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秒(2021)

共:37集已完结

主演:任重 万茜 巫迪文

地区:大陆

类型:剧情/悬疑

简介:该剧根据作家Sunness的同名小说改编,讲述了刑警赵亦晨怀孕六个月的妻子胡珈瑛忽然失踪,留下一通十一秒的报警电话的故事。

主要演员

任重

任重

万茜

万茜

巫迪文

巫迪文

分集剧情

1-5集6-10集11-15集16-20集21-25集26-30集31-35集36-37集
第1集:寻妻九年终得下落
临近夜半时分,南江市街路灯昏黄,一辆私家车穿过重重霓虹,驶入幽暗小区内,最终缓缓停下。车主赵亦晨驾轻就熟地走上楼,进了客厅,打开随声听,尽管表壳磨损的有些厉害,依稀能够听到他熟悉不过的声音,正是妻子在生命最后时刻,焦急向警方求助寻找丈夫。文件内容很短,仅有十一秒,直到尾音发颤,戛然而止,自此妻子下落不明。从失踪案件发生之日起,至今已过2935天,那天妻子胡珈瑛身怀六甲,而他作为常年与犯罪分子打交道的刑侦警察,此刻还在执行着卧底任务,捣毁毒枭佘昌志的老巢,到最后拿到接警电话录音的拷贝文件时,则是两天以后。这期间,赵亦晨反反复复听了无数遍录音,不仅能够将对方每一处停顿、颤抖以及音节的长短都熟…展开
临近夜半时分,南江市街路灯昏黄,一辆私家车穿过重重霓虹,驶入幽暗小区内,最终缓缓停下。车主赵亦晨驾轻就熟地走上楼,进了客厅,打开随声听,尽管表壳磨损的有些厉害,依稀能够听到他熟悉不过的声音,正是妻子在生命最后时刻,焦急向警方求助寻找丈夫。文件内容很短,仅有十一秒,直到尾音发颤,戛然而止,自此妻子下落不明。从失踪案件发生之日起,至今已过2935天,那天妻子胡珈瑛身怀六甲,而他作为常年与犯罪分子打交道的刑侦警察,此刻还在执行着卧底任务,捣毁毒枭佘昌志的老巢,到最后拿到接警电话录音的拷贝文件时,则是两天以后。这期间,赵亦晨反反复复听了无数遍录音,不仅能够将对方每一处停顿、颤抖以及音节的长短都熟烂于心,甚至把房间单独空出来,用于张贴各个线索,整面墙壁罗列分明,可唯独缺失了关键信息,那便是胡珈瑛的身世来历。一晃九年过去,赵亦晨从警察升为支队队长,同事们都劝他想开些,毕竟在大多数人看来,倘若过了最佳搜救时间,恐怕胡珈瑛的生存希望渺茫,尤其是腹中胎儿,更无存活可能。岂料偏偏是造化弄人,一通神秘电话向赵亦晨透露“女儿”的下落。凌晨四点二十分,天色微明,赵亦晨接起电话时,还处于半惺忪状态,只听到那头疑似沉默了几秒,简短说出惊天秘密,而后砰地挂断电话,根本不给反问的机会。由于声音是经过特殊处理,赵亦晨让副队长陈智追查电话来源,结果发现号码所在地为西关市,户主姓许,乃是当地颇有名望以及财力雄厚的企业家,不仅不像是能打勒索电话之人,反而更像是被人勒索的大金主,唯一的疑点便是家里有个九岁大的孩子。陈智凭他多年刑警的敏锐直觉,大胆猜测孩子或许与胡珈瑛有关,毕竟按照时间推算极其吻合。说到此处,陈智停下来几秒,小心观察着赵亦晨的脸色,即便他鲜少将情绪外露,单从这件事上,还是非常赞同陈智的观点,当即给刑警队长郑国强打去电话。随着刑警队的工作步入正轨,赵亦晨总算有空与大姐一家吃饭,可当他下楼拿东西,忽然发现信箱似乎被人用蛮力打开,顶层摆放一封夹着合影的信件,正是他妻子搂着小女孩端坐在沙发上的照片。