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阳赋(2021)

更新至:未知集数进行中

主演:章子怡 周一围 杨祐宁 惠英红 赵雅芝

地区:大陆

类型:剧情/古装

简介:该剧改编自寐语者小说《帝王业》,讲述了王儇和萧綦历经朝政纷争,携手创家国、定天下的故事。

主要演员

章子怡

章子怡

周一围

周一围

杨祐宁

杨祐宁

分集剧情

1-5集6-10集11-15集16-20集21-25集26-30集31-35集36-40集41-45集46-50集51-55集56-60集61-65集66-68集
第1集:上阳郡主受万千宠爱 宁朔将军立下战功封王
“将军不离九宫内,士止相随不出宫”,皇宫内,一个小女孩在朗诵着诗句,孝穆太后正在陪着她在宫殿玩耍,宫殿地上刻着全国的地图,阿妩蒙着眼睛,孝穆太后问她各地城市在何处,阿妩都能准确无误地找到,孝穆太后对阿妩的表现十分满意,这时有个宫女来通传,说是徐姑姑来传晋敏长公主的话,说小郡主这月在宫中住了二十余天,若是再不回府,恐怕连爹娘和哥哥都忘了,小郡主一听连忙说自己不回去,她上次回去不小心烧了小厨房,父亲就要请家法惩治她,她可是连夜跑回宫里的,孝穆太后十分宠爱阿妩,连声应着,并让宫女传话,说自己舍不得小郡主,就让小郡主在宫中多住几日,宫女也应和着孝穆太后的话,说郡主就是宫中的女儿,风池宫就是小…展开
“将军不离九宫内,士止相随不出宫”,皇宫内,一个小女孩在朗诵着诗句,孝穆太后正在陪着她在宫殿玩耍,宫殿地上刻着全国的地图,阿妩蒙着眼睛,孝穆太后问她各地城市在何处,阿妩都能准确无误地找到,孝穆太后对阿妩的表现十分满意,这时有个宫女来通传,说是徐姑姑来传晋敏长公主的话,说小郡主这月在宫中住了二十余天,若是再不回府,恐怕连爹娘和哥哥都忘了,小郡主一听连忙说自己不回去,她上次回去不小心烧了小厨房,父亲就要请家法惩治她,她可是连夜跑回宫里的,孝穆太后十分宠爱阿妩,连声应着,并让宫女传话,说自己舍不得小郡主,就让小郡主在宫中多住几日,宫女也应和着孝穆太后的话,说郡主就是宫中的女儿,风池宫就是小郡主的家。这位小郡主名叫王儇,是琅琊王氏之女,她的母亲是当今圣上唯一的姊妹,是最受先太后宠爱的晋敏长公主,父亲王蔺是当朝丞相,一出生,就被外祖母孝穆太后养在身边,赐寝殿风池宫,在无限宠爱中长大,任何时候都可以出入中宫,在御苑中嬉戏,和三个皇子一起玩耍。太子子隆性子顽劣,二皇子子律体弱多病沉默寡言,他常因母妃的出身受太子欺负,而三皇子子澹,总会温柔注视着王儇。在王儇眼里,子澹一直都是最好的,两人青梅竹马,两情相悦。王儇的姑母入主中宫,成为王氏一门第十二位皇后,她则受封上阳郡主,比嫡亲的哥哥位份更尊贵,最亲近的人只唤王儇的小名阿妩。王儇看不惯太子子隆欺负人,便与其他两个皇子一起捉弄子隆,她又怕被皇后和子隆责骂,便小跑躲到皇帝面前撒娇。大成皇帝马曜也十分宠爱王儇,一听到下人通传皇后来了,便让王儇躲在自己衣角下,又让皇后不要责怪王儇,皇后笑了笑,并没有发怒的意思,马曜掀开衣角一看,王儇已经在他的腿上睡着了。王儇从小便在温室中长大,殊不知温室之外的国土,早已烽烟四起,元熙十五年八月,远在西部边陲,无数边疆战士,拒敌忽兰于重地宁朔之外,血流成河,悲壮残酷,与此同时,王儇华美的及笄之礼,正在建宁皇城的太极殿上,掀起另一番不见硝烟的腥风血浪。