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狼者(2021)

共:8集已完结

主演:秦昊 尹昉 黄子星 沈佳妮 尹铸胜 余皑磊 赵魏 隋咏良

地区:大陆

类型:警匪/剧情/芒果出品

简介:讲述了两名公安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和偷猎团伙进行殊死搏斗,一名牺牲,另一名则身负重伤,偷猎者下落不明。直到五年之后,魏疆从森林公安局离开,选择做一名护林员,而新兵秦川的到来却给他的生活增添了不少色彩,他带领秦川踏上了巡逻之路,秦川也在他身上学到了何谓使命,何谓传承。

主要演员

秦昊

秦昊

尹昉

尹昉

黄子星

黄子星

分集剧情

1-5集6-8集
第1集:一朝护林海 终身为森警
倘若没有手表,或许只能准确分辨昼夜,剩余的时间都在用来寻找方向。一望无际的冰雪山脉,坐落于新疆北部的屋松山,正是拥有如此魔力,尽管风景诗情画意,遍地纯净素雅,可是连绵不断的峭壁,以及酷寒天气,已让许多人望而却步。偏巧有那么一群人,常年游走在此,表面与普通老百姓无异,私底下却做着非法偷猎的勾当。千禧年这天,戍边森警魏疆不顾搭档赵诚反对,贸然前往屋松山,架好狙击枪瞄准向山腰,奈何以二敌七的悬殊察觉,已让自身陷入陷阱。伴随几声枪响,由远至近,来人脚步从仓促转变蹒跚,几个手持猎枪的“狼子”,用敏锐余光扫过周围,搜寻可疑目标。直到一阵短暂交火,双方死伤皆有,赵诚为掩护魏疆英雄牺牲,魏疆欲救赵诚…展开
倘若没有手表,或许只能准确分辨昼夜,剩余的时间都在用来寻找方向。一望无际的冰雪山脉,坐落于新疆北部的屋松山,正是拥有如此魔力,尽管风景诗情画意,遍地纯净素雅,可是连绵不断的峭壁,以及酷寒天气,已让许多人望而却步。偏巧有那么一群人,常年游走在此,表面与普通老百姓无异,私底下却做着非法偷猎的勾当。千禧年这天,戍边森警魏疆不顾搭档赵诚反对,贸然前往屋松山,架好狙击枪瞄准向山腰,奈何以二敌七的悬殊察觉,已让自身陷入陷阱。伴随几声枪响,由远至近,来人脚步从仓促转变蹒跚,几个手持猎枪的“狼子”,用敏锐余光扫过周围,搜寻可疑目标。直到一阵短暂交火,双方死伤皆有,赵诚为掩护魏疆英雄牺牲,魏疆欲救赵诚,连中数枪,最终在围攻之下,坠落山崖昏死。待魏疆再次醒来时,已是五年以后。五年的时间很长,足以令一个意气风发的男人,丧失了该有的斗志,变成整日借酒浇愁的护林员。白天不醒,晚上不睡,直到牧民伊萨克上门催债,吵得他不得不起身应付,顶着魏八两的外号,骑着对方摩托扬长而去。沿着蜿蜒小道开向集镇,魏疆走过热闹人群,随手将肉摊羊腿拿走,记下一笔赊账,又把羊腿送给摆宴的主人家,换来一顿酒席。朋友努尔给魏疆带来上好的烟丝,顺便捎带近期听闻的消息,据说冬山森林有位警察失踪,至今三天未归,所以警方对外界公布奖金悬赏,看似较为诱人。原本魏疆并不打算冒险跟进冬山,可他还是在隔天清晨,穿好棉大衣背上猎枪,来到努尔家里暂居一宿。临走之前,努尔送匕首给魏疆用作防身,亲眼目送他骑马离开,内心祈祷平安。东山之内,共有三名盗猎兄弟,一位走私贩金主姓刘,至于失踪三天的森警秦川,此刻被捆绑在某处山坡,依旧是那副宁死不屈的倔强,险些激怒了盗猎贼狐狸。当年那场枪战过后,团伙中的七人仅剩老三刀子、老五狐狸以及老七巴图。因为刘老板是买方,仗着自己有财力,竟将他们当作下人使唤,甚至百般阻挠狐狸的杀警行为。