有那么几秒,赵亦晨大脑空白,显然是失去判断,直到反应过来才匆忙跑回家里翻找相册,对比着胡珈瑛从小到大的旧照,就连大姐赵亦清也都明显看出胡珈瑛与女童之间定然是亲母女关系。照片背面留有具体地址,赵亦晨急忙联系了郑国强,并且在几名刑警的陪同下,飞快奔向车站台,坐上了驶往邻省的高铁。赵亦晨落寞地望向窗外,随着窗外频频闪过的景象,一段久远的记忆毫无征兆地闯入脑海。八年前他接到紧急任务,需要调集人手前去警力支援,临走时察觉胡珈瑛好像有话要说,却还是推迟到等他回来再讲。而那一天,赵亦晨光顾着下楼,只觉得楼道灯应声而亮,殊不知竟是胡珈瑛趿了脱鞋追在后面摁着开关。2014年10月8日,赵亦晨抵达西关市的第一时间,便是与郑国强驱车赶往景秀湾别墅区,由于里面的住户大部分都是名商巨贾,其中不乏官场政要,郑国强为申请搜查证,着实费了一番工夫,好在苦心没有白费,至少让他拿到最为重要的线索。许家老爷子叫做许云飞,两年前因患有癌症去世,留下遗嘱将别墅留给小女儿许涟,其他遗产全都赠予大女儿许菡。根据郑国强所调查的情况,发现许菡小时候被人拐卖,直到九年前才与许云飞相认,重新补办身份证。纵然许菡和许涟二人为孪生姐妹,可是许菡的气质特征在赵亦晨确认过后,证实其为失踪多年的妻子胡珈瑛。可惜许菡在去年五月二十七号去世,死因定为意外溺水身亡,负责此案的年轻警察觉得事实清楚,无需再查便很快定案,至于许菡的女儿赵希善,因大受刺激导致失语,最终辍学在家。为了不引起许家人的注意,郑国强采取的策略则是便衣突击搜查,几个人闯进别墅寻找一番,终在衣柜里见到赵希善。小姑娘看起来瘦得可怜,一双清澈又迷惑的大眼睛,映出了父亲赵亦晨的身形。仅是目光对视的一瞬间,已让赵亦晨鼻头酸楚,下意识伸手抱住女孩,刚要准备离开,竟被身后带着敌意的声音拉回了理智。赵亦晨认出站在二楼走廊的男人,他是许涟的男友杨骞,早就将自己当成许家的男主人,甚至以各种理由阻挠赵亦晨带走女孩。话音刚落,许涟出言制止杨骞,她的出现令在场人大为吃惊,反倒是赵亦晨能够清楚分辨许涟与胡珈瑛的区别,即便是长着一模一样的脸,依旧掩盖不住对方眼底的凌厉,以及浑身上下所散发出的冰冷。在征得许涟同意后,赵亦晨抱着女儿赵希善,跟郑国强等人走出许家别墅。趁着郑国强去取车,赵亦晨发现女儿脖间挂着一条吊坠,光滑的外壳上刻着“爸爸”二字,轻轻打开就能看到里面摆放两张他的照片。许涟来到警局做笔录,一口否认大姐死因存疑,无论刑警魏翔提出各种问题,她都能从容不迫地应对,回答的天衣无缝。与此同时,赵亦晨带着女儿去做检查,了解到病情的根源,许涟在律师的保释下离开警局,随即给赵亦晨打去电话,约好明日洽谈有关于孩子的监护权。杨骞埋怨许涟将赵希善送给男方抚养,唯恐赵亦晨争夺家产,可是许涟清楚知道孩子如果不跟父亲生活,恐怕永远都难以康复,同时因为许菡的事而怒斥杨骞,抗拒他的接触,倘若一日不查清真相,她便会一直怀疑下去。自从许菡遭遇毒手,许涟的态度有明显转变,从而令杨骞极为不满,并且为能达到目的不择手段,吩咐放贷人陈好准备狙击枪,蹲守在赵亦晨所入住的酒店对面。当晚回到酒店,赵亦晨敏锐察觉周围情况不对劲,于是不动声色地安顿好赵希善,果然通过窗户发现对面楼层的异常。然而当他匆忙跑出酒店,恰巧与陈好擦肩而过,后知后觉地回过头,陈好早已骑着摩托火速逃走。赵亦晨追不上,不得不重回房间,看到赵希善躲在柜子里,可怜无助的模样让他痛心疾首。与此同时,魏翔跟程欧聊起赵亦晨陪女儿做检查的过程,总觉得他对赵希善的态度过于冷漠,但是程欧认为是魏翔多疑,同时提及今天赵亦晨在别墅里找到胡珈瑛写给他的日记。收起
