经长大,懂得以大局为重,不过这次还是叮嘱方卓英只管保护好季昶,至于缇兰公主如何,他会自有安排。帝旭临时起意要去水心苑行宫泡汤泉,命令霁风馆保驾,以方鉴明为首,全员到齐。方海市躲在旁边偷听谈话,想要跟随众人一同前去,可惜遭到拒绝。与此同时,柘榴在绣娘的带领下,正式进入绫锦司,姑姑对她寄予厚望。队伍开拔之日,方鉴明特来为徒弟送行,殊不知方海市悄然混入其中,直到途中扎营才与方卓英相认。方卓英抵不住方海市的软磨硬泡,只得答应她乔装贴身侍卫同行,不过多时便顺利抵达西平港,率众恭候于城门。时隔多年,末子季昶重返大徵,竟是像个孩童般,既好奇又谨慎地走下船舱,期间频频回头看向随行将领,似乎是要征得他的同意才可讲话。方海市通过百姓发现近期频繁有陌生船只靠岸,包括来往不明的商客,所以觉得甚是奇怪,猜测是有人想要破坏两国联姻。当天晚上,方海市将此事告诉师兄,惊讶师父居然早有预料。因为鹄库与西南几个小部对大徵和注辇颇为忌惮,定然不会允许两国形成一体。正因兹事体大,方海市决定向陈赫然大人借兵,一同护送四殿下和缇兰公主安全回城。由于陈赫然只能派出一千兵力,方卓英详细部署,以兵分三路掩人耳目,首先是让四殿下季昶先行离开西平港,紧接再让缇兰公主绕道而行,最晚出发的第三伙人,则是方海市假扮公主。一夜过后,计划如期进行,本来还算是稳妥,可中间出了差错,也不知是何人提前获悉情报,半路伏击缇兰公主。方海市不停观察车外的情况,恍然想起陈赫然似有异样,于是立即换上男装跳车离开,直奔第二波队伍的方向而去。收起
第4集:前尘旧事成心结
郊外十里铮铮声响,通路渐为尸身堵塞,马车难行。杀手数量庞然,已成锋芒逐向马车聚拢,官兵们搏命抵抗护送缇兰公主及其侍女逃离。千钧一发之际,方海市纵马而来,直接将公主拽上马背,但她女子身份却被对方发现。尽管众人转危为安,方海市依旧思绪不宁,只因她怕有人会拿此事做文章,专门针对霁风馆。其实方卓英心如明镜,但是顾及到师父先前的叮嘱,并未向方海市透露实情。哨子突然到访,谎称已知方海市救下缇兰公主,现有重要任务交由她去执行,需得立刻动身。方海市信以为真,当即跟随哨子离开营帐,期间打听才知是要处理馆中叛逆。殊不知,远在都城的帝旭正为公主之事而大发雷霆,欲要追责,方鉴明为保海市周全,不得已才让哨子将…展开
郊外十里铮铮声响,通路渐为尸身堵塞,马车难行。杀手数量庞然,已成锋芒逐向马车聚拢,官兵们搏命抵抗护送缇兰公主及其侍女逃离。千钧一发之际,方海市纵马而来,直接将公主拽上马背,但她女子身份却被对方发现。尽管众人转危为安,方海市依旧思绪不宁,只因她怕有人会拿此事做文章,专门针对霁风馆。其实方卓英心如明镜,但是顾及到师父先前的叮嘱,并未向方海市透露实情。哨子突然到访,谎称已知方海市救下缇兰公主,现有重要任务交由她去执行,需得立刻动身。方海市信以为真,当即跟随哨子离开营帐,期间打听才知是要处理馆中叛逆。殊不知,远在都城的帝旭正为公主之事而大发雷霆,欲要追责,方鉴明为保海市周全,不得已才让哨子将她带走。大军护送殿下与公主抵达天启那日,苏鸣早已在城门恭候多时,特奉帝旭口谕,安顿缇兰先到馆驿休息,季昶随他一同进宫面圣。朝堂之上,百官相迎,年轻的季昶在众人注视下,一步步踏向正殿,因为身后那两名随从,他生怕哪一步踏得不实。季昶受封昶王后,帝旭屏退了外臣,再也难掩喜色,同时不乏愧疚之情。季昶拿出那枚视若珍宝的鹰隼蛋,早年听闻亲自孵化且驯养鹰隼,可使鹰隼视饲主如母,通人心意,所以他要孵处世上最好的鹰隼送给帝旭。而今兄弟团聚,帝旭格外珍惜,郑重立下承诺,会保季昶拿到应得的那份。缇兰公主的侍女出去打听消息,得知汤乾自近些年护昶王有功,已被帝旭擢升为黄泉主将,不日后开拔赶赴黄泉关。反观偏殿之内,方鉴明与方卓英二人视死如归般,等待着帝王的降怒。帝旭追问方海市下落,方鉴明解释她在居北镇私下行事,恐受追究已经逃走,霁风馆需要些时日,方可将其捉拿归案。帝旭深知方鉴明有意包庇,于是下令让他亲眼目睹方卓英受刑,以示惩戒。方鉴明爱徒心切,不愿独善其身,最终两人一同受罚,各自杖脊一百。