纵然秦川落入贼手,仍是面不改色,相比较性格刚烈的巴图,作为哥哥的刀子显得较为稳重,在对待秦川的态度上,更是人如其名地笑里藏刀。魏疆一路循迹走进深山,终在半路捡到警察制服上的衣饰,通过多年经验分析路线,不知不觉过了大半天,夜幕降临。几兄弟将秦川吊在树下,脖子套住绳索,唯有靠脚尖踩住石头,以防踏空勒死。然而这种极端痛苦的方法,可让他们安心睡在帐篷里,不必担心警察逃跑。魏疆趁众人陆续休息,赶忙解开绳索带走秦川,奈何秦川手无缚鸡之力,还妄想将偷猎贼绳之以法。恰巧此时,偷猎贼惊醒持枪追击,魏疆利用熟悉的地理优势,潜入河中,顺利躲过搜捕。刘老板得知此事,再次恶言相向,狐狸听不下去,一枪将他打死。刀子数落狐狸开枪位置不对,导致衣服直接报废,刘老板浑身上下,仅剩能穿走的鞋子,以及几枚戒指。发完牢骚后,刀子吩咐巴图给刘老板毁容,增加警方破案难度。与此同时,秦川无法容忍偷猎团伙继续作恶,坚持不肯下山,这种从骨子里渗透的倔劲,像极了曾经的魏疆。起初魏疆只想领取赏金,不愿惹事,可当看到秦川如此执拗,除了无奈之余,内心的一种责任感和使命令他选择留下,前提是协商如果有人可以逃出东山,决不能再有任何犹豫。山腰处,魏疆挖出兽夹带走,并与秦川分别躲在两旁。刀子意外发现秦川,冲上前跟他扭打在一起,魏疆开枪阻断狐狸和巴图,拉着秦川疾步而逃。恰巧夏提骑马从山下经过,听闻枪声不绝,赶忙回去通知努尔等人营救。逃跑之时,魏疆专门在半路设好陷阱,殊不知已被巴图识破,他们将计就计,佯装受伤离去。秦川不顾魏疆阻止,偏要去追,结果踩进兽夹,挣脱不开。幸好关键时刻,魏疆赶来救走秦川,两人滚下山坡,勉强保住性命。正当魏疆给秦川的腿伤消毒包扎,忽然听到巴图叫嚣的声音,甚至放话提及赵诚。最终,魏疆留下猎枪给秦川,让他藏好,而自己则以一对三,在丛林里发生激烈博斗。塞纳率领人手上山,沿途寻找,终是找到魏疆,击退狐狸等人。几辆警车已在山下接应,秦川感染发烧,被大家抬走救治,魏疆重拾猎枪,回头望着偷猎贼逃走的方向,目光坚定且锋利。收起
第2集:五年旧恩怨 警匪斗智勇
待魏疆等人离去,东山林区派出所警员翻遍整座山,未寻到“狼子”蛛丝马迹,早已不知去向。所谓狼子,便是游牧地区对于偷猎贼的称呼,孙海洋从警多年,见过的狼子未近百也有几十,可是令他最为深刻的,还是五年前那场变故。此时一名警员从山坡旁走过,脚底石堆掉落,露出一只带血的死人手。古在勒马场内,叶菩萨为秦川做好伤口处理。当晚院内燃起篝火,几人围坐交谈。旁边草棚里的两匹骏马格外显眼,秦川对其颇感好奇,于是在大家的讲述下,得知两匹马分别叫做黑风和白雪,曾是魏疆与搭档赵诚的坐骑。后来赵诚遇害,魏疆脱去警服来到边区当守林员,耗费五年时光依然没能走出阴霾,所以便将两匹马送给努尔,免得睹物思人。孙海洋亲自来接…展开
待魏疆等人离去,东山林区派出所警员翻遍整座山,未寻到“狼子”蛛丝马迹,早已不知去向。所谓狼子,便是游牧地区对于偷猎贼的称呼,孙海洋从警多年,见过的狼子未近百也有几十,可是令他最为深刻的,还是五年前那场变故。此时一名警员从山坡旁走过,脚底石堆掉落,露出一只带血的死人手。古在勒马场内,叶菩萨为秦川做好伤口处理。当晚院内燃起篝火,几人围坐交谈。旁边草棚里的两匹骏马格外显眼,秦川对其颇感好奇,于是在大家的讲述下,得知两匹马分别叫做黑风和白雪,曾是魏疆与搭档赵诚的坐骑。后来赵诚遇害,魏疆脱去警服来到边区当守林员,耗费五年时光依然没能走出阴霾,所以便将两匹马送给努尔,免得睹物思人。孙海洋亲自来接秦川,此刻他已成为所长,再次见到师父魏疆,内心感慨万千。