第2集:赵亦晨追查溺亡案
待女儿睡着后,赵亦晨独自来到盥洗台前翻阅妻子的日记,通过字里行间,清晰可见那个脏兮兮的瘦弱女孩,赤着脚走在大街上,此刻的她叫做许菡,初来乍到已沦为乞丐都不如的孤儿,同时因为两个馒头惨被店主追撵,以及恶狗撕咬。如果不曾遇见太阳,她本可以忍受黑暗,直到那个人的出现。隔天清早,赵亦晨去见许涟之前,先给陈智打电话,通知他订好四张回城的车票,顺便跟狱警打声招呼,决定亲自跟毒枭佘昌志见个面。许涟知道杨骞瞒着自己多管闲事,索性将陈好教训一顿,警告他看清楚谁才是许家的主子。陈好忌惮许涟势力,自然是不敢贸然得罪于她,连连称应。当天上午,赵亦晨牵着赵希善来到约定地点,许涟比他们更早到达,两个大人正面对坐…展开
待女儿睡着后,赵亦晨独自来到盥洗台前翻阅妻子的日记,通过字里行间,清晰可见那个脏兮兮的瘦弱女孩,赤着脚走在大街上,此刻的她叫做许菡,初来乍到已沦为乞丐都不如的孤儿,同时因为两个馒头惨被店主追撵,以及恶狗撕咬。如果不曾遇见太阳,她本可以忍受黑暗,直到那个人的出现。隔天清早,赵亦晨去见许涟之前,先给陈智打电话,通知他订好四张回城的车票,顺便跟狱警打声招呼,决定亲自跟毒枭佘昌志见个面。许涟知道杨骞瞒着自己多管闲事,索性将陈好教训一顿,警告他看清楚谁才是许家的主子。陈好忌惮许涟势力,自然是不敢贸然得罪于她,连连称应。当天上午,赵亦晨牵着赵希善来到约定地点,许涟比他们更早到达,两个大人正面对坐,谈论着有关于孩子归谁抚养。在这场谈判中,许涟明显占领主导位置,坦诚布公地表明许菡遗产高达八十多亿,而赵亦晨能够领取的费用仅有一千万元,否则许家绝不会交出监护权。赵亦晨听到这笔惊人的数目,全程从容冷静,甚至在最后拒绝拿钱,也拒绝为妻子迁坟。眼看着赵亦晨毫无任何情绪,极其冷漠,属实令许涟深感诧异,努力克制着烦躁与愤怒。反观赵亦晨陈述起妻子失踪的这些年里,除了有不近人情的漠然,还有咄咄逼人的反问。正当许涟的怒火达到顶点,忽然冷静下来,意识到赵亦晨在试探自己。赵亦晨没能问出妻子的真正死因,得到的回应只有将近半分钟的沉默,直至许涟突然开口,承诺会为赵希善办好监护权变更手续,保留一千万和迁坟的事宜,兀自结束谈话便起身离开,留下颇为失落的赵亦晨和茫然的赵希善。坐上陈智预定好的高铁回到南江市,已是下午四点多,赵亦清在站口等候多时,当她见到赵希善的一瞬间,竟是情不自禁地泪流满面。本来赵亦晨想说些什么安慰大姐,没想到赵希善伸出小手抓住赵亦清垂在身侧的手,懂事而乖巧地望向她陌生的脸孔。赵亦清将小侄女儿接回家,赵亦晨则拿着许涟喝过的咖啡杯来到技术科,拜托老朋友帮他比对下指纹鉴定。肖局碍于上级的施压,索性给赵亦晨放了半个月的假期,强制干预他再调查许菡的案件,要求就此翻篇。陈智帮着赵亦晨处理支队事务三年,对于七七八八的杂事,不需要他过多叮嘱。魏翔见赵亦晨满腹心事地离开警局,不由起了疑惑,询问过后才知他不仅想要查出许菡的真正死因,还要深挖许菡隐瞒的那些事情,包括当年那通报警电话之后发生的事情。