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密使命(2021)

更新至:未知集数进行中

主演:张桐 应昊茗 牟星

地区:大陆

类型:剧情/动作

简介:为了支援中央苏区打破国民党的军事“围剿”和经济封锁,中共中央决定建立一条从上海经香港、汕头到苏区的红色交通线。邹作仁为交通线伯公凹站站长,与其它大、中、小各交通站一道,行使着向苏区输送人员和紧缺物资,也从苏区向上海党中央运送经费和情报的绝密使命。在邹作仁的领导下,交通员们与敌人展开斗智斗勇。在以曹..

主要演员

张桐

张桐

牟星

牟星

分集剧情

1-5集6-10集11-15集16-20集21-25集26-30集31-32集
第1集:六名技术员均惨死客栈 潘雨青受命成立交通站
大埔青溪上潘雨青哥正撑着船坐着生意,朋友急急忙忙地跑来找他,民团的人同阿良赌骰子竟出老千,把阿良的全部家当甚至是讨生活的船只都当上,阿良不服同他们理论,民团气急败坏竟掏了枪。潘雨青在青溪一带颇有声望,他来到赌场从中做和事佬,拿起桌上的骰子颠了颠心里便有了数。他笑着同民团的人打下一个赌注,自己同他们赌一把,若赢了阿良和他们的赌资就此作罢,输了则自己的船也一并赔上。潘雨青在民团人开罐前上手按住,借外力将罐下的骰子调成大数,赢了赌局的潘雨青却警告阿良再敢赌博,就剁掉他的手。永丰客栈里一队青年学生住进了房间,老板看着他们的样子心中有了些察觉。夜里,正在熟睡的学生们听到窗外的狗叫声,觉得有问题…展开
大埔青溪上潘雨青哥正撑着船坐着生意,朋友急急忙忙地跑来找他,民团的人同阿良赌骰子竟出老千,把阿良的全部家当甚至是讨生活的船只都当上,阿良不服同他们理论,民团气急败坏竟掏了枪。潘雨青在青溪一带颇有声望,他来到赌场从中做和事佬,拿起桌上的骰子颠了颠心里便有了数。他笑着同民团的人打下一个赌注,自己同他们赌一把,若赢了阿良和他们的赌资就此作罢,输了则自己的船也一并赔上。潘雨青在民团人开罐前上手按住,借外力将罐下的骰子调成大数,赢了赌局的潘雨青却警告阿良再敢赌博,就剁掉他的手。永丰客栈里一队青年学生住进了房间,老板看着他们的样子心中有了些察觉。夜里,正在熟睡的学生们听到窗外的狗叫声,觉得有问题收拾起行李要逃走时却为时已晚,他们被进来的特务通通打死在地。特务头子蹲在地上搜着学生的行李,从中找到了一张被隐藏极好的纸条。通过水的浸润,国民党得知共产党将派遣六位有技术的干部前往苏区,而这死去的六名学生就是这技术骨干。永丰客栈的老板余良廷是中共地下党员,他目睹了学生们惨死的状况,来向同为地下党员的潘雨青报告,特务虽盘问了自己,但他就是个开店的客人来了也没有轰出去的道理,事已至此潘雨青也只好让他保守秘密,也提醒妻子谢秋莲刚刚听到的那些话,绝对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侦缉队汕头战站长吕文超来到青溪,他高兴地叫着昨晚枪杀学生的特务瑞瑛老弟,对于其获得的情报很是满意,同时他也敏锐的发现共产党正在寻找一条通往赤区的通讯道路。潘雨青背着背篓想要过关卡,他声称自己是广东批局的送差,当年许多人去往南洋用命挣钱,送差这些人就是为了他们给家送些书信的。好在守卫没有过多为难,潘雨青顺利来到共产党闽西特委处,找到特委书记李叔岩。