回到所里之后,秦川调取有关魏疆和赵诚的档案,里面记录着详细的工作鉴定。正因当年大雪封山,外界无法支援,赵诚叮嘱魏疆去找森林防火站的帮助,而他则独自面对着七个亡命之徒。十七发子弹,无一处打在致命要害,赵诚的真正死因,其实是被活活冻死。刀子带着兄弟几个狼狈而归,六子按照行内的老规矩,如今货钱全丢,况且又背上命案,总要有人背这锅,所以既然是狐狸惹得事儿,总该由他来解决。原本狐狸还想求个情,可见其他人视若罔闻,索性咬牙剪断小指,以作惩戒。纵然事儿已过去,可恩怨尚未了,刀子和六子向来不对付,完全是在二哥的事情上起了矛盾。二哥死在魏疆手里,赵诚死在他们手里,两方之间的恩怨,必须要有个决断,否则不死不休。孙海洋通过目前掌握到的线索,主动联系了南河派出所所长王光明,两人曾在魏疆身边工作,算是师兄弟兼搭档关系。相比较孙海洋的重情重义,王光明更看重实际,他对魏疆从最初的崇拜,到现在的歧视,无非是在责怪他离开警队的行为,活得像个醉生梦死的酒蒙子。王光明要对所里的兄弟负责,不想再继续插手这桩烂摊子,而他的话让孙海洋无法反驳,毕竟五年来多次的捕风捉影,早已让大家身心俱疲。但是这次孙海洋深信不疑,他知道那伙狼子正浮出水面,法网虽迟必到。东山林区接到人口失踪举报,孙海洋带着警员上门调查,结果碰见“老熟人”孙郊。根据孙郊所交代的细节,从而了解到付婶家目前的情况,由于付婶的儿子早年打皮子失踪,她也便成为了孤寡老人。闲暇之时,付婶会去附近喂养流浪猫狗,可唯独孙郊见到付婶的那天,亲眼目睹她拎着箱子往外走,愣是被陌生男人拽进车里。孙海洋在付婶常去的地方挖到封存较好的铁盒,因此推断这是她跟儿子来往取钱的方式,恐怕是付婶担心儿子出了意外,才会跟陌生男人离开。秦川骑着白雪跟赛娜来找魏疆,恰巧魏疆收到狼子邮寄的信件,约定在老地方见面。无论秦川如何阻拦,魏疆坚持要去找他们报仇。秦川阻止不了,于是提议跟随前往,最终,魏疆带着他和赛娜进山,一行三人共同上路。收起
第3集:故友遭迫害 魏疆欲复仇
翻越过无数山丘峻岭,直至夕阳垂落,秦川跟魏疆达成约定,因为他不明白为何有人愿意将青春和生命留在这里,之所以跟在魏疆身边,无非是想找到那个离开或者留下的理由。至于魏疆,则是需要在同行的队伍里,有个拿枪不手抖的伙伴。来到狼头山,魏疆打算先去找好友伊萨克,顺便跟秦川聊起两人结识的过程,应该算是不打不相识。伊萨克曾为狼子,后来落在魏疆手里,考虑到妻子怀有身孕,干脆金盆洗手,再加上他性质不太严重,刑满释放后主动申请进山守林。奈何妻子难产去世,唯独留下一个儿子,从此伊萨克当爹又当妈,含辛茹苦将其抚养长大。六年间,伊萨克看守的山林没有狼子敢再靠近,因他优异表现,所以被调到狼头山。然而还没等魏疆出现…展开
翻越过无数山丘峻岭,直至夕阳垂落,秦川跟魏疆达成约定,因为他不明白为何有人愿意将青春和生命留在这里,之所以跟在魏疆身边,无非是想找到那个离开或者留下的理由。至于魏疆,则是需要在同行的队伍里,有个拿枪不手抖的伙伴。来到狼头山,魏疆打算先去找好友伊萨克,顺便跟秦川聊起两人结识的过程,应该算是不打不相识。伊萨克曾为狼子,后来落在魏疆手里,考虑到妻子怀有身孕,干脆金盆洗手,再加上他性质不太严重,刑满释放后主动申请进山守林。奈何妻子难产去世,唯独留下一个儿子,从此伊萨克当爹又当妈,含辛茹苦将其抚养长大。六年间,伊萨克看守的山林没有狼子敢再靠近,因他优异表现,所以被调到狼头山。然而还没等魏疆出现,狐狸抢先一步抵达伊萨克住处。幸好伊萨克已将儿子送到城里读书,他见眼前几人是有备而来,于是提议进屋详谈。