正因赵亦晨立案调查的申请被驳回,魏翔打算帮助赵亦晨争取些机会,可是遭到陈智的阻拦,叮嘱他不可过多关注。在陈智的安排下,赵亦晨以佘昌志的表哥身份去探监,奈何对方明显与胡珈瑛失踪无关,偏要顶下黑锅,坚称是为报复赵亦晨。此次探监不了了之,毫无任何线索,就连许菡档案也都莫名失踪,赵亦晨犹如身处一团迷雾之中,唯有拨开方能见得天明,而这追寻天明的方向正指向了西关市。赵亦晨交代大姐照顾好女儿,但是赵亦清夫妇考虑要为孩子寻找心理医生,忽然想到胡珈瑛生前有位好友秦妍是学心理专业,于是主动打电话给她。却不知秦妍听到胡珈瑛的名字,神色格外紧张,直到传来她的死讯,这才松了口气,承诺会为善善治疗。赵亦清记得自己没有透露侄女的名字,可在秦妍的慌乱解释过后,也便打消了怀疑,而秦妍在挂断电话后,电脑屏幕出现了许菡母女的合影照片。西关市公安局档案室内,刘敏面露难色地回绝了赵亦晨的申请,毕竟没有上级批准文件,她实在是没权利公开许菡的死亡证明以及出警人员名单。可在赵亦晨的苦苦哀求下,再加上她与对方曾为同事共处,勉为其难地告知年轻警员的所在地址。一处破旧平房居民区,斜对面便是侯德平经营的小杂货店。赵亦晨查到侯德平在警校期间,成绩极为优异,并且立志要做一名刑警,怎料在接到溺亡案件后的一个月,突然辞职离开警队。面对赵亦晨的追问,侯德平故作镇定,以不耐烦的神色掩饰着眼里转瞬即逝的情绪,直到赵亦晨在聊到妻女的话题触动了他,索性坦言自己之所以选择辞职,除了在自我质疑之余,更害怕继续追查下去,会对他和他的家人造成威胁。侯德平承认许菡并非死于溺水,尽管她是被许家人从河里打捞上来,且全身湿透,可光从外表来看,许菡的口腔、鼻腔和衣服都显得很干净,根本没有溺亡所遗留的泥沙亦或浮游生物。在观察许菡的死亡状态时,侯德平留意到她面色发红,疑似窒息而亡,恐怕打捞的护城河绝非第一凶案现场,而赵亦晨推测妻子是被人摁住头部,活活在浴缸里淹死。收起
第3集:许涟智斗众多警察
1986年11月的秋末,许菡精疲力尽地找到一处桥墩底下,那里有柴火锅架,以及残破的棉被,尽管无法完全抵抗严寒,可至少能让她汲取些许温暖。不知过了多久,流浪汉马富贵回归地盘,在了解到许菡的经历之后,索性收留她在自己身边,自此二人开启了乞讨生涯,凭借着凄惨爷孙的形象,从一批批好心人手里获得更多收入。而这些收入,基本都被马富贵用来买毒品,随着日积月累的吸食,他的毒瘾越发严重,经常因亏欠毒款惨遭毒打,每次都是许菡亲手奉上微博的钱财,以化解地痞流氓的怒气。正因如此,马富贵知道许菡是个会说话的小女孩,心里有了不为人知的盘算。侯德平仔细回忆着当晚发生的事情,隐约记得警方在打捞完尸首之后,小女孩从车库的地…展开
1986年11月的秋末,许菡精疲力尽地找到一处桥墩底下,那里有柴火锅架,以及残破的棉被,尽管无法完全抵抗严寒,可至少能让她汲取些许温暖。不知过了多久,流浪汉马富贵回归地盘,在了解到许菡的经历之后,索性收留她在自己身边,自此二人开启了乞讨生涯,凭借着凄惨爷孙的形象,从一批批好心人手里获得更多收入。而这些收入,基本都被马富贵用来买毒品,随着日积月累的吸食,他的毒瘾越发严重,经常因亏欠毒款惨遭毒打,每次都是许菡亲手奉上微博的钱财,以化解地痞流氓的怒气。正因如此,马富贵知道许菡是个会说话的小女孩,心里有了不为人知的盘算。侯德平仔细回忆着当晚发生的事情,隐约记得警方在打捞完尸首之后,小女孩从车库的地方跑了出来,一声声哭喊着呼唤妈妈。