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子监来了个女弟子(2021)

共:30集已完结

主演:赵露思 徐开骋 任豪 张月 敖瑞鹏

地区:大陆

类型:剧情/爱情

简介:边塞长大的太尉之女桑祈为了完成哥哥遗志,因一场荷包之约,进了国子监成为史无前例的唯一女弟子,跟清冷傲娇司业晏云之从师生斗法到情投意合,携手读书习武,查旧案锄奸佞,最终阻止了桑祈的青梅竹马、腹黑公子卓文远的阴谋,保家卫国,并实现了国子监广开门庭男女平权读书的理想。

主要演员

赵露思

赵露思

徐开骋

徐开骋

任豪

任豪

分集剧情

1-5集6-10集11-15集16-20集21-25集26-30集
第1集:桑祈成为国子监女弟子
《国子监来了个女弟子》讲述了大司马家的女儿桑祈因一场荷包之约而进入国子监成为首位女弟子,与司业晏云之上演师徒爱恋的故事。当朝最优秀的夫子博士全都聚集在国子监,听闻前任祭酒辞任后,由年轻有为的司业暂代管理之职,一改崇尚辞赋的浮浅之风,重经义,重时务。百闻不如一见,桑祈决定亲自到国子监一探究竟。穿过豪华的汴京城,一袭红色装束的桑祈骑着骏马来到国子监,一场妙趣横生的经历正在等待着她。年轻俊俏又事业有成的公子自然是受到许多世家大小姐的青睐,而作为大燕第一公子,晏云之自然也是被许多女子追捧。这天,大雨倾盆,晏云之的马车被人故意惊扰,失去了控制。不过晏云之已经习以为常,这已经是这月第三次了。马夫…展开
《国子监来了个女弟子》讲述了大司马家的女儿桑祈因一场荷包之约而进入国子监成为首位女弟子,与司业晏云之上演师徒爱恋的故事。当朝最优秀的夫子博士全都聚集在国子监,听闻前任祭酒辞任后,由年轻有为的司业暂代管理之职,一改崇尚辞赋的浮浅之风,重经义,重时务。百闻不如一见,桑祈决定亲自到国子监一探究竟。穿过豪华的汴京城,一袭红色装束的桑祈骑着骏马来到国子监,一场妙趣横生的经历正在等待着她。年轻俊俏又事业有成的公子自然是受到许多世家大小姐的青睐,而作为大燕第一公子,晏云之自然也是被许多女子追捧。这天,大雨倾盆,晏云之的马车被人故意惊扰,失去了控制。不过晏云之已经习以为常,这已经是这月第三次了。马夫虽然知道眼前走来的宋小姐不好惹,可还是听从晏云之的命令,勒紧马儿加速冲过去。看到马车疾驰而来,一旁的女伴早已经跑远,独留宋小姐站在原地不知所措。危急时刻,桑祈如同天将神兵,从屋檐上飞下,将宋小姐带离危险地带,随后抢过马夫手里的缰绳,将马车控制住了。混乱的局面被桑祈瞬间控制住,可没想到宋小姐不仅没有丝毫感谢之意,还责怪桑祈坏了自己的好事。桑祈得知对方是宋太傅的掌上明珠宋佳音后也不服软,一字一句反驳回去。马车里的俊俏公子本不想掺和这些琐事,可听到外面的女子声称自己名叫桑祈后,他顿时按捺不住,撑着伞走了出来。晏云之将桑祈上下打量了一番,眼神里满是惊喜。桑祈见晏云之只是望着自己不做声,误以为他不会说话,惋惜地摇着头离开了,丝毫没有注意到身后晏云之炽热的眼神。国子监乃是大宋最高学府,向来只招十四岁到十九岁出身名门贵族的男弟子。当听说桑祈要去国子监时,青梅竹马卓文远着实觉得不可思议。桑祈却势在必得,因为这是哥哥的遗愿,她必须做到。正说着,门外便传来宋佳音和小厮吵闹的声音,桑祈看不下去便出门查看。尽管得知桑祈乃大司马桑公的独女,宋佳音依然不依不饶,甚至对桑祈出言不逊。