潘雨青将国民党军警打死了六名学生的事情告诉他,李书记马上反应过来这六名人员就是中央派遣的技术骨干人员,他们这是出师未捷身先死。眼下,共产党急需建立一条联通上海中央首脑机关和闽西赣南苏区的秘密交通线,解决红军与中央的联络问题。中共中央交通局同志凌风同代号华山的同志在街上交头,他向华山转达中央的指令,由其担任交通局南方局香港总站总站长。自此,中共中央以极大地决心先后输送了大批优质干部,拉开了建立三千公里绝密交通线的序幕,以华富电料行为掩护的绝密交通大站在汕头海平路悄然建立。华富电料行开张,汕头大站站长彭庚年在门口迎接着吕文超。而曹瑞瑛则来到中法西药房,说着要买些治疗头疼的药,回到办公室,吕文超就告诉曹瑞瑛上海站发来电报中共又派遣了一组特工来到汕头,打算以商业为掩护组建交通站,但他们现在并没有任何证据。曹瑞瑛向他报告,自己去的那家中法西药房就很符合这一情况,老板和伙计都是上海人,从上海带伙计来这成本实在太高。吕文超命令他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人,他要曹瑞瑛全权负责此事,他只看中结果。潮安位于交通线的必经之地,也是陆路转水路的重要码头,潮安的交通站就建在码头旁的一家珠宝店里。彭庚年来到珠宝店里领取转去大埔码头的船票,一路上都很顺利他顺利到达了大埔同东江特委副书记卢清泉接头。二人在江上乘坐的小船内交换消息,而撑船的正是潘雨青。彭庚年告诉卢清泉,中央要打造上海通往瑞金的绝密交通线,要在大埔建立起交通站承接枢纽工作。他刚提起潘雨青的名字,一直装着耳聋的潘雨青马上就应答,彭庚年调笑他还真是顺利完成了交通员的考核。永丰客栈内,余良廷的妻子黄玉莲正埋汰自己刚从娘家回来丈夫就不高兴,余良廷却觉得妻子回来的不是时候。这时,潘雨青三人从门外进来,潘雨青向嫂子笑着说带来两位客人,又同余良廷使了个眼色。潘雨青想将青溪中展设立在永丰客栈,但卢清泉却觉得不妥客栈人来人往实在不利于保密。潘雨青干脆也不辩解,蹲在一旁吃起豆子,彭庚年却觉得潘雨青的想法值得商议。潘雨青用自己的命为余良廷做担保,而性格泼辣的黄玉莲其实也是共产党的候补党员。潘雨青分析伯公凹是广东进入福建的第一站,更是白区进到苏区的第一站,他打算在伯公凹建立一个小站,彭庚年完全同意了潘雨青的想法,但这里的负责人选十分关键,潘雨青推荐久经考验的党员邹叔宝来负责这一工作。邹叔宝提着灯为土地庙的灯添油,忽然觉得身后有人,一转身就见到潘雨青出现在身后。潘雨青对邹叔宝十分相信,二人经过了腥风血雨才侥幸存活,经过了两年的沉寂,他们即将再次出发,但他也提醒这次出发他们不一定还会再有归途。可邹叔宝非常坚定自己的信仰,为之抛头颅洒热血在所不惜。苏区军民取得第一次反围剿胜利后红一方面军总前委向上海党中央发出由毛泽东起草的报告,这份绝密报告经由新开辟的交通线一站站向上传递,经过七天六小时的传送终于到了华山的手中,华山更是亲自启程将这封信交给了凌风。这次消息的传递,是对这条交通线的一次实战考核,能在七天就能将信息传递到位这足见这条交通线的威力。汕头的中法西药房内,中共地下交通员蔡猛将消息传递到了同为交通员的药房老板老姜手中,警惕的蔡猛一出门就察觉到了危险。他感到自己身后有人尾随,便往大路走去却不想被特务正面围堵上来。收起
第2集:交通员被枪杀于湖上 潘雨青涉险护送情报