后来在处理死者指纹等各种线索时,侯德平接到神秘电话,对方以父母、妻女的性命,威胁他必须将此案定性为溺水身亡。说到这里,侯德平垂下眼皮,语气减弱,缓缓道出歉意。尽管真相令人痛心,可赵亦晨实在不忍再对其进行谴责叱骂,随即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崭新的红包,当作是给他女儿的见面礼,并且叮嘱他既然已经选择离开警队,若是有空就多陪家里人,不要等到失去再后悔莫及。开车返回南江市的途中,赵亦晨决定绕道去趟南郊公墓,途经别墅区,恰巧看到许涟坐车离开。明显两个性格有着天壤之别的女人,可是赵亦晨始终报以微弱希望,期待能有机会揭开许涟的真实身份。南郊公墓处,一眼望去的荒郊野岭,遍地寒凉,赵亦晨站在妻子的墓碑前,恍然想起他与胡珈瑛之间的大学时光,美好而青春,最终沉入水底。技术科打来电话,告知对比结果,证实咖啡杯上的指纹根本不属于许菡,也就意味着许涟并非是胡珈瑛假扮。秦妍按照约定来到赵家,顺便带来了心理测试卷,怎料赵希善似乎是察觉到什么,突然起身跑到窗前向外张望。成年人眼中的幽暗寂静,实则在角落里隐藏着不易发现的危险,陈好收到指令后,背起狙击枪转身离开。正当赵亦晨往家走,看见不远处有车灯在闪,定睛一看才知是刚要离开的秦妍。两人许久未见,简单聊了几句,秦妍倒是不太在意赵亦晨的冷淡态度,言简意赅地表明赵希善目前状况,属于是严重的内向型抑郁症,甚至因为痛失母亲所产生强烈的自责自罪情绪。秦妍希望赵亦晨能够放下过往,重建生活,接受现实,认清许菡与许涟本质就是两个人,不要再给女儿带来影响。她的话的确让赵亦晨有所触动,同时也在反思自己的行为,因此接下来的几天里,努力将查案的事情抛之脑后,全身心地投入到孩子的陪伴之中,直到那天电视台里播放思翔教育的广告,赵希善似乎被其所吸引,显得很感兴趣。赵亦晨意识到女儿很有可能在这家教育机构上过学,于是主动打电话询问许涟,跟她打听有没有跟女儿较为熟络的小伙伴。即便许涟表现不耐,当即挂断,赵亦晨仍不放弃,直接跑去学前班寻找线索,终在家长签字单上发现了许菡的笔迹与胡珈瑛完全不同。西关市刑侦支队的警员吕仁突然出现在学前班,按照他的说法是来调看监控,可问题在于吕仁神色有些慌乱,绝非如此简单。与此同时,郑国强收到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一连串地址,关键是注明“二十四小时,胡桃木衣柜”,尤其当他看到赵亦晨从门外进来,竟下意识将纸条藏了起来,随即劝慰赵亦晨别再操心案子的事情。杨骞担心赵亦晨会从其他调查里找出把柄,甚至觉得许涟像是变了个人,便故意找各种机会试探,无论是从她的说话语气,乃至手指上的薄茧。许涟不动声色,实则内心极其厌恶杨骞的接触,就像她当年厌恶养父许云飞,所以才会和许菡连夜逃跑,可惜最终一个被抓受辱,一个亡命天涯。许涟约赵亦晨见面,坦言自己曾代替许菡去参加家长会,所以才会导致字迹不同。考虑到赵希善需要后续的心理治疗,便将之前的医生名片以及诊断记录交给赵亦晨,随即拿着咖啡杯离开。回去的路上,许涟发现警方默默跟在车后,连续五天,每晚皆是如此。为保万一,许涟打电话通知杨骞烧毁所有关于许菡的杂物,除了部分照片保留。待挂断电话后,许菡拉紧安全带,命令司机立马刹车,出其不意地制造追尾事故。收起