桑祈好气又好笑,和卓文远以家乡方言将宋佳音骂了一通。宋佳音听得一知半解,还以为对方是在夸赞自己,便决定和桑祈做个赌约,要求桑祈让晏云之收下荷包。桑祈以为这事十足的简单,便爽快应下。可事后却听卓文远道,晏云之虽然是丞相府庶子,但是才学过人,样貌出众,却常常拒美人于千里之外。正聊着,晏云之便走了过来,桑祈眼疾手快,将自己的荷包塞进晏云之怀里。可没想到晏云之却果断将荷包扔给店小二,丝毫不给桑祈机会。桑公向官家请旨,让桑祈进入国子监。此事惹得国子监一众博士很是不满,要求让桑祈加试,以此让她知难而退。桑祈听闻此事也犯了难,急忙找卓文远商量对策。卓文远对桑祈进行紧急训练,桑祈果然不负众望得以进入国子监。开学这天,闫琰听说国子监来了个女弟子,很是不悦。其他弟子也口出狂言,认为桑祈一介女子就是来国子监挑选夫婿。卓文远很是无奈,摇摇头离开了这是非之地。为了完成和宋佳音的赌约,桑祈竟然当着众人的面给晏云之送荷包,想以拜师礼逼迫晏云之收下。可没想到晏云之竟然当众撕毁荷包,并不承认这个拜师礼。之后,桑祈想方设法让晏云之收下自己的荷包,可却都以失败收场。晏云之为了让桑祈收心,便将她安排在了黄班。要知道整个国子监以“天地玄黄”分班,这黄班自然属于下等。班里来了个女弟子已经够令人感到不可思议,可令黄班弟子们更没想到的是,卓文远竟然私自从天班跑到了黄班。晏云之将其叫到跟前,询问缘由。卓文远搪塞几句后,提醒晏云之不要故意刁难桑祈,她一介女流来到国子监已是不易。晏云之不由得想起过去对桑祈兄长桑羽的承诺,答应一定好好照顾桑祈。桑祈又去找晏云之,可没想到刚到门口便撞见他在试验白绫,吓得她赶紧闯进去。晏云之被吓了一大跳,从高处重重摔下。桑祈将此事告知卓文远,可没想到此事顿时传遍了整个国子监,甚至还惹出司业晏云之寻短见的流言。流言传回晏云之耳中,气得他几乎暴跳如雷。收起
第2集:桑祈被晏云之刁难
晏云之被桑祈扰得实在烦心,便将她叫到跟前,询问她如何才能不再叨扰自己。桑祈的条件也很简单,就是他收下自己的荷包。晏云之随即应下,但他特意指出自己只给她这一次机会。桑祈喜出望外,可却讶异自己的荷包不在身上。晏云之顺势接下话茬,给桑祈扣下一个扰乱秩序的帽子,叮嘱她安心求学。桑祈心中满是疑惑,可却找不到证据反驳。看着桑祈离去的背影,晏云之很是得意。原来早在桑祈刚刚进门,晏云之便偷走了她身上的荷包。正想着,桑祈便突然推门而入,直指晏云之偷了自己的荷包。晏云之赶紧打发走了桑祈,随即叫来白时,令他将荷包放回桑祈书桌。可白时脑子却不太好使,将荷包放到了闫琰桌里。闫琰误以为桑祈对自己有心,对她的态度…展开
晏云之被桑祈扰得实在烦心,便将她叫到跟前,询问她如何才能不再叨扰自己。桑祈的条件也很简单,就是他收下自己的荷包。晏云之随即应下,但他特意指出自己只给她这一次机会。桑祈喜出望外,可却讶异自己的荷包不在身上。晏云之顺势接下话茬,给桑祈扣下一个扰乱秩序的帽子,叮嘱她安心求学。桑祈心中满是疑惑,可却找不到证据反驳。看着桑祈离去的背影,晏云之很是得意。原来早在桑祈刚刚进门,晏云之便偷走了她身上的荷包。正想着,桑祈便突然推门而入,直指晏云之偷了自己的荷包。晏云之赶紧打发走了桑祈,随即叫来白时,令他将荷包放回桑祈书桌。可白时脑子却不太好使,将荷包放到了闫琰桌里。闫琰误以为桑祈对自己有心,对她的态度不由得暧昧了许多。