蔡猛不幸被捕被施以酷刑仍未开口,曹瑞瑛亲自上手竟将蔡猛的牙齿生生拔下,蔡猛抵死不说竟被他生生打死。交通员小陈来到药房,老姜将情报交给他并打开药店后的暗道送他离去,房东马上迎上来向他指明一条小路。曹瑞瑛深觉不能小瞧共产党,他对国民党前线战役的失利很是忧心,更是害怕共党的地下组织会源源不断地向前方输送新鲜血液。吕文超安慰他,现在赤区缺盐少粮胜利一定会属于他们。既然已经露出破绽,曹瑞瑛推断很快共产党就会有新的动作。曹瑞瑛经过分析对华富电料行起了疑心,他深夜敲门汕头大站交通员顾玉峰为他开了门,他声称自己是来接正在此打麻将的老板吕文超,顾玉峰便也让他在一旁等候。曹瑞瑛坐在凳子上看着正在修理仪器…展开
蔡猛不幸被捕被施以酷刑仍未开口,曹瑞瑛亲自上手竟将蔡猛的牙齿生生拔下,蔡猛抵死不说竟被他生生打死。交通员小陈来到药房,老姜将情报交给他并打开药店后的暗道送他离去,房东马上迎上来向他指明一条小路。曹瑞瑛深觉不能小瞧共产党,他对国民党前线战役的失利很是忧心,更是害怕共党的地下组织会源源不断地向前方输送新鲜血液。吕文超安慰他,现在赤区缺盐少粮胜利一定会属于他们。既然已经露出破绽,曹瑞瑛推断很快共产党就会有新的动作。曹瑞瑛经过分析对华富电料行起了疑心,他深夜敲门汕头大站交通员顾玉峰为他开了门,他声称自己是来接正在此打麻将的老板吕文超,顾玉峰便也让他在一旁等候。曹瑞瑛坐在凳子上看着正在修理仪器的罗挺,顾玉峰为他端来茶水,随后进入房间同正在打麻将的彭庚年使了个眼色。曹瑞瑛观察着电料行的情况,同顾玉峰攀谈起来,顾玉峰笑称自己只是个会计只懂得记账。潘雨青正载着客人过江就听到岸上传来枪响,大埔民团团长张在林追捕着小陈一路朝江边而来,小陈见状只好跳入江中,却还是被赶来的民团人乱枪打死。张在林喊着潘雨青潘老大,让他把尸体给捞上来。潘雨青跳入河中一眼就见到了小陈手中握着东西,他将东西收起来把小陈的尸体打捞给张在林,张在林嚣张地告诉他小陈是共产党的交通员,大埔这铜墙铁壁不是共产党可以冲破的。潘雨青急忙赶回家里,从捏碎的药丸中发现一张字条,得知国民党将调遣十八个师二十万兵力向苏区发动第二次围剿,却会分两路向东固佯攻,而主力则会从东西两个方向全民进宫直捣瑞金。谢秋莲突然推门而入,潘雨青将字条塞进口中就拔刀转身,那可怕的表情可是把妻子吓坏了。他让妻子先出去,自己收好刀才平复了情绪。潘雨青知道吓到了妻子,赶紧出去向妻子道歉,谢秋莲知道丈夫的为人,她表示自己这辈子跟定了他,对他所作的事情也都理解。潘雨青看着一年多没有过新衣裳的妻子,拿出银元让她去镇上买点新布子做衣服。谢秋莲感激潘雨青将自己捡回来照顾了两年多,淳朴勤俭的她让丈夫还是好好将钱用在需要的地方。大埔驻军军营里,张在林向马团长领赏却只得了三块大洋,马团长声称他要是抓到活的就能多得几块儿。副官赖寿章带着尸检完毕的特务前来向马团长作别,但行动队长黑子对没能抓到活人很失望,此人使他们追查的关键,线索断在了大埔看来这大埔也并非是铜墙铁壁。马团长当即发了火,将两个特务轰了出去,就凭他们也敢在自己面前放肆。赖寿章劝解马团长还是要注意些面子问题,但马团长才不在乎这些他只希望能够多来几个共党,还能靠抓捕他们弥补一些被层层克扣的军饷。潘雨青来到茶阳的同天饭店,这里就是茶阳的交通站。老板孙同阶就是交通员,他见着潘雨青的笠帽察觉出了异常。