第4集:刑辩律师参与贩毒
许涟故意制造车祸,指名道姓要见郑国强,可偏偏郑国强拒之不见,总觉得是有人暗中给警方提供线索,因此才会让那些追查已久的线索陆续浮出水面。反观赵亦晨想起肖局跟自己透露的信息,其中有一条关于金诚律所的老板王绍丰,他不仅是胡珈瑛的师父,同时也被警方列入嫌疑人名单,尤其对方在诸多供词中有所隐瞒,或许还是收留胡珈瑛的主要原因。思及至此,赵亦晨驱车跟踪王绍丰,一位已知天命的老人,西装革履,副驾驶坐着年轻貌美的女子,并不是他的亲生女儿,也绝非在外包养的小三,两人之间乃是主雇关系,只有赵亦晨知道她是自己追查良久的贪官情妇周楠。当天晚上回到家里,赵亦晨拿出学前班的家长签字单,询问女儿那日是否见到母亲,可…展开
许涟故意制造车祸,指名道姓要见郑国强,可偏偏郑国强拒之不见,总觉得是有人暗中给警方提供线索,因此才会让那些追查已久的线索陆续浮出水面。反观赵亦晨想起肖局跟自己透露的信息,其中有一条关于金诚律所的老板王绍丰,他不仅是胡珈瑛的师父,同时也被警方列入嫌疑人名单,尤其对方在诸多供词中有所隐瞒,或许还是收留胡珈瑛的主要原因。思及至此,赵亦晨驱车跟踪王绍丰,一位已知天命的老人,西装革履,副驾驶坐着年轻貌美的女子,并不是他的亲生女儿,也绝非在外包养的小三,两人之间乃是主雇关系,只有赵亦晨知道她是自己追查良久的贪官情妇周楠。当天晚上回到家里,赵亦晨拿出学前班的家长签字单,询问女儿那日是否见到母亲,可赵希善沉默片刻,竟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更加令这段身份扑朔迷离。隔天,王绍丰行色匆匆地走出律所,从女儿手里接过外孙,全然无视女儿脸上惨遭家暴的淤伤。眼见这对爷孙俩手牵着手进入商城,赵亦晨带着女儿,悄然躲在旁边观望,直到王绍丰急不可耐地打算离开,这才逐步上前与对方打了招呼,敏锐地盯着那张隐藏所有情绪的脸,包括当他看见胡珈瑛的女儿时,眼里的诧异转瞬即逝。简单叙旧之后,双方互相道别,赵亦晨发现周围有几名打扮学生模样的年轻男子,全程都在朝这边投来目光,以他多年来的经验,不难看出这些人都是乔装的便衣警察。正因不知警察为何监视王绍丰,赵亦晨主动给魏翔打去电话,让他多留意王绍丰的动向,毕竟目前难以推测他们是属于刑侦还是纪委。王绍丰将外孙交给妻子,继而匆忙回到律所,不由想到他曾试探过胡珈瑛,彼此有过一面之缘,尽管胡珈瑛当时一再否认,可还是没能让他动了杀机,并且催促电话另一头的人抓紧时间动手,也就有了后来的失踪案件。现如今,王绍丰唯恐阴谋败露,急着找来冯彬,这个绰号瞎子的贩毒集团骨干,乃是他和周楠交易毒品的源头。王绍丰让冯彬及时变更送货方式,以避免留下指向性的线索,殊不知赵亦晨已在一号便利店安排眼线,专门对周楠进行盯梢。趁着女儿熟睡之时,赵亦晨再次翻开妻子的笔记,上面清楚描述了她突然接到王绍丰委派的案子,至于委托人马玉川则是当事人的儿子,由金诚律所代理马富贵贩卖毒品之事。胡珈瑛与马富贵相处多年,对他家庭背景了如指掌,瞬间意识到这其中定有隐情。虽然马玉川的联系方式显示为空号,可是王绍丰竟随便找个理由蒙混过去。最近几天,杨骞派了孙乾和黄田军在赵家附近埋伏,只为等有利时机。赵亦晨私底下找到马玉川,从而套出他根本不愿为马富贵花钱打官司,完全是王绍丰主动联系自己。