可这一切在桑祈看来,却是闫琰看不惯自己作为唯一的女弟子,所以才一直盯着自己。放学后,闫琰将桑祈约到校场上,幻想着自己和桑祈双宿双飞互诉衷肠的情景。可没想到却等来桑祈的一记重拳。闫琰赶紧拿出荷包解释自己今日邀约之意,桑祈了然于心,猜到定是晏云之从中作梗。桑祈摆脱闫琰后赶紧追上晏云之讨要说法,对方承认是自己所为,但却声称自己只是在教书育人罢了。桑祈不禁冷笑一声,迟早要让晏云之知道什么叫做人外有人。闫琰当众丢了面子,定是不会善罢甘休。桑祈和卓文远虽然知道这遭躲不过,可却没想到闫琰这么早就找来了。两人赶紧跑开,可没想到竟然跑到了宋落天的阵营里。桑祈灵机一动,声称自己和宋落天是一伙的,果真被闫琰误会。闫琰气得和宋落天扭打起来,几乎要掉进水池中。桑祈本想将两人一同踢进水中,可没想到一只手不知被谁紧紧握住,身体向水池倾倒。幸而卓文远及时拉住桑祈,几人这才没有掉入水中。只是桑祈哪是轻易就服软的主儿,她一稳住身体便狠狠踢了闫琰一脚。闫琰和宋落天失去支撑,掉入水中。晏云之及时赶来,厉声训斥几人。可没想到桑祈却故意拉着晏云之一同掉入水中,现场混乱不堪。池水中的凉意也无法熄灭晏云之的怒火,刚从水上上来,晏云之就怒气冲冲训斥一众弟子。可待晏云之离开后,魏展鸿心里开始打起了鬼主意。他佯装好心,邀请桑祈到偏房更换衣物。桑祈知晓魏展鸿几人的鬼心思,索性就奉陪到底,跟着他们去了偏房。大门一开,桑祈便瞥见房梁上的水桶,趁魏展鸿不注意将其推进屋内。悄悄跟在后面的几个弟子见状赶紧上前查看,却忘了自己布置的机关。几个人自食恶果,全身湿透狼狈不堪。传闻祭酒就是因为得罪了晏云之,这才被逼得云游四海。对于闫琰,卓文远倒是不担心,可就怕晏云之睚眦必报。正说着,晏云之便走来,让大家模拟办案。桑祈起初觉得很有意思,可当她抽到“死者”时还是难掩失落。大家围着桑祈做出自己的推断,闫琰更是语出惊人,惹得晏云之忍不住扶额叹息。最后还是卓文远道出案件真相,这才引出查办案件不得被表象所迷惑的道理。之后每次模拟案件,桑祈总是“幸运地”抽中死者身份。日复一日扮演死者,桑祈不禁怀疑自己当初的选择。桑祈想起过去哥哥和自己说过,国子监是一个有意思的地方,这里还有他的同窗小白。在哥哥口中,小白是他们当中的佼佼者,同时还是一位体贴之人。那时,桑祈便憧憬着见到这位哥哥的挚友,可是眼下,小白又在哪里呢。晏云之悄悄走到桑祈身后,将她的这些胡言乱语听了个全。为了稳定自己的威严,晏云之决心向桑祈隐瞒自己小白的身份。校场上,一位弟子的马儿突然失去控制。桑祈眼疾手快,赶紧出手相救。可是女子之力量并不足以抵抗失控的马儿,桑祈也几乎要被马儿甩到地上。幸而晏云之及时出手,犹如腾空跃起稳稳落在桑祈身后,勒住了马儿的缰绳。不知是此事太过惊险,又或是其他什么原因,桑祈的心不由得砰砰乱跳。收起
第3集:桑祈被下药情况危急
自上次在校场上,桑祈不顾自己安危对闫琰出手相救,她在闫琰一众人等的眼中便瞬间高大起来。为了答谢桑祈的救命之恩,闫琰便给她准备了一桌子佳肴。不过看这架势,十足有些要把桑祈送走的意思。闫琰赶紧更换了餐食的摆放位置,可这换了之后更像是祭拜了。闫琰灵机一动,赶忙将一块糕点送入桑祈口中,如此一来,两人也算是冰释前嫌了。城里发生了一起案件,晏云之到那处民宅查看,并未发现什么异常。不过奇怪的是,宅子像是被人特意清理过一般,干净得出奇。可晏云之像是长了火眼金睛一般,只扫一眼便察觉到桌子下的异样。果然,桌子底下有一些红色粉末。只是这红色粉末出现得很是蹊跷,就连官府也查询不到它是何物。这起案件中,死者的…展开