潘雨青同他说着在江边打鱼想要出卖给他,孙同阶知道这是紧急情况才能使用的密令,但对于潘雨青提出的要见卢清泉的请求却坐视不理,未经批准私自联络上级是违反纪律的,孙同阶只能向他关上了联络的门。潘雨青发愁该如何将消息传递出去,这份情报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他将消息设法包裹起来放进鱼肚子里,并叮嘱妻子别人问起来就说自己是去给岳父岳母上坟,谢秋莲意会如有人问起就说自己不愿再回去见那对把自己推进火坑的兄嫂。潘雨青背着抹了盐的鱼来到伯公凹处在邹叔宝的作坊吃了些饭,二人做戏做全套潘雨青留了银元后又叮嘱了几句便离开。卢清泉得知潘雨青着急见自己,心中怕他是真有急事,便也来到江边找他,可潘雨青这时已经离开另想办法传递情报,民团的张在林也来到江边想要包潘雨青的船去青溪,卢清泉也只能就此作罢。潘雨青走在路上突然抬头看见一商铺挂着一笠帽,他敏锐的看到特委书记李叔岩就在里面。可他一心想赶快传递情报,竟是硬闯了后堂被众人摁倒在地,好在李书记赶紧上前查看,才认出是潘雨青。潘雨青从鱼肚中剖出情报交给李书记,李书记马上安排人手连夜将情报送往长汀。李书记就是潘雨青的入党代领人,四一二之后也是他让潘雨青选择潜伏下来,潘雨青一直牢记自己的信仰和使命,没有丝毫的忘记。张在林来到潘雨青家中询问起潘雨青为何没有出船,谢秋莲镇定自若的说出潘雨青是为自己的爹娘去上坟,而她早就立誓不愿再见到那对狼心狗肺的兄嫂才不再回老家。可这张在林竟是不依不饶的说着自己来一趟青溪不容易,更是对谢秋林表现的很不尊重。收起
第3集:国民党收网行动全面落败 邹叔宝为了革命放弃爱情
张在林竟趁着潘雨青不在竟然想要非礼谢秋莲,谢秋莲烈性得拿起一旁的柴刀扬言要同他鱼死网破,好在朝华即使赶到,他说着张在林曾答应潘老大帮他捞上了那个死在江里的共党就要分些大洋给他,张在林赶紧掏出大洋说着就是来送赏钱的,朝华替谢秋莲收下大洋,并表示有事可以来找自己。潘雨青对于那名死在自己眼前的交通员仍旧难以释怀,他向李书记建议革命胜利后要为他立座碑,李书记眼含热泪却仍旧告诉潘雨青他们要坚强要振作,眼下第二次反围剿战争已经打响,而他们也要做好准备向中央苏区输送更多的力量。潘雨青返回到茶阳,一旁的店家同他买了一条鱼,虽然潘雨青说着这是同天饭店订的却还是便宜的卖给了他一条,而他就是卢清泉的父亲。…展开
张在林竟趁着潘雨青不在竟然想要非礼谢秋莲,谢秋莲烈性得拿起一旁的柴刀扬言要同他鱼死网破,好在朝华即使赶到,他说着张在林曾答应潘老大帮他捞上了那个死在江里的共党就要分些大洋给他,张在林赶紧掏出大洋说着就是来送赏钱的,朝华替谢秋莲收下大洋,并表示有事可以来找自己。潘雨青对于那名死在自己眼前的交通员仍旧难以释怀,他向李书记建议革命胜利后要为他立座碑,李书记眼含热泪却仍旧告诉潘雨青他们要坚强要振作,眼下第二次反围剿战争已经打响,而他们也要做好准备向中央苏区输送更多的力量。潘雨青返回到茶阳,一旁的店家同他买了一条鱼,虽然潘雨青说着这是同天饭店订的却还是便宜的卖给了他一条,而他就是卢清泉的父亲。潘雨青来到同天饭店,老板一言不发的带着他去往茶阳商社,让门口的人带着潘雨青去找了卢清泉。潘雨青来到房间开口就直呼他为同志,卢清泉对他这样冒失的行为进行了批评教育,让他无论何时都要注意称呼和行为,作为交通员他们的安危十分重要。