有了这条重要线索,赵亦晨趁热打铁,提醒马玉川尽早坦白实情,否则到最后会触犯法律,难再挽回。马玉川迟疑良久,而后赵亦晨又去律所见王绍丰,并且拿出马玉川供述的录音,好奇这位老牌刑辩律师何必要冒险作假。眼瞅着事实摆在眼前,王绍丰依旧是镇定自若,甚至表示自己怕惹麻烦,才会听信了毒贩的谎话,很明显是将黑锅推了出去,再加上马富贵早就去世,已然死无对证。王绍丰以一套天衣无缝的说辞,彻底摆脱了这起案件给胡珈瑛的影响,可当赵亦晨带着女儿前脚刚走,他却再也掩饰不住慌乱,拨通了那串号码,要求对方务必想办法解决这个麻烦,否则后患无穷。本来赵亦清要出门买菜,孙乾趁家里没人,便想着潜入房间安装监控设备,可偏巧是赵亦清忘记带公交卡,急匆匆地折路返回。负责守在楼底的黄田军想要给同伴通风报信,奈何同伴迟迟未接通电话,直至赵亦清上了楼,才与对方正面相遇。没过多久,赵亦晨抱着女儿上楼,忽然发现房门敞开,唤了几声没人回应,进门发现满地狼藉,大姐赵亦清昏倒在客厅。收起
第5集:少年惨遭校园霸凌
马富贵与许菡相依为命,即便他本人比较贪财,甚至认识许多牙子,却从未想过卖掉这个女孩儿。转眼几个月过去,马富贵没能逃过1988年的初春,一把瘦弱的老骨头惨遭几个陌生男人的毒打,就连许菡也被抓去抵债,第一次见到大毒枭曾景元,正是她为马富贵求情,甘愿变成他们手里的工具。老城区的菜市场,依旧是人来人往,一位母亲牵着年幼的女儿上街买菜。已然落入牙子的视线。小女孩叫做雯雯,看起来要比许菡小上几岁,毫无戒心的她显然被许菡手里的千纸鹤所吸引,单纯地跟着离开。本来牙子是要用许菡做诱饵,拐卖那些年幼的儿童,怎料许菡突然改变主意,拉着雯雯的小手拐进小巷里,仿佛当初要带妹妹逃离魔窟般下定决心,妄图寻找警察的帮助…展开
马富贵与许菡相依为命,即便他本人比较贪财,甚至认识许多牙子,却从未想过卖掉这个女孩儿。转眼几个月过去,马富贵没能逃过1988年的初春,一把瘦弱的老骨头惨遭几个陌生男人的毒打,就连许菡也被抓去抵债,第一次见到大毒枭曾景元,正是她为马富贵求情,甘愿变成他们手里的工具。老城区的菜市场,依旧是人来人往,一位母亲牵着年幼的女儿上街买菜。已然落入牙子的视线。小女孩叫做雯雯,看起来要比许菡小上几岁,毫无戒心的她显然被许菡手里的千纸鹤所吸引,单纯地跟着离开。本来牙子是要用许菡做诱饵,拐卖那些年幼的儿童,怎料许菡突然改变主意,拉着雯雯的小手拐进小巷里,仿佛当初要带妹妹逃离魔窟般下定决心,妄图寻找警察的帮助。可惜还未等人走出胡同,当即刹住脚步,几个牙子拦在面前,直接用麻袋套住雯雯,令她燃起的希望瞬间犹如死灰。幸好赵亦晨将大姐及时送往医院,暂且保住性命,赵亦清躺在病床上,翕张着发青的嘴唇,吃力且沙哑地回应安慰弟弟。由于大姐夫刘志远要在医院陪护,所以去接外甥刘磊的任务则交给赵亦晨,而此时高三准点下课,不少学生拎着书包飞快往校门走,唯独在拐角处,刘磊遭到同年级学生的霸凌。为首者的李瀚让其余几人压制住刘磊,不仅抢走他兜里的五十块钱,甚至扒掉裤子,在照相机前羞辱一番。随着大雨倾盆落地,这场恶行才算戛然而止,待李瀚等人离去后,刘磊举着书包匆忙跑向校门,恰巧正与舅舅打个照面。为掩饰方才所遭遇的耻辱,刘磊谎称弄丢复习资料的费用,赵亦晨尚未多想,干脆又拿出五十块钱交给他,却未留意到刘磊望向车窗外,有一瞬间的神情异样。