巴图守在屋外,听着屋内传来打斗的声音,以及伊萨克的惨叫。没过多久,魏疆带着秦川和赛娜赶来,此时伊萨克不知所踪,六子佯装守房人,面露警惕神色,不肯提供住所给他们。秦川耐着性子跟六子交流,主动递上证件明示身份。魏疆眼见六子仍不妥协,顿时发了火,并且态度强硬地要求住进木屋里。正因如此,六子不敢再作质疑,反倒是魏疆对他起了疑心。顶灯亮起,房间布局皆被魏疆尽收眼底,无论是打破玻璃的窗户,以及地面残存的瓷片,无一样不在暗示着可疑。魏疆没能认出六子,完全因为他在那场事件中并不显眼,明明总在幕后谋划着最阴毒的计策,结果却交给其他人来执行。伊萨克平日爱用木头雕刻动物,每样都将视若珍宝,或许从未料到这些木刻物品,竟会在某天成为夺走他性命的利器。六子在魏疆的注视下,佯装镇定地用匕首削磨木雕,实则是想抹去木雕上的血迹。魏疆认出匕首是伊萨克贴身之物,通常情况下,很少会把专用匕首交给别人。眼见六子埋头不吱声,魏疆主动点根烟,吞云吐雾,缓缓道出伊萨克禁止屋内吸烟的规矩。此话一出,足以看出六子所表现的破绽,然而六子将计就计,干脆以自爆狼子身份,以此掩盖真实目的,顺便帮魏疆调试了猎枪机头。化名周炀的六子,以为是骗过了魏疆,殊不知魏疆认定伊萨克在他手里,暂且静观其变。到底是秦川年轻气盛,以为三人对付一个狼子绰绰有余,可是周围还有多少埋伏,尚未可知。直到吃饭时,六子将伊萨克珍视的马肠当作下酒菜,这令魏疆更加警觉。当天晚上,六子借口起夜离开木屋,还不待魏疆追去,只见他反手扣上门锁,就连窗户也用木板封死。屋内三人意识到情况不妙,赶紧抄起家伙,随着外面传出扣动扳机的声响,一阵疯狂扫射,流弹打穿房间各个角落。汽油倒泼不过片刻,四周立时燃起熊熊大火,正当他们寻找出路之时,忽然发现地板传来声响。起初以为伊萨克被困在下面,实际是刀子乔装,趁魏疆掉以轻心,握着匕首疯狂偷袭,继而转向秦川。两人在木屋内拳脚相加,秦川体力不敌对方,险些丧命,幸好魏疆在关键时刻将其打倒。收起
第4集:狼子起内杠 花翻子登场
由于地底挖有暗道直通屋外,所以魏疆让秦川和赛娜先逃,他需负责断后。其实魏疆本该趁此机会杀人报仇,可是那份刻印在骨血之中的警察守则,还是令他选择放弃念头,索性将刀子拖向暗道,留下活口。暗道旁边的隔断处,正是早已咽气的伊萨克,魏疆想拖他离开,奈何火焰太过猛烈,再加上体力无法拖行,最终悲愤跑出洞口,直接扑向刀子,拳拳朝对方门面打去。随着警车到来,魏疆也被不知情的警员扭摁在地。秦川见状,赶忙过去解释来龙去脉,听着魏疆撕心裂肺的怒喊声,心情复杂万分。孙海洋收到警情,得知牧民在种植大棚内发现付婶尸首,死状凄惨。虽然凶手线索已断,但是孙海洋依然认为狼子内部出现问题,而他也在其中掌握住关键信息。刀子…展开
由于地底挖有暗道直通屋外,所以魏疆让秦川和赛娜先逃,他需负责断后。其实魏疆本该趁此机会杀人报仇,可是那份刻印在骨血之中的警察守则,还是令他选择放弃念头,索性将刀子拖向暗道,留下活口。暗道旁边的隔断处,正是早已咽气的伊萨克,魏疆想拖他离开,奈何火焰太过猛烈,再加上体力无法拖行,最终悲愤跑出洞口,直接扑向刀子,拳拳朝对方门面打去。随着警车到来,魏疆也被不知情的警员扭摁在地。秦川见状,赶忙过去解释来龙去脉,听着魏疆撕心裂肺的怒喊声,心情复杂万分。孙海洋收到警情,得知牧民在种植大棚内发现付婶尸首,死状凄惨。虽然凶手线索已断,但是孙海洋依然认为狼子内部出现问题,而他也在其中掌握住关键信息。刀子被抓进南河派出所,王光明却毫无半点喜悦,因为所里警员不识魏疆身份,竟把他当作狼子。