卢清泉叫他过来,是有两个消息告诉他,一是毛泽东同志得到可靠情报对国民党的第二次军事围剿进行了有效抵抗,第二次反围剿战争就要取得胜利。二是上海方向得到消息负责押送一百六十大洋的交通员余长庆没有在指定时间到达约定地点。潘雨青怀疑余长庆是私吞了这笔钱款,他虽没有投靠国民党,但这件事情成为了悬在他们头上的一把利刃。现在苏区缺盐缺药,这笔款项的安危不仅关系到他们的交通线还关系到苏区的安危。卢清泉拿出六个大洋,说着有私货要他运送,并提醒潘雨青一个船老大可是有钱就要赚的,他要做好自己的伪装。卢清泉要他运送的就是几大包食盐,前线战士因为缺盐已经出现浮肿,这么多盐他一个人是运不过去的,那些大洋是给他的兄弟的。潘雨青叫来朝华和阿良、阿超,国民党已经出了禁盐令,这食盐就是贩运一包都足以掉脑袋。但兄弟三人十分有义气,潘雨青将大洋分到他们手中,趁着夜色兄弟几人悄悄地将食盐成功运送去到苏区前线。汕头,华富电料行内彭庚年收到了电报,便上到楼上表情十分凝重,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顾顺章被捕后叛变给整个上海地下组织带来了巨大的灾难。吕文超叫来曹瑞瑛要他立刻进行收网行动,宪兵队更是派出一个加强排配合他们的行动,务必要将汕头的全部地下共党一网打尽,曹瑞瑛定下的首要目标就是中法西药房。所幸潜伏在敌人心脏的钱壮飞获得了情报,上海交通线的交通员们才能在敌人收网前即使进行了转移。曹瑞瑛来到中法西药房时,发现交通员已经转移。他顺着药房的暗道追出去,但为时已晚。国民党行动全面失败,这让吕文超非常郁闷和懊恼,但他仍旧安慰着曹瑞瑛,中法西药房人员的逃跑恰好证明了他的判断是正确。吕文超原本以为国民党能通过这次收网行动获得全面的胜利,却是功败垂成,他不经自问这难道是天意。蒋介石发布最新命令“不给共党粒米勺水之接济,片纸只鸟之通过”,这十八个字就是要牢牢锁住共党的脖颈,曹瑞瑛提出共党分子落脚地常是大埔,但共党的最终目的就是要在大埔、汕头等一代建立一条连接红军与共党中央的交通线,想在大埔设以此扼住共党地下交通的咽喉,吕文超欣然应允,并批准由曹瑞瑛担任站长。彭庚年召集起各交通员,他们已经接到有史以来最严重的危机警报——“二舅病故,节哀顺变”,这是要他们保持警惕并要稳住阵脚。在茶阳的卢清泉也向潘雨青传达了危机警报,青溪中站的安危也会关系到整条交通线的安危,要他一定要注意保密工作,一边要清理人员一边也要扩大人员,以后他们很可能还要承担护送伤员的任务。嫂子赖招娣一大早就骂着邹叔宝,大哥邹仁宝和老二邹春宝、老四邹东宝站在一旁都不敢出声。嫂为的就是邹叔宝两年前擅自在新婚夜退婚,这让妹妹西诺实在难为情,可西诺等了她两年现在来到家中,邹叔宝仍然是躲着不见,西诺伤了心哭着离开,表示自己不会再来找她。可是邹叔宝并非心中没有西诺,原是因为自己参加了革命生死未卜,他不想耽误西诺。可家人对邹叔宝的行为很是不理解,邹叔宝也只是选择沉默不语。邹叔宝经营着造纸工坊作为掩护很久都没有回家,哥哥邹仁宝来到码头找潘雨青询问邹叔宝的情况,潘雨青虽然极力隐瞒,但邹仁宝知道他们有话不能说,他只会想知道弟弟是否平安。潘雨青只能告诉他,邹叔宝心里会永远装着家人,邹仁宝告诉潘雨青见到弟弟捎句话,家人和他坐的是一条船,永远都会和他在一起。邹仁宝告诉妻子以后不必再去寻找邹叔宝,他知道弟弟在干什么和什么人在一起就够了,家人们以后要装作不知道他的事情。收起