自上次在校场上,桑祈不顾自己安危对闫琰出手相救,她在闫琰一众人等的眼中便瞬间高大起来。为了答谢桑祈的救命之恩,闫琰便给她准备了一桌子佳肴。不过看这架势,十足有些要把桑祈送走的意思。闫琰赶紧更换了餐食的摆放位置,可这换了之后更像是祭拜了。闫琰灵机一动,赶忙将一块糕点送入桑祈口中,如此一来,两人也算是冰释前嫌了。城里发生了一起案件,晏云之到那处民宅查看,并未发现什么异常。不过奇怪的是,宅子像是被人特意清理过一般,干净得出奇。可晏云之像是长了火眼金睛一般,只扫一眼便察觉到桌子下的异样。果然,桌子底下有一些红色粉末。只是这红色粉末出现得很是蹊跷,就连官府也查询不到它是何物。这起案件中,死者的死状和桑羽的几乎一模一样,加之这家人又突然凭空消失,实在蹊跷。更令晏云之想不到的是,深夜,竟有人悄悄爬上这宅子的屋檐。晏云之赶紧上前追赶,不料黑衣人竟逃进了太尉府,消失在夜色中。巧的是,晏云之在追击黑衣人途中无意闯入桑祈的闺房,而桑祈当时正在沐浴。两人的叫声引来了府里的家丁丫鬟,桑祈以为他们是来捉拿晏云之的,便让他赶紧躲进浴桶里藏好。虽然情况紧急,但好在晏云之头脑清晰,一个飞身从窗户跃了出去,这才没有闹出一场笑话。乐音课上,博士用曲水流畅之法挑选弟子拉琴弹奏。可桑祈哪里学过什么琴瑟,一本正经捣鼓之后也只拉出了一声刺耳的声音。其余弟子赶紧掩住双耳,就连博士也面露难色,可唯独闫琰鼓掌欢呼。桑祈也了然自己的弹奏水平,主动提出为大家唱一首歌谣,以示赔罪。大家捂住耳朵的手摁得更紧了,生怕听到什么“振聋发聩”的刺耳之声。可当桑祈亮出割喉后,大家的手竟不自觉放了下来,纷纷沉浸在这动人的歌声中。歌声传入晏云之耳中,他不禁想起了挚友桑羽,情不自禁走到桑祈身边,弹拨了琴弦。琴声伴着歌声,美妙而动人,在场的弟子们忍不住欢呼。可天公并不作美,一曲终了,竟忽然下起了瓢泼大雨。卓文远赶紧上前为桑祈遮雨,可对方却并不在意,自顾自跑进雨中,追上了晏云之。桑祈从晏云之的琴声中看到了哥哥的身影,那分明是哥哥之前弹奏过的曲子。可是晏云之却极力否认,像是在隐瞒着什么。每次一提到哥哥,晏云之就会不自觉的慌乱,桑祈认为这其中一定有蹊跷。只是无奈晏云之突然被博士叫去,不然桑祈一定打破砂锅问到底。听说监生名册都在典籍室里,也许能从里面找到哥哥的信息,桑祈便赶紧去一探究竟。典籍室宽大敞亮,典籍名册整齐划一,颇为气派。桑祈在名册中看到哥哥曾和晏云之是同班,正想再细细观察,晏云之便进来了。晏云之拿出师长的气势,要求桑祈抄写。桑祈无奈接受,随后追问他和哥哥的关系。可无奈对方打死不承认,桑祈只好悻悻然离开。晏云之无意看到一人鬼鬼祟祟从典籍室窗户离开,待桑祈走后便赶紧上前查看,果然发现了蹊跷。典籍被撕了几页,而那几页和之前发现的红色粉末似乎有着某种联系,看来,晏云之要找的人就在国子监。桑祈特意学了厨艺,想要讨晏云之欢心,好完成和宋佳音的赌约。可没想到竟意外发现晏云之的秘密,原来冷酷的他也会害怕带羽毛的公鸡。宋落天听闻桑祈要为晏云之下厨,担心她赢了姐姐宋佳音,便趁她不备在菜里下了药,好破坏她在晏云之眼中的形象。谁料餐食竟被桑祈吃了去,以致她发了疯似的搂抱住晏云之。眼看着桑祈渐渐没了动静,晏云之慌乱极了。可他更没想到,桑祈竟主动吻了他。气氛像是瞬间凝固,只剩下两人暧昧的呼吸。桑祈被急忙送回了太尉府,可一直到了深夜,也没有醒来。晏云之已经失去过一个挚友,这次不想再失去一个弟子。他不顾风雨,在路上拦截了温太医,请求他对桑祈进行施救。收起