从那时起,那个无忧无虑的小郡主长大了,终于被拖进了惨烈的棋局。王儇的及笄之礼开始,晋敏长公主上前为女儿点妆,底下观礼的大臣太傅顾庸和一旁的执金吾丞王栩窃窃私语,说王儇已经及笄,到了该嫁人的时候,太子与三皇子都有意于王儇,不知道皇帝是什么意思,王栩答道,这是王家的家事,他的兄长王蔺自然有主意。而另一边,温宗慎和谢渊却有些担忧,觉得王家已经出了十二位皇后了,担心王家的势力过大。及笄礼成后,皇后王氏向皇帝提出王儇的婚配之事,让他为王儇指婚,王氏自然是想要王儇嫁给太子,继承王氏女做皇后的荣耀,也稳固太子的位置,但王儇却表示自己并不追求荣华富贵,只希望和相爱之人成亲,王儇刚要说出自己想嫁给子澹,王蔺突然向皇帝禀报了边关急报,说忽兰王亲自率领了十万兵马骚扰西北边境,宁朔告急,希望皇帝先处理国事,王儇的婚事先放在一边。王儇对父亲的做法很不满,回家后便一直闹着脾气,连祭祖也不肯去,长公主便让王儇的哥哥王夙去劝说,王夙带着自己的世子妃桓宓来劝说王儇,拉着她去了祠堂祭祖,但王儇还是不服气,在仪式上也十分敷衍。祭祖仪式结束后的晚膳上,王儇也不动筷子,还质问王蔺为什么不让她说出她想嫁给子澹,王夙在一旁打圆场,说得王氏女则得天下,王蔺自然要慎重一些,王儇却不信这个说法,当场离席说要去找皇帝评评理,王蔺也不拦着,说皇帝正在为了边关的事头疼,没功夫管她。边关,宁朔将军萧綦正带领着将士们抗击忽兰军队,三年前朝廷颁布诰令,杀忽兰王者,不分出身,皆封王爵,但朝中士族却对此不满,觉得让一个寒门小儿封王,是侮辱了大成士族。大臣们的讨论让皇帝有些心烦,宁朔之战关乎社稷安危,这帮大臣们却为了萧綦能不能封王而争吵,皇帝一个人在书房里下棋,王儇偷偷溜了进去,说要陪皇帝下棋,如果赢了,就要皇帝答应她一个条件,皇帝答应了。一边下棋,皇帝一边说着朝堂上的烦心事,王儇倒是有自己独到的见解,说就算萧綦封王,那也是皇帝手中的一枚棋,并无什么分别。说着说着,王儇便在棋局上赢了皇帝,王儇向皇帝讨赏,要他许自己婚配自由,皇帝脸色一变,让一旁的内侍薛道安记下,说日后不能再和王儇下棋,输一局比输一城还惨,话虽这么说,但皇帝还是允了王儇的要求。很快,这消息就传到了皇后和太子的耳朵里。太子知道此事后十分生气,甚至放言说要自己动手把王儇抢到手。王儇得了皇帝允诺,开心地回了自己府中,她知道自己肯定要被王蔺责骂,便效仿古人向王蔺负荆请罪,一番撒娇求情,王蔺也没有舍得重罚,只让下人王安用戒尺打她掌心五十,禁足百日。宁朔之战,萧綦斩杀了忽兰王,皇帝兑现了诺言,封了萧綦为征北将军,并让他择日回京受封为王,边疆战士都欣喜万分,萧綦让手下宋怀恩点齐五百兵马和他一同进京,皇城内,皇帝也准备到时候亲自出城迎接萧綦,以示皇恩。收起
第2集:王儇偷偷出门与子澹相会 子澹遇刺皇帝彻查
王儇被禁足百日,十分无聊,正在府中的花园里和侍女们嬉戏时,谢渊的女儿谢宛如提着点心来看望王儇,谢宛如是子澹的表姐,和王儇的关系也不错,王儇有些抱怨子澹不来看望自己,谢宛如便替自己的弟弟说话,说子澹最大的心愿就是娶到王儇,只不过京城人多眼杂,他贸然过来肯定要惹出麻烦,王儇有些失望,为了让王儇高兴,谢宛如约她后天以鸢鸟为号,偷偷翻墙去上元灯节玩耍,王儇答应下来。另一边,王蔺派人给萧綦传信,希望和他在上元灯节一会。王栩和顾庸对萧綦封王一事十分不满,而找到王蔺抱怨,王蔺则问一旁的王夙怎么看待谢家帮萧綦封王说话一事,王夙便答说,谢家可能是为了萧綦手里的兵权。上元灯节,王儇看到谢宛如所放的鸢鸟,…展开