碗口粗的棍棒重重打在身上,很快便令方卓英昏死过去,就连医官也都不忍直视,若再继续恐怕难以救治。方鉴明向帝旭请旨,剩余杖刑由他代为受罚,帝旭不想闹出人命,欣然应允。考虑到缇兰公主尚居馆驿多有不便,再加上朝臣纷纷谏言,帝旭册封其为淑容妃,一切从简。缇兰闻讯心生恼怒,大徵新帝如此之举,分明是在藐视他们注辇。汤乾自叮嘱缇兰务必要沉住气,如今她肩负注辇王室的重托,唯有效仿紫簪得到帝旭的心,才能避免其余诸国进犯。方海市识破哨子的计谋,料到事态有变,因此拒绝逃走避祸,而是匆忙赶回霁风馆,恰巧看到方鉴明从门外进来,身后几人抬着早已昏死的方卓英。正因方海市天性顽劣且屡教不改,视师命为无物,所以方鉴明决意将她赶出师门。因为这番训斥,方海市既慌乱又自责,哭求方鉴明让她今夜留下照顾师兄,待明日再决定是否离开。方鉴明没有回应,撑着虚弱的身子回房上药。哨子向方鉴明如实汇报原委,而方鉴明知道这两个徒弟从小长大,感情深厚,也就任由海市去照顾方卓英。帝旭大婚之夜,却是抱着紫簪的牌位伤心欲绝,直到公公过来通传,表示淑容妃已在殿外站了半宿,这才宣其觐见。从始至终,缇兰都是以外物遮掩容貌身子,等到了御前,才肯揭去十八重皂纱,露出那张如同紫簪再生的脸,而她脖颈间同样挂着注辇王室的龙尾神坠子。一时之间,帝旭似乎难以分辨眼前之人究竟是谁,可又转瞬反应过来,当场勃然大怒,恨不得将缇兰掐死,叱骂对方只是赝品,下令她不许离开愈安宫半步。很快,帝旭派人往霁风馆送去淑容妃的绘像,要求方鉴明跪领。即便方鉴明伤势严重,几乎无法起身,可他依然咬牙坚持前去领旨,结果看到画卷中的容貌,顿时大惊失色,众人全都噤声。当晚大雨滂沱,一遍遍冲刷着方鉴明内心的悔恨,若非他当年提早发兵合围,或许不会落得如今局面,更不会连累身怀六甲的皇后紫簪惨死敌手。方海市不理解师父为何一反常态地跪下,但她甘愿陪在身边,直到天亮放晴,方鉴明逐渐失去意识。收起
第5集:方海市刺杀帝旭
方海市全程守在床旁照顾师父,在这期间换了几次布巾,反反复复,不知倒了多少盆血水,勉强止住伤势。看着方鉴明脸色白得骇人,方海市为此心疼不已,暗自发誓要在临走之前杀了帝旭,否则师父还会继续受其迫害。众朝臣向帝旭上奏各城郡布防,但是他却视若罔闻,不断回想着昨晚发生的事情。此时缇兰为拿回挂坠,亲自端着莲花糕来到殿外,岂料帝旭睹物思人,一怒之下打翻糕点,叱骂她罔顾圣意。正因帝旭情绪失控,于是再次狠掐缇兰的脖子,侍女们见状纷纷跪地求情,这才让他逐渐恢复理智,当即甩手离去。待方鉴明醒来后,得知方海市独自离开霁风馆,根据以往接触所了解,认定她是进宫刺杀帝旭。由于方海市带着霁风馆的令牌,所以进出皇宫畅…展开
方海市全程守在床旁照顾师父,在这期间换了几次布巾,反反复复,不知倒了多少盆血水,勉强止住伤势。看着方鉴明脸色白得骇人,方海市为此心疼不已,暗自发誓要在临走之前杀了帝旭,否则师父还会继续受其迫害。众朝臣向帝旭上奏各城郡布防,但是他却视若罔闻,不断回想着昨晚发生的事情。此时缇兰为拿回挂坠,亲自端着莲花糕来到殿外,岂料帝旭睹物思人,一怒之下打翻糕点,叱骂她罔顾圣意。正因帝旭情绪失控,于是再次狠掐缇兰的脖子,侍女们见状纷纷跪地求情,这才让他逐渐恢复理智,当即甩手离去。待方鉴明醒来后,得知方海市独自离开霁风馆,根据以往接触所了解,认定她是进宫刺杀帝旭。由于方海市带着霁风馆的令牌,所以进出皇宫畅通无阻,可当方鉴明急忙赶往大殿时,意外见到帝旭独自一人,丝毫未有方海市的踪影。殊不知,方海市在花园巧遇缇兰,二人已在别苑叙旧闲谈。通过侍女讲述,方海市了解到缇兰的遭遇,为她忿忿不平,尽管早知帝旭暴虐无道,却没想到会对自己的女人下狠手,可恨他应当在仪王之乱中死掉。因为这话太过大逆不道,宫中耳目众多,缇兰提醒方海市谨慎为妙。叙旧结束后,方海市准备告辞,帝旭突然派人前来传旨,宣召缇兰即刻面圣。正殿之上,帝旭看向迎面走来的缇兰,似笑非笑,而他身边则是站着方鉴明,微微垂下目光,无法直视那张极其熟稔的脸孔。帝旭故意表态要将缇兰赏赐给方鉴明,但话音刚落,在场二人立马跪下。