第4集:桑祈意外中毒昏迷
晏云之听闻温太医擅长解毒,便派人到府上去请,可却无果。得知温太医在回乡的路上,便一路追寻,这才将其请了来。虽然温太医很是不满晏云之此举,可医者仁心,他还是专心致志地为桑祈诊治。雨滴像是一根根银针,不绝不断扎到晏云之和卓文远的心中。而始作俑者似乎并不在意这场意外,在他的印象中,自己明明放的是泻药而已。经过一夜的努力,桑祈终是被温太医解了毒,可日上三竿仍旧昏迷不醒。晏云之突然意识到,桑祈这次中的毒和桑羽曾经中的毒一模一样,都有致幻的症状。这令他更为担忧,不顾自己深受风寒,执意要留下照看桑祈。桑祈中途醒过一次,现下又沉沉睡去。丫鬟出门为桑祈更换擦拭身体的水,见晏云之站在门外,便拜托他照看桑…展开
晏云之听闻温太医擅长解毒,便派人到府上去请,可却无果。得知温太医在回乡的路上,便一路追寻,这才将其请了来。虽然温太医很是不满晏云之此举,可医者仁心,他还是专心致志地为桑祈诊治。雨滴像是一根根银针,不绝不断扎到晏云之和卓文远的心中。而始作俑者似乎并不在意这场意外,在他的印象中,自己明明放的是泻药而已。经过一夜的努力,桑祈终是被温太医解了毒,可日上三竿仍旧昏迷不醒。晏云之突然意识到,桑祈这次中的毒和桑羽曾经中的毒一模一样,都有致幻的症状。这令他更为担忧,不顾自己深受风寒,执意要留下照看桑祈。桑祈中途醒过一次,现下又沉沉睡去。丫鬟出门为桑祈更换擦拭身体的水,见晏云之站在门外,便拜托他照看桑祈。晏云之踌躇片刻,还是踏进了桑祈的闺房。许是昏睡中的人总是会无防备的透露出脆弱一面,而对于桑祈而言,哥哥便是他的软肋。迷迷糊糊中,桑祈似是看到一个人影站在自己身旁,便想当然那是自己的哥哥,顺手拉住了他,向他寻求安慰。晏云之起初有些扭捏难堪,可见桑祈软糯地喊着“哥哥”,他也只好顺势坐下。桑祈的眼睛渐渐能感受到光亮,眼前之人的模样也渐渐清晰起来。待看清身旁之人的长相后,桑祈像是误闯禁地的小鹿,慌张得赶紧抽回了手。得知恩人桑祈在家休养,闫琰便带着补品到太尉府看望,谁知刚一进门就撞倒了丫鬟的水盆。卓文远随后赶到,见状,本想和丫鬟说明闫琰身份,可得知晏云之在房中后,便加快脚步径直朝房中走去。见卓文远赶来,晏云之也不好多做停留。可回到房中后,晏云之不知怎的,脑中常常闪过桑祈的面庞。一向稳重的司业此时竟心乱如麻,笔墨也不小心沾染了纸张。为了查明真相,桑祈还没等身体完全恢复,便赶紧趁丫鬟不备悄悄返回国子监。正逢放假,国子监没了往日的热闹,桑祈也得以顺利进入冷库。尽管桑祈对自己的身体很是自信,可是当进入冷库后,她还是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突然一只大手拉住她纤细的胳膊,轻而易举将她带到一边。随后,听到动静的守卫进来查看,却并未察觉出异常。待守卫离开许久后,晏云之和桑祈这才意识到两人靠得极近,几乎能清晰感受到对方的呼吸。两人赶紧推开对方,可谁料竟推翻了置物架。也因着此事,桑祈一眼就从倾倒的餐食中找到了自己做的豆芽菜。豆芽菜中也发现了红色粉末,晏云之赶紧收集起来待出去后查探。