王儇被禁足百日,十分无聊,正在府中的花园里和侍女们嬉戏时,谢渊的女儿谢宛如提着点心来看望王儇,谢宛如是子澹的表姐,和王儇的关系也不错,王儇有些抱怨子澹不来看望自己,谢宛如便替自己的弟弟说话,说子澹最大的心愿就是娶到王儇,只不过京城人多眼杂,他贸然过来肯定要惹出麻烦,王儇有些失望,为了让王儇高兴,谢宛如约她后天以鸢鸟为号,偷偷翻墙去上元灯节玩耍,王儇答应下来。另一边,王蔺派人给萧綦传信,希望和他在上元灯节一会。王栩和顾庸对萧綦封王一事十分不满,而找到王蔺抱怨,王蔺则问一旁的王夙怎么看待谢家帮萧綦封王说话一事,王夙便答说,谢家可能是为了萧綦手里的兵权。上元灯节,王儇看到谢宛如所放的鸢鸟,便偷偷翻墙出去,没想到脚下不稳,从墙上摔了下去,好在有人接住了王儇,王儇定神一看,竟然是子澹,王儇又惊又喜,兴冲冲地拉着子澹到街上去玩了。为了不被人发现身份,两人还买了两个面具戴上。王蔺暗中到酒馆和萧綦见面,表示皇帝此次召见,明为封王,实为削权。萧綦这几年风头正盛,他手里的兵权也让皇帝寝食难安,王蔺希望和萧綦结盟。萧綦没有正面回答,和王蔺谈完后,他便想和宋怀恩逛逛京城,没想到正好碰上王儇和子澹,两人本在街边看萧綦斩杀忽兰王的木偶戏,听到一旁的百姓说只有上阳郡主能配得上萧綦,王儇有些不满,抱怨了几句。路过的萧綦和宋怀恩听到了这番话,宋怀恩出言反驳,王儇摘下面具,她不知萧綦和宋怀恩的身份,便说就算萧綦在这,她也要这么说,还说上阳郡主倾国倾城,身份高贵,怎么是萧綦这等凡夫俗子所配得上的,一旁的子澹拉住王儇,又向宋怀恩萧綦两人道歉,萧綦也没有计较。几人没有将这段小插曲放在心上,子澹带着王儇去河边放花灯,两人玩得开心时,皇后突然到来王府。而此时放花灯的河里突然跳出几个黑衣人杀向子澹,子澹敌不过几人,被打倒在地,萧綦听到动静,赶紧上前救了两人,萧綦走后,王儇害怕地躲进子澹怀里,子澹有些心疼王儇被卷入这场风波。子澹送王儇回了府,还送了自己亲手打磨的簪子给王儇,王儇刚刚进房,便看到皇后在自己房中等候多时,皇后此次前来,就是为了劝王儇嫁给太子,王儇却很固执,一心只想嫁给子澹,皇后见劝说不动,甚至想要动手打王儇,幸好长公主及时赶到,阻拦了皇后。皇后见此行无果,便只能离去,正好遇上王蔺回府,王蔺觉得皇后太心急了,王氏权势滔天,如果王儇真的嫁给太子,那皇帝肯定睡不安稳。王蔺知道皇帝想要制衡王家,便叮嘱皇后听自己的安排行事。三皇子子澹遇刺之事很快传开,皇帝和长公主都觉得是皇后想要对子澹下手,皇帝责罚了王栩,又命令顾庸彻查子澹遇刺一事。下朝后,皇帝遇上皇后,旁敲侧击地想要试探,皇后也听出皇帝的怀疑,便做出一副无辜的样子,还祸水东引,觉得是谢渊在演苦肉计,一番言辞交锋,皇帝也有些不确定了。仵作验尸时发现刺客像是异族人,顾庸便令手下全城彻查异族人,却没想到手下在青楼查到了二皇子子律在嫖妓。皇帝有意让谢渊的女儿谢宛如嫁给萧綦,谢宛如听闻此事十分崩溃,觉得萧綦出身寒门,是一个杀人如麻的莽夫,不同意这门婚事。收起
第3集:皇帝应允王儇子澹婚事 萧綦入京顾庸被害
子澹到宫中看望生母谢贵妃,谢贵妃已经认定就是皇后下手派人刺杀子澹,连说皇后心肠歹毒,子澹有些不解,问谢贵妃怎么能确定是皇后下的手,谢贵妃说只有他和谢家能够威胁到太子往后的权位,她觉得就是王儇和子澹的事情惹怒了皇后,让皇后感到了威胁,子澹只能宽慰谢贵妃,说自己以后一定会多加小心。正说着话,有宫女通传,晋敏长公主入宫了,子澹便和谢贵妃道了别。谢贵妃迎进长公主,向她倾诉了自己一番担忧之心,又拿出自己祖传的玉镯,说要送给王儇,以做子澹和王儇的定亲之物,长公主这次进宫,就是为了王儇和子澹的婚事,她打算去找皇帝赐婚,谢贵妃一听,便说自己也去。皇帝见了长公主和谢贵妃,应允了王儇和子澹的婚事,但却让…展开