第4集:大埔缺盐严重人脚已出现浮肿 曹瑞瑛来到大埔发现旧案端倪
工人告诉邹叔宝刚刚有人来询问是否有个姓童的造纸工,邹叔宝心里清楚这是潘雨青同他定下的暗号,但是看着深夜还要去给伯公添油的掌柜,工人的心里还是有了疑惑。潘雨青和邹叔宝两个人来到伯公庙台前见面,面对即将更加艰巨地输送任务,邹叔宝主动提出想要让家里的兄弟们来到作坊工作,这样能够更好的隐蔽而党的秘密他一定会坚决保守。潘雨青同意了他的提议,并要他将油筒中的消息亲自送去闽西大战的李书记的手中。可是邹叔宝半夜藏匿油筒的行为被手下的工人看到,工人由此对掌柜的行为更加怀疑。次日一早,工人见邹叔宝要自己单着担子去往永定城贩卖纸张,便说着路上土匪多不如自己去,但邹叔宝拒绝了他的要求执意自己前往。正走在夜路…展开
工人告诉邹叔宝刚刚有人来询问是否有个姓童的造纸工,邹叔宝心里清楚这是潘雨青同他定下的暗号,但是看着深夜还要去给伯公添油的掌柜,工人的心里还是有了疑惑。潘雨青和邹叔宝两个人来到伯公庙台前见面,面对即将更加艰巨地输送任务,邹叔宝主动提出想要让家里的兄弟们来到作坊工作,这样能够更好的隐蔽而党的秘密他一定会坚决保守。潘雨青同意了他的提议,并要他将油筒中的消息亲自送去闽西大战的李书记的手中。可是邹叔宝半夜藏匿油筒的行为被手下的工人看到,工人由此对掌柜的行为更加怀疑。次日一早,工人见邹叔宝要自己单着担子去往永定城贩卖纸张,便说着路上土匪多不如自己去,但邹叔宝拒绝了他的要求执意自己前往。正走在夜路上,邹叔宝看到了被国民党追上枪杀的共产党战士,在生命的最后关头一名战士虽然引爆了手榴弹,但却已无济于事,国民党军将地上的食盐全部拿走,邹叔宝握着地上带血的食盐悲愤不已。终于来到永定城,邹叔宝见到了正在用食盐换取布料的百姓,他来到布料店对上暗号,将油桶里的情报亲手交给了李书记。李书记赞赏了邹叔宝的保密警惕性,并留下他吃晚饭,表示自己也有话要他捎给潘雨青。一直赶路的邹叔宝生怕误事不敢怠慢,甚至磨破了脚上的布鞋。李书记虽然腿脚不便,但还是亲自为他拿来一双半新鞋,而他自己的脚却因为浮肿已经无法穿进鞋。伙计老张心疼李书记为他在粥里加了一点盐巴,但李书记一尝就知道情况,前线正在打仗红军正在流血牺牲,他要求哪怕弄到一粒盐巴也要送去前线。可尽管如此,食盐的需求量仍是打不到需求,李书记要邹叔宝将这个情况告诉潘雨青他会知道怎么做。邹叔宝提起自己在路上看到的情况,护盐小组的同志已全部牺牲,负责接应的交通员就在这时抱着牺牲战士护住的最后一包盐巴进到房间。邹叔宝流着眼泪,他一定会传达这一指令,为苏区输送食盐出力。大埔驻军军营里,马团长告诉副官赖寿章曹瑞瑛将要来到大埔指手画脚,侦缉队把分号开到了他们大埔,要求军队和县政府都要无条件配合侦缉队的工作,更是调走了三年的监狱档案,这明摆着就是要剿共。曹瑞瑛坐在成堆的文件中翻找着资料,他从中找出了些线索要去往县政府,并叮嘱任何人不能进到自己的房间。马团长摸不透曹瑞瑛的路数,他对侦缉队没有什么好感,但也不想招惹他们,可话音刚落就接到了蒯县长的电话要他马上到县政府办公室来,拗不过急脾气的马团长,蒯县长只好把电话交给曹瑞瑛,马团长当即表示自己这就过去。这么快就要发起进攻,赖寿章提醒马团长那些陈年旧案里只一件陈年旧案,但人已经死了也无法翻案,要马团长多加注意。