因为从刘磊的视角里,不难看到有几个学生结伴走在街边,迎着灰色的天,透着泛黑的心,再无其他。回到家里之后,赵亦晨用设备在房间里检测到两种监听器,同时为避免打草惊蛇,故意凑近监听器佯装给姐夫打电话,实则在卫生间里跟陈智说明情况,布局引蛇出洞。待一切忙完,赵亦晨走进女儿房间,意外发现女儿再次躲进柜子里,小小的身子笼罩在一片阴影,尽管很想询问她为何要这么做,可到头来什么都没说,默默地把她抱出来,承诺自己会永远守在身边,给予女儿足够的安全感。杨骞总想以各种方式讨好许涟,奈何许涟依旧不为所容,不禁让他产生怀疑,私底下拿走咖啡杯打算去做指纹比对。事实上,许涟从未信任过杨骞,甚至将对方摆在对立面,经常派些信任的手下进行监视。赵亦晨送女儿到儿童康复中心,亲自交给秦妍才算放心,可当他刚走没多久,孙乾和黄田军已着手准备计划,按照先前所约定,他们会佯装抢劫犯趁机杀掉赵希善。杨骞连夜赶往南江市,专门在康复中心附近蹲守,告知二人计划有变,务必保证孩子的性命,将她活着带回来。殊不知,警方已提前在周围布控,等待赵亦晨发出收网命令。此刻秦妍引导赵希善做游戏,结果发现她竟将小女孩玩偶放进衣柜里,柜子外面则摆放成年女性玩偶,这一幕让秦妍大惊失色。关键时刻,门外传来嘈杂声音,秦妍出门察看才知是徐贞、魏翔等人抓了两名“劫匪”,随即扭送至警局进行审讯,其后问出对方皆是当地无赖流氓,有过严重的前科。而在另一边,赵亦晨去康复中心找秦妍,在其办公室里发现电脑上的合影照片,立马意识到给自己寄信之人正是秦妍。赵亦晨不动声色地调回锁屏,实则在心里对秦妍有了警惕,现在除了至亲的亲人以外,他很难再相信任何人,或者说任何人都有可能暗藏阴谋。正因如此,赵亦晨主动约许涟见面,质问她是否对窃听器一事知情,以及杨骞派人欲杀赵希善灭口。许涟坚决否认,而她也想到之前杨骞找来两个神秘男人,对此大为震怒,可又苦无证据,唯有在言语上敲打他一番。刘磊领着赵希善往家走,赶巧遇到李瀚那伙人,最终结果依旧是身上钱财被对方搜走,勉强躲过挨打,同时又不敢告知父亲真相。刘志远看出儿子在有意隐瞒实情,趁晚上想跟他认真谈一谈,岂料刘磊刚要开口,门外传来碗盘打碎的声音。一家人围在客厅关心赵希善有没有被惊吓到,显然忽略了更为重要的事情。刘磊接到同学电话,从对方口中听到关于李瀚在班级群里发布扒裤子的视频,纵然大家没看出被欺凌者的长相,却已成为笑柄。收起

电视剧-排行榜

3烈火如歌148052
4镇魂87500
7红楼梦79253
8鬼吹灯77924
9凤囚凰77673

本片看点

相关推荐

火星异变

  • 主演:索笑坤 刘馨棋 任重 石凉 李辛..
  • 地区:华语
  • 类型:科幻/灾难/..

第十二秒 卫视版

  • 主演:任重 万茜 巫迪文
  • 地区:大陆
  • 类型:剧情/悬疑
  • 集数:31集
  • 连载中

第十二秒 双生花的救赎

  • 主演:任重 万茜 巫迪文
  • 地区:大陆
  • 类型:剧情/悬疑
  • 集数:5集
  • 连载中

兔子暴力

  • 主演:万茜 李庚希 黄觉 潘斌龙 是安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剧情/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