子澹到宫中看望生母谢贵妃,谢贵妃已经认定就是皇后下手派人刺杀子澹,连说皇后心肠歹毒,子澹有些不解,问谢贵妃怎么能确定是皇后下的手,谢贵妃说只有他和谢家能够威胁到太子往后的权位,她觉得就是王儇和子澹的事情惹怒了皇后,让皇后感到了威胁,子澹只能宽慰谢贵妃,说自己以后一定会多加小心。正说着话,有宫女通传,晋敏长公主入宫了,子澹便和谢贵妃道了别。谢贵妃迎进长公主,向她倾诉了自己一番担忧之心,又拿出自己祖传的玉镯,说要送给王儇,以做子澹和王儇的定亲之物,长公主这次进宫,就是为了王儇和子澹的婚事,她打算去找皇帝赐婚,谢贵妃一听,便说自己也去。皇帝见了长公主和谢贵妃,应允了王儇和子澹的婚事,但却让谢贵妃先走,留下了长公主说话。原来当年长公主嫁给王蔺,是被太后所逼,皇帝一直觉得自己对长公主有所亏欠,长公主嫁到王家几十年,和王蔺却还是同床异梦,皇帝忌惮王氏一族在朝中的势力,他问长公主,现在的她,到底是皇帝的妹妹,还是丞相之妻。谢宛如和王儇在闺房中说着闲话,王儇已经是满心期待着嫁给子澹那天,还说把谢宛如当做娘家人,要她陪自己出嫁,说道婚嫁的话题,谢宛如想起父亲和自己说,要自己嫁给萧綦的事情,顿时有些沮丧。王儇听谢宛如说了此事,连忙宽慰她,萧綦虽是出身寒门,但他也是大成的英雄,比京中士族子弟强了不少,但谢宛如却还是不满意,而且这门婚事是皇帝定的,她也无力阻拦。谢宛如有些好奇萧綦长什么样子,便想等后日萧綦进京时,偷偷去城门观礼,王儇一听三个皇子也回去,也十分积极,但城门观礼不是女儿家所为,王儇眼珠子一转,想到了办法。王儇拉着谢宛如去找王夙,想让王夙到时候带上她们两人,王夙看出王儇其实是想去看子澹的心思,正在打趣她,王儇却不肯承认,王蔺听到了他们的谈话,走了进来,问她为什么想要看萧綦,王儇便说自己想看看久经沙场的将军和从未上过战场的将军有什么不同,她想看看萧綦到底是什么样子,王蔺听了王儇一番话有些欣慰,觉得王儇志气非凡,便同意让王夙带着她们两人去城门观礼,夸奖完王儇,王蔺又看到王夙在舞文弄墨,心里有些不满,出言贬损了几句,气得王夙转身就走。长公主回府后把谢贵妃的镯子给了王儇,王儇越发欢喜,母女俩正说着话,王蔺进来了,王儇不想被王蔺知道此事,便让母亲替自己保密,长公主劝说王蔺,王儇和子澹两情相悦,而且皇帝也同意了两人的婚事,让王蔺不要阻拦,王蔺的脸上看不出情绪,只说既然是皇帝的旨意,那他同意与否也不重要。王蔺很快知道了顾庸查异族,却在青楼撞到二皇子的事情,此时下人来报,说太子和二皇子都来了,王蔺去前厅迎接,并叫了王儇和王夙出来。太子特意给王儇送了礼物,但王儇却不屑一顾,扭头就走,让太子有些尴尬,但一旁的王蔺却鼓励太子继续追求。第二天便是萧綦入京受封的日子,而在前夜,反对萧綦入京的顾庸却被人暗杀了。一无所知的众臣一早就在城门准备,王儇也特意精心打扮一番,戴上了子澹送的簪子,到城楼上观礼,萧綦还没来,王儇便目不转睛地盯着子澹看,还被谢宛如打趣了一番。没过多久,萧綦便入城了,众人的目光纷纷被萧綦所吸引,等萧綦摘下头盔,子澹这才认出,当日上元灯节遇到的人竟然就是萧綦,而王儇站在城楼上看不真切。