曹瑞瑛开门见山的提出要询问一个参加过大埔暴动名叫周成的犯人情况,马团长和蒯县长都表示已经记不清了,但曹瑞瑛却很是清楚,当年由他们二人负责的镇压暴动共逮捕了五名主要负责人,其中三名枪决一名病死狱中,剩下一名却没了下文,他来就是要问这消失的囚犯究竟是怎么回事。见着两人没有说话,曹瑞瑛喝着茶让他们慢慢想,但马团长和蒯县长却是一唱一和的依旧是说着想不起来。但曹瑞瑛誓要将共党赶尽杀绝,这样的人若是活着就是给共党留下了火种,他提出要力量集中在对的地方,就从这个不知去向不知死活的周成开始查。马团长转移话题,提出眼下当把重点关注到朱毛红军那里,而不是天天盯着这些小鱼小虾。曹瑞瑛明白了他话里的意思,只地退一步提出自己想要借调他一小队军力,马团长这才爽快的答应下来。同天饭店的掌柜为侦缉队的特务炒好要带回给曹瑞瑛的饭菜,听到他说要当回头客后,更是送上一壶酒以表谢意。曹瑞瑛让手下盯紧了周成,这是一个让县长和团长都闻风丧胆的人物,并叮嘱属下喝酒误事决不能沾。邹叔宝带着伙计抬着纸张要去大埔茶阳贩卖,他趁机坐上了潘雨青的船,言谈中将大埔现在缺盐的困境和国民党限盐令的情况旁敲侧击的告诉潘雨青。邹叔宝来到大埔想要买盐,可店家告诉他政府发布命令现在一人只能购买一包盐,令他没想到的是店里的老板娘就是西诺。赖寿章来到店里找西诺,邹叔宝趁机赶紧离开,西诺喊着赖寿章表哥询问起他找自己所为何事。赖寿章直截了当的询问她最近是否见过周成,西诺的脑海中闪过刚刚见到的邹叔宝的脸,轻笑着回答哥哥这是同她开的什么玩笑。收起
第5集:水上交通线运输食盐成功 国民党要封江交通线受创
赖寿章告诉西诺周成两年前的档案被曹瑞瑛翻出来,他要妹妹告诉自己实话究竟有没有见到周成,西诺还是如实告诉了自己的哥哥,刚刚她见到了周成,也就是邹叔宝。赖寿章告诉西诺见到邹叔宝就让他马上离开,只要曹瑞瑛无法查出周成就是邹叔宝,那这件事情就不会翻案。西诺着急的跑去邹家告诉他们旧案被翻出的事情,她跑来就是要告诫邹叔宝近期不要再去茶阳。可自上次西诺来过后邹叔宝就离家出走,几个月都没有回来。邹仁宝安慰他弟弟不是因为儿女私情离开,而是有些他不能说的缘由才走来。这时,邹叔宝竟推门进来,他看着西诺却突然冷淡下来,西诺要走却被大嫂拦下。邹叔宝阴阳怪气的想用赖寿章来搪塞西诺,更是拒绝承认自己就是周成。可是…展开
赖寿章告诉西诺周成两年前的档案被曹瑞瑛翻出来,他要妹妹告诉自己实话究竟有没有见到周成,西诺还是如实告诉了自己的哥哥,刚刚她见到了周成,也就是邹叔宝。赖寿章告诉西诺见到邹叔宝就让他马上离开,只要曹瑞瑛无法查出周成就是邹叔宝,那这件事情就不会翻案。西诺着急的跑去邹家告诉他们旧案被翻出的事情,她跑来就是要告诫邹叔宝近期不要再去茶阳。可自上次西诺来过后邹叔宝就离家出走,几个月都没有回来。邹仁宝安慰他弟弟不是因为儿女私情离开,而是有些他不能说的缘由才走来。这时,邹叔宝竟推门进来,他看着西诺却突然冷淡下来,西诺要走却被大嫂拦下。邹叔宝阴阳怪气的想用赖寿章来搪塞西诺,更是拒绝承认自己就是周成。可是大嫂却指明周成就是他当年的化名,西诺更是质问他今天为什么要买那么多盐,自己清楚邹叔宝在做的事情,但也必须认清现在的处境,这次再进去就不是两百大洋能救出来的了。邹叔宝这才发现家人和西诺其实都清楚自己的事情,大嫂终于说出当年的秘密,邹叔宝被捕就是西诺托赖寿章打点给马团长和蒯县长送了两百大洋才将他稀里糊涂的放了出来。