此刻魏疆火冒三丈,若非秦川等人的阻拦,恐怕早已冲进所里找王光明算账。然而王光明自知得罪不起这尊大神,所以决定将刀子转移到东山派出所。夏提找到陷入自责的赛娜,安慰之余,提醒她要理解魏疆,同时要懂得依靠魏疆,因为他就像是守护着山川茂林的神灵,能够带给牧民们无限安全感。正因夏提从小看着他们对付狼子的英勇事迹,所以早就决定成为这样的人,等到处理完伊萨克的后事,便会去南城派出所当协警。狐狸带着巴图找到六子,从而获悉刀子被捕之事。老大通知六子安排兄弟几个拿钱散伙,奈何收支账目都是交给六子负责,除他以外,没人知道钱款下落。为能找出散伙钱,更怕老大怪罪下死手,六子等人吵闹过后,索性驱车前往干娘付婶家,毕竟她是刀子亲妈,多少应该沾点亲情。魏疆迟迟不见南河派出所的警车,顿时心急如焚,殊不知刀子已在途中打晕警察,从车里逃走。孙海洋尚不知情,陪着魏疆坐在派出所外面,听着魏疆的指责,忍不住发起脾气,强调自己和其他同事都在努力,大家都希望能够尽快抓到偷猎团伙。刀子逃跑消息传来,魏疆有气无处发,二话不说,扭头回了宾馆,恰巧遇到赛娜父亲。秦川买了菜和酒送过去,赛娜父亲在酒桌上谈到伊萨克的儿子,所以打算收养小伊,解决了魏疆的挂牵,可以安心做自己的事情。隔天早上,魏疆带着秦川去找彪子,他与伊萨克经历相似,都是曾为狼子,后来金盆洗手,做了些小买卖,偶尔会用牦牛粉混沙充当北羊角粉贩卖。魏疆拿出刀子遗落的匕首让彪子鉴定,奈何彪子能力有限,只能分析出个大概,从匕首做工到材质,能有如此手艺之人,恐怕方圆十里只有锻造师克里木。临去找克里木之前,魏疆和秦川到面馆吃饭,结果看到几个街溜子霸占座位,似乎是店主得罪人。面馆老板丁洁出来招待,可当看见魏疆的一瞬间,神色从震惊转变为悲痛,指责他曾经承诺半月时间就带赵诚回来,然而五年已过,毫无音讯。魏疆沉默不语,随即起身离开,秦川下意识看了眼店铺牌匾,面馆的前面竟是“诚子”二字。收起
第5集:猫鼠追击战 两方终露面
姐妹俩久别重逢,自然是要话叙一番,然而赛娜却发现姐姐有些陌生,似乎是变了个人。尤其当热娜得知魏疆还活着,也便再也坐不住,随便找了个借口就要离开。赛娜看到汽车后座放着皮货,瞬间恍然大悟,赶忙骑马追车,终是在山道处拦下。尽管热娜曾是善良质朴,可如今才像是她卸掉伪装的本质,不带一丝怜悯与旧迹。赛娜自知无法劝说热娜回头,但也不会任由她去伤害魏疆,直到失手射出第一支利箭,姐妹之间的感情彻底破裂,从而反目成仇。眼见姐姐开车扬长而去,赛娜难掩失落伤心,一边牵马往家走,一边回想着热娜为爱远走他乡。倘若没有发生那起屋松山事件,或许魏疆不会因为赵诚的死而愧疚,大姐不会因为丈夫的死而疯狂,这也让原本黑白分…展开
姐妹俩久别重逢,自然是要话叙一番,然而赛娜却发现姐姐有些陌生,似乎是变了个人。尤其当热娜得知魏疆还活着,也便再也坐不住,随便找了个借口就要离开。赛娜看到汽车后座放着皮货,瞬间恍然大悟,赶忙骑马追车,终是在山道处拦下。尽管热娜曾是善良质朴,可如今才像是她卸掉伪装的本质,不带一丝怜悯与旧迹。赛娜自知无法劝说热娜回头,但也不会任由她去伤害魏疆,直到失手射出第一支利箭,姐妹之间的感情彻底破裂,从而反目成仇。眼见姐姐开车扬长而去,赛娜难掩失落伤心,一边牵马往家走,一边回想着热娜为爱远走他乡。倘若没有发生那起屋松山事件,或许魏疆不会因为赵诚的死而愧疚,大姐不会因为丈夫的死而疯狂,这也让原本黑白分明的赛娜开始茫然无措,甚至夹杂着说不清的感情影响。