夜幕降临,依旧没有见桑祈踪影,丫鬟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卓文远得知桑祈的监生服不翼而飞,猜到她定是悄悄回到国子监查明真相了。此时被困在冷库中的桑祈冷得发抖,晏云之见状赶紧脱下自己的外衣为她披上。已经被冻得脸色发白的桑祈虚弱得像一只误入大雨的小猫,可心里还是放不下那个赌约,询问晏云之如何才能收下自己的荷包。晏云之哭笑不得,只好转移话题。白时来时,桑祈已经昏睡,晏云之只好将其横抱而起。夜色朦胧,卓文远远远看见晏云之和桑祈笑着走来,心中顿时生出怒气,脸上的笑意瞬间被凉风凝固。卓文远急忙将晏云之的外衣还回,搂着桑祈的肩膀消失在晏云之视野中。转瞬便来到了除夕夜,街头巷尾充满了欢声笑语,灯火通明一派热闹。桑祈迷迷糊糊中看到晏云之就在自己眼前,便情不自禁将自己的双唇凑了过去。可没想到这竟是一个梦。美梦醒来,桑祈便不由得感慨万分。正巧屋外升起了耀眼绚丽的烟花,桑祈的心顿时明朗起来。只是她不知道的是,屋外燃放烟花的正是晏云之。也许两人冥冥中自有一份道不明的羁绊。收起
第5集:苏解语回到汴京城
上元节这天,街市上热闹非凡。卓文远带着歌姬浅酒一同出席聚会,似乎是要让她办什么事情。和宋佳音的赌约就在今天结束,很显然桑祈并没有完成,只好遵守约定扮上歌姬。她不由得感到头疼,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自处。见桑祈已经换好歌姬的衣服,宋佳音便上前嘲讽。桑祈故意沾上许多脂粉,一股脑朝宋佳音脸上抹去。打闹间,宋佳音不小心向后倒去,幸而卓文远及时从后面拦住她,这才没有闹出笑话。看清背后之人的模样后,宋佳音立刻弹出一丈远,气鼓鼓地看着卓文远。谁知卓文远竟叫来两个歌姬,巧的是,那两位歌姬的着装和宋佳音一模一样。宋佳音羞愧得无地自容,着急忙慌脱下自己的外衣。浅酒可是汴京城里数一数二的歌姬,卓文远此次邀请她…展开
上元节这天,街市上热闹非凡。卓文远带着歌姬浅酒一同出席聚会,似乎是要让她办什么事情。和宋佳音的赌约就在今天结束,很显然桑祈并没有完成,只好遵守约定扮上歌姬。她不由得感到头疼,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自处。见桑祈已经换好歌姬的衣服,宋佳音便上前嘲讽。桑祈故意沾上许多脂粉,一股脑朝宋佳音脸上抹去。打闹间,宋佳音不小心向后倒去,幸而卓文远及时从后面拦住她,这才没有闹出笑话。看清背后之人的模样后,宋佳音立刻弹出一丈远,气鼓鼓地看着卓文远。谁知卓文远竟叫来两个歌姬,巧的是,那两位歌姬的着装和宋佳音一模一样。宋佳音羞愧得无地自容,着急忙慌脱下自己的外衣。浅酒可是汴京城里数一数二的歌姬,卓文远此次邀请她前来,正是为了助桑祈一臂之力,配合她的演出。可是桑祈却果断拒绝,因为她不愿意作假。话毕,正好到了聚会开始之时,桑祈重重叹了一口气,昂首挺胸走到舞台上,像是做好了赴死的准备似的。只第一声,整个汴京城便传遍了难以入耳的乐音,底下的人议论纷纷,嘘声一片。桑祈只觉得羞愧难当,环顾一周后还是硬着头皮继续弹奏。谁知天空突然传来烟花绽放的声音,大家都被绚丽夺目的烟花吸引了目光,没人再发出嘲笑。一旁的晏云之松了口气,随后飞身一跃来到舞台之上。