西诺哭着要离开,了解一切的邹叔宝终于上前拉住了西诺,没有再放手。曹瑞瑛叫来赖寿章想要了解周成案件的情况,但赖寿章嬉笑着说着自己和上峰都记不太清了,曹瑞瑛瞬间变脸但赖寿章却镇定自若未有透露半句话。曹瑞瑛只好要他同志马团长增设驻军检查站,不让一滴粮食食盐通过大埔的检查站。潘雨青划着船同余良廷讨论着如何给苏区运送食盐粮食的,现在国民党看管很紧,他们只能用分散运输的方式进行。潘雨青提议将余良廷的废弃祠堂改成仓库用于囤积,保持祠堂原样不便,二人白天正常生活,晚上悄悄运输。二人即将靠岸,却发现国民党新设了关卡正在往来的要道上,这对于他们以后运货的阻碍可是不小。余良廷背着的盐块被整袋没收,饶是他解释自己开客栈使用官兵也是不听。妻子黄玉莲泼辣地解开围裙,要去把食盐拿回来。这黄玉莲可是粗中有细,买了两包花生就朝着关卡守卫走去,嘴上姐弟相称的就套上近乎,三言两语的说着要给他们做些饭菜就将半包食盐拿了回去。潘雨青晚上将食盐从祠堂中拿出,带着朝华和阿良、阿超将货物运输到邹叔宝处转给红军负责接应的人员,这些货物经过三天三夜的水路辗转多处才能送去苏区。朝华和阿良、阿超自然是明白潘雨青这样大量运输食盐去禁区自然不会是为了钱,他们对共产党的方针政策早就深为了解和向往,他们想要重新归队。潘玉强告诉他们,在自己决定找他们运盐的那一刻,就已经把他们当自己人了。多亏了这条秘密交通线给苏区送去了紧缺的食盐,才让红军战士能够补充盐分积极投入战斗。回到家中的潘雨青怕打扰妻子蹲坐在家门前,但正在为他缝制靴子的谢秋莲却听到了他的动静,她相信丈夫从不过问他的行踪,她相信如果是好人就一定能逢凶化吉。彭庚年深知前线药品紧缺,使得很多战士没有牺牲在战场却倒在了医院和手术台上,他必须想出办法派出一切困难将盘尼西林运到苏区前线,从香港购买的药品只能通过水路进行运输,他决定亲自扮成船工同小罗去送货。思考再三,他拨通了吕文超的电话,约他前来相聚。余良廷和妻子正在磨着豆子,潘雨青找来两人告诉他们香港运来一批药品需要运输夫妻二人马上表示一定会全力配合。吕文超正在牌桌上手气正盛,却接到了曹瑞瑛的电话,他发现现在只有水路没有进行封锁,有些船只竟通过水路走私,他提议封江。吕文超当即表示同意,并马上回去进行部署。彭庚年等人犯了愁,水路不通他们就只能走明路,小罗提出他可以在包装上想想办法。收起

电视剧-排行榜

3烈火如歌148052
4镇魂87500
7红楼梦79253
8鬼吹灯77924
9凤囚凰77673

本片看点

相关推荐

光荣与梦想

  • 主演:唐国强 侯京健 佟瑞欣 黄晓明 ..
  • 地区:内地
  • 类型:历史剧/年代..
  • 集数:40集
  • 连载中

觉醒年代

  • 主演:张桐 于和伟 侯京健 夏德俊 马..
  • 地区:内地
  • 类型:年代剧
  • 集数:43集
  • 已完结

功夫战警

  • 主演:徐佳 牟星 徐洪浩 任柯诺 杨山
  • 地区:大陆
  • 类型:动作
  • 集数:42集
  • 已完结

利刃出击 DVD版

  • 主演:杨烁 牟星 范雷 翟小兴 焦娜 江..
  • 地区:内地
  • 类型:军旅剧/警匪
  • 集数:46集
  •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