王光明收到警情,得知销赃团伙被人端了窝子,即便是警方审讯了整个晚上,依然没能问出对方的真实名字和下落。考虑到五年前那帮狼子的恶行,王光明主动去找孙海洋,两人低头合计半天,发现是同一伙人所为。相比较王光明的大胆推测,孙海洋所掌握的信息全靠各种线索拼凑,他从付婶遇害时便已关注,无论是付婶家出现的绳结图案,抑或付婶失踪的儿子胡良,几乎可以确定胡良就是老四狐狸。五年的时间,这些隐藏于阴暗处的名字总算出现,孙海洋的坚持得见成效,他没有辜负魏疆的栽培,更没有失去搭档王光明,二人还是保持着初衷,誓将狼子一网打尽。与此同时,刀子等人接到大哥电话,并从后园子里挖出赃款,隔天早上携赃款离开。几天几夜的酷暑兼程,已让秦川疲惫不堪,等他醒来时,天色昏沉,魏疆坐在旁边架起火堆做好食物。魏疆好奇秦川看似弱不禁风,为何会选择到边区工作,然而秦川之所以当警察,不仅是为继承父亲衣钵,更是要证明给别人,他也可以为国家付出一切。奈何这份理想太浩瀚,甚至有些虚无缥缈,秦川没能坚持下去,已做好打算重回大城市。魏疆看出他跟随自己的心思,其实是想在调走之前抓住狼子,不想走得窝囊,还能做出个交代。但是作为森林警察,合格的第一步是要忍受孤独,坚持守护那些值得守护的东西,从始至终不会忘记身上所肩负的使命感。外人或许觉得抓狼子、收夹子,好像是稀疏平常,实际则很有意义,倘若没有森林警察的存在,保护区将成一片废土,很难感受到风景的美丽,入目处皆是荒凉。坐在沙丘上,秦川忽然明白为何时隔五年,牧民们还会对魏疆抱以厚望,因为无论魏八两如何胡闹,他的心里依然住着那个牢记使命与责任的警察。秦川觉得自己找到了留下来的理由,哪怕像赵诚一样献出生命,在所不惜。东山林区派出所接到报案,据说是附近居民遇到陌生女子求救,此人声称女儿遭到绑架,结果被“丈夫”强行带走。孙海洋起了疑心,恰巧孙郊跑来透露线索,曾亲眼目击女狼子打伤了二牛等人,无意间听到她曾说要回家看姑娘。正因孙郊的话,孙海洋比较起两件事的关联,殊不知此时害死狐狸老娘的毒鹞子,正将花翻子女儿丢弃至荒野,并且边走边给大哥打电话,汇报着进程。六子见刀子跟母亲辞行的画面,手里把玩着小刀,隐约有了接下来的计划。破旧的车子行驶在半路,发现车胎被扎毁,再没办法长途远行。车里没备胎,狐狸想到附近有个剪刀口,大不了先开去修理,而他们前脚刚走,魏疆和秦川随即骑马赶到路边。用不了多久,两方人马将在剪刀口碰了面,所谓剪刀口,那便是剪掉过路人的性命,吞噬对方血肉,直至不剩残渣。收起

电视剧-排行榜

3烈火如歌148052
4镇魂87500
7红楼梦79253
8鬼吹灯77924
9凤囚凰77673

本片看点

相关推荐

猎狼者 热血版

  • 主演:秦昊 尹昉 黄子星 沈佳妮 尹铸..
  • 地区:大陆
  • 类型:警匪/剧情/..
  • 集数:2集
  • 已完结

革命者

  • 主演:张颂文 李易峰 佟丽娅 彭昱畅 ..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剧情/历史

新世界

  • 主演:孙红雷 张鲁一 尹昉 万茜 李纯..
  • 地区:内地
  • 类型:谍战剧/剧情
  • 集数:70集
  • 已完结

錦繡南歌

  • 主演:李沁 秦昊 谷嘉诚 戚迹 关雪盈
  • 地区:内地
  • 类型:古装剧/爱情
  • 集数:34集
  • 连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