萧綦跪在皇帝面前,皇帝亲自上前扶起萧綦,萧綦和皇帝正要往城内走时,顾庸的尸体被人从城楼上扔下,还上书四个大字“庶子祸国”,不明真相的众人以为顾庸真的以死谏言,反对萧綦封王。皇帝怒不可遏,前有皇子遇刺,后有大臣自裁,他要王蔺和谢渊给自己一个交代,王蔺向皇帝表示自己会彻查此事,皇帝又问起顾家还有没有人,王蔺答道还有嫡孙女顾采薇和一庶孙顾闵汶,皇帝封赏了两人,以示抚恤。因为顾庸之事,萧綦的封王宴只能推后,萧綦觉得事情不对,让手下胡瑶和胡光烈尽快出城,让将士们不要轻举妄动。王蔺带着王栩调查顾庸一案,仵作验尸后发现顾庸死亡的时间不对,王蔺知道是有人先杀了顾庸,再做成死谏的样子,顾庸最近一直在调查子澹遇刺一案,又是掌管兵部的大臣,顾庸一死,兵权之事又要生出变数,王蔺担心有人借机作乱,让王栩早作准备,并叮嘱他不要向皇后透露风声。晚上,王蔺看到王儇和子澹在西墙上相会,第二天便命王安把西墙那棵树给砍了,让王儇不能再爬树上墙。萧綦的封王宴开始之前,谢宛如痛哭着向父亲请求,说自己不愿意嫁给萧綦,但谢渊为了兵权,一点也不肯松口,执意要谢宛如嫁给萧綦。王儇在赶去封王宴的路上,被皇后的婢女截住,说皇后要见王儇,还不让王儇带侍女前往,王儇不疑有他,便跟着婢女走了。没过多久,皇帝便令人宣读诏书,正式封萧綦为豫章王。收起
第4集:谢宛如被太子凌辱 王儇逃跑被萧綦所救
萧綦上前领旨谢恩,皇帝又用言语对萧綦敲打一番,说他是大成第一个异姓王,希望萧綦能够永远做他的忠臣,萧綦自然应下。萧綦册封后,宴会正式开始,子澹主动上前找萧綦敬酒,并感谢他当日的救命之恩,太子和子律见子澹与萧綦状似亲近,心中都有些不满,不一会,太子便匆匆离开,去了华光殿,还把所有下人都赶了出去,在大殿了点起了香。太子走后不久,萧綦觉得大殿里有些闷,也悄悄离开了宴席,到大殿外透透气。这边王儇跟着皇后身边的婢女,突然发现她领的路并不是去皇后的宫殿,婢女回答说,皇后今日在华光殿,王儇只能跟着婢女往前走。王儇被带到了太子所在的华光殿,婢女等王儇进去后,便让人把大殿的门给锁上了。王儇进殿后便叫着…展开
萧綦上前领旨谢恩,皇帝又用言语对萧綦敲打一番,说他是大成第一个异姓王,希望萧綦能够永远做他的忠臣,萧綦自然应下。萧綦册封后,宴会正式开始,子澹主动上前找萧綦敬酒,并感谢他当日的救命之恩,太子和子律见子澹与萧綦状似亲近,心中都有些不满,不一会,太子便匆匆离开,去了华光殿,还把所有下人都赶了出去,在大殿了点起了香。太子走后不久,萧綦觉得大殿里有些闷,也悄悄离开了宴席,到大殿外透透气。这边王儇跟着皇后身边的婢女,突然发现她领的路并不是去皇后的宫殿,婢女回答说,皇后今日在华光殿,王儇只能跟着婢女往前走。王儇被带到了太子所在的华光殿,婢女等王儇进去后,便让人把大殿的门给锁上了。王儇进殿后便叫着皇后,却发现太子衣衫不整地和谢宛如在床上,王儇被吓了一跳,赶紧往殿外跑去,太子发现王儇后也追了出去。外面的门是锁的,王儇打不开门,看着追来的太子又惊又怕,太子也慌了神,这才意识到刚刚在自己床上的并不是王儇。太子步步逼近王儇,王儇拼命反抗,从宫墙边的树上爬了出去,太子苦苦哀求王儇,王儇一心只想逃跑,却脚下一滑,从墙上摔了下去,王儇心中祈祷着子澹赶紧来救自己,但事与愿违,接住她的,是在大殿外透气的萧綦,王儇心中惊讶,还不等她多问两句,就吓晕了过去。另一边,皇后的婢女赶紧将太子和谢宛如的事情禀告给皇后,皇后慌乱起来,赶紧带着人赶去华光殿。谢宛如此时也很惧怕,她是被一个假传皇后旨意的侍女带到华光殿的,一进门就被太子当作王儇轻薄了。谢宛如被太子侮辱的事情很快被皇帝和谢贵妃知道,几人赶到华光殿,太子跪在一边不停地扇自己的耳光,谢宛如则躲在谢贵妃怀里痛哭,皇后替太子说话,说这件事情肯定有误会,太子也在一旁唯唯诺诺,说自己是把谢宛如错认成王儇,皇后一看太子要说漏嘴,气不打一出来,皇帝看着太子的样子就十分心烦,答应谢贵妃会给她一个交代,并命令薛道安处理来过华光殿的宫人。此事暂告一段,皇后正在宫中教训太子时,王蔺突然来了,王蔺一言不发地上前,重重地扇了太子一巴掌,皇后赶紧为太子求情,让王蔺为王家的百年基业着想,王蔺冷静了几分,但他告诫太子,如果他再坏事,王家就不再支持他,说罢,王蔺让太子立刻迎娶谢宛如,让谢宛如做他的太子妃。子澹等到太子出宫,又喝退下人,狠狠地打了太子一顿,警告太子不许再纠缠王儇。皇后知道太子被子澹打了以后,想要替太子出气,太子却劝皇后息事宁人。王儇受了惊吓,回府后便一直高烧不退,长公主在王儇身边亲自守着,王蔺见长公主趴在床边,担心她受凉,便悄悄地为她披上了斗篷。世人皆以为皇帝热衷修道,但其实皇帝是借修道之名,和不会走漏风声的道士说说自己内心深处的想法,皇帝现在十分后悔当初借助王家的势力坐上这皇位,他并不是不疼爱太子,只不过太子是王家的人,且心思单纯,连一个计谋都藏不住,皇帝根本不放心把皇位传给太子,他本想让谢家和萧綦联姻来牵制王家,只可惜被太子毁了,只能趁此机会当机立断。王栩在华光殿查到了太子点的迷香,也知道是有一个宫女把谢宛如带进华光殿的,但那个宫女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王蔺听了王栩的汇报,心中更加疑惑,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从此事中得利之人既不是王谢两家,也不是皇帝,王蔺让王栩继续调查,务必抓住幕后之人。除此之外,王蔺得知消息,皇帝已经动了易储之心,不日就要下诏废太子,王蔺已经想好了对策,正和王栩商议时,突然发现屋外有人,王蔺一声大喝,王栩赶紧上前查看,却发现是长公主推门进来,长公主在门外偷听已久,但她装作一副刚来的样子,神色镇定地与王栩寒暄。谢渊对女儿要嫁给太子的事情十分不满,皇帝只能尽力安抚,说日后会补偿谢家,皇帝也觉得华光殿的事情还有幕后黑手,让谢渊加紧调查。皇帝又去找了皇后和太子,给太子和谢宛如赐婚,并警告两人,这是他给他们的最后一次机会。皇后却不领情,觉得皇帝只是为了维护皇家的颜面,太子见两人又要争吵,赶紧跪下认错,两人又闹得不欢而散。王蔺回府后将谢宛如要嫁给太子的事情告诉了王儇,又说当时萧綦救了王儇,王儇还没道谢,他会出面去找萧綦道谢。收起
第5集:谢宛如和太子完婚 王蔺下手毒害皇帝
子澹找到皇帝,主动为了打太子一事请罪,皇帝没有怪罪,子澹又请求皇帝为自己和王儇正式下旨赐婚,皇帝看着子澹,问王儇是否是他一生唯一所爱,子澹毫不犹豫地给了皇帝肯定对回答。皇帝又说,世人皆知,得王氏女者得天下,子澹要娶王儇,是不是也是为了天下,子澹答道,王儇就是他的天下,皇帝对子澹十分满意,承诺会在下个月寿辰时下旨拟诏,只是希望子澹不会后悔,子澹赶紧行礼道谢。王蔺名为到萧綦府上道谢,但实际上还是为了和萧綦结盟而来,为了表明结盟的诚意,王蔺提出要把王儇嫁给萧綦,萧綦以自己出身寒门为由拒绝王