缇兰泫然欲泣,未曾想过帝旭竟会这般荒诞,至于方鉴明则认为缇兰贵为公主,不可高攀,况且他已有血誓在先,此生绝不娶妻。方海市躲在殿外偷听,当她听到师父的这番话,瞬间乱了方寸,不慎弄出动静。帝旭让躲在暗处之人现身,方海市别无他法,飞身上前欲要行刺,幸好方鉴明及时将她拦截,并且压着她跪下给帝旭行礼。侍女看清刺客模样,下意识喊了方海市,间接暴露她与缇兰是旧相识。事实上,帝旭早已对方海市有所耳闻,于是改了主意要将缇兰许配给他,也算是成全一段姻缘。方海市怒骂帝旭未得实证善意揣测他人,既为缇兰抱不平,更要为师父和师兄报仇。眼见方海市像是炸了毛的狮子,义正严词地指责他的种种恶行,换作旁人早已起了杀心,可偏偏是帝旭不同于常人,不仅没有生气,甚至让方鉴明松开方海市,看看他有多大能耐杀了自己。因为帝旭是高高在上的皇帝,所以人们都会有所避忌,也因为他是凶残暴戾的皇帝,从内宫到朝堂,无一人敢与他视线相接。即便如此,帝旭依然能够看到弥漫在宫廷之中的恐惧,以及腹诽的云翳,为此深感厌恶,反而想要寻求一死。可惜方海市根本不是方鉴明的对手,短短几个回合已见真章。缇兰自知帝旭对她不喜,同时无法忍受方才的屈辱,于是决定取下簪子自尽,帝旭及时出手制止,大骂她惺惺作态,找个理由让她离开大殿。帝旭没有追究今日刺杀之事,并且给他师徒二人赏赐,临走之前提醒方海市应该再多学几年,若想杀他只有先打败方鉴明。在此期间,方鉴明始终隐忍不发,直至出了皇宫才痛斥方海市生性执拗,正是看出她对帝旭没有臣服之心,才一直反对她入宫办差。如今方鉴明大为失望,狠心要将方海市赶走,扬言帝旭是他挚友,胜过任何人乃至生命,此生已发誓永远忠诚。然而方海市也曾发誓要对师父尽忠,所以即便长剑刺入血肉,也不愿离开他。方鉴明终究下不去手,转身扬长而去,任由方海市在雨中长跪。穆德庆奉旨前来霁风馆,要让方海市以武举人的身份参加今年科举。正因如此,方鉴明撑伞去见方海市,责令她执行一起任务,只有完成任务才能留下。鞠典衣欣慰柘榴对刺绣颇有天赋,所以想让她为新任射声校尉缝制官袍。虽然方卓英前些日挨了杖刑,可他并未贬职,因此这项重任交由柘榴来完成。霁风馆内,方卓英休养数日已行动自如,伤势好了近半。方鉴明没有同意方卓英办差,叮嘱他先养伤。方海市奉命前往指定地点刺杀一人,岂料对方竟是赵叔。当初赵叔打算向霁风馆请辞归隐,是为养老而准备,可如今上了刺杀名单,实在是令她颇感意外。赵叔自称勾结尼华罗的细作,导致计划出了意外,所以他甘愿赴死,甚至为了不让方海市为难,当即自行了断。尽管任务已经完成,方海市依旧难过不已,且不论她从小受赵叔照顾,光是赵叔“勾结外敌”这一条都无法说通,为此去找师父解惑。方鉴明提醒方海市倘若时至今日还要问个究竟,那就没有留在霁风馆的必要,所有从霁风馆走出来的人,只有效忠帝旭,没有心慈手软。收起

电视剧-排行榜

3烈火如歌148052
4镇魂87500
7红楼梦79253
8鬼吹灯77924
9凤囚凰77673

本片看点

相关推荐

2022百花迎春·文联春晚

  • 主持:张艺兴 杨幂 赵雅芝 李一桐 张..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音乐
  • 连载中

一起露营吧

  • 主持:陈伟霆 杨迪 黄雅莉 王子异 章..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真人秀
  • 连载中

警察荣誉

  • 主演:张若昀 白鹿 王景春 宁理 徐开骋
  • 地区:大陆
  • 类型:剧情/网剧
  • 集数:38集
  • 已完结

中国梦我的梦中国网络视听年度盛典

  • 主持:沈腾 马丽 艾伦 常远 宋茜 黄轩..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音乐
  • 连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