晏云之提议让来自边塞的桑祈献唱一曲,为大家助助兴。百姓们原就是来看热闹的,既然琴声入不了耳,听一听边塞歌谣也是好的。大家纷纷鼓掌欢呼,期待着桑祈一展歌喉。在晏云之的伴奏下,桑祈的歌声渐入佳境,引得在场的各位忍不住赞叹连连。台上台下一片热闹,气氛很是融洽。只是一曲终了,桑祈却追赶不上晏云之的步伐,眼睁睁看着他朝一位女子走去。从卓文远那里,桑祈得知这名俊俏女子名叫苏解语,乃是晏云之的未婚之妻。一股莫名的酸涩涌上桑祈心头,她一时之间也不知到底为何。官家大人那边突然传出动静,原来是严三郎发现了可疑分子,随即叫人一同追了上去。不明所以的桑祈见状也赶紧追上前去,在深巷中发现了贼人。只是女子与男子本就力量悬殊,桑祈不慎失去重心,突然向后倒去。幸而晏云之及时出现,挽住了桑祈。见苏解语走来,晏云之赶紧放开了桑祈,脸上写满了心虚。听说苏解语和自己哥哥有过交情,桑祈便莫名对她很是好奇。回去路上,忍不住询问卓文远,苏解语到底是何来头。苏解语乃中书令苏庭之女,晏家和苏家是世交。早年晏云之初露头角时,苏解语已是汴京城有名的才女,几乎全汴京城的人都知道,晏云之和苏解语青梅竹马,佳偶天成。而这次苏解语回来,恐是要和晏云之谈婚论嫁了。这天,桑祈恰巧在街市上遇到了苏解语,便欣喜地同她一道来到苏府。没想到竟在这里遇到了晏云之。桑祈和晏云之一见面,就如冤家似的,有拌不完的嘴。想起之前,晏云之几人也时常聚在一起谈天说地,只是桑祈来了之后,气氛更为热闹起来。可一想到曾经挚友桑羽,几人还是忍不住感慨万千。正说得兴起,身后便飞来一只仙鹤。听闻苏家清玄君为了躲掉父母的逼婚,竟与一只仙鹤拜堂成亲。气得苏大人犯了咳喘。官家听说后觉得甚是有趣,便准了这门婚事。真是百闻不如一见,桑祈见到仙鹤后很是激动。一想到晏云之害怕带羽毛的禽类,桑祈的反应更为激烈。一旁的严三郎很是疑惑,堂堂桑家女儿竟会害怕一只鹤。桑祈本想解释些什么,可看到晏云之尴尬的眼神后,便表示自己只因常在边塞,并未见过,所以才反应激烈。刚出苏府,桑祈便跌跌撞撞将头探进自家马车里,只是没想到晏云之竟会端坐在里面。晏云之将桑祈唤上马车,递给她一瓶解酒药。桑祈并不在意这瓶解酒药,她只想知道哥哥口中的小白到底是谁。晏云之哭笑不得,只好承认自己正是小白。桑祈听闻激动万分,扯着晏云之不肯撒手。收起

电视剧-排行榜

3烈火如歌148052
4镇魂87500
7红楼梦79253
8鬼吹灯77924
9凤囚凰77673

本片看点

相关推荐

斛珠夫人

  • 主演:杨幂 陈伟霆 徐开骋 陈小纭 王森
  • 地区:大陆
  • 类型:剧情/爱情
  • 集数:48集
  • 已完结

国子监来了个女弟子 国际版

  • 主演:赵露思 徐开骋 任豪 张月 敖瑞..
  • 地区:大陆
  • 类型:古装/爱情
  • 集数:30集
  • 已完结

长歌行

  • 主演:迪丽热巴 吴磊 赵露思 刘宇宁 ..
  • 地区:大陆
  • 类型:剧情/古装
  • 集数:49集
  • 已完结

我们,破晓之前

  • 主持:周震南 何洛洛 焉栩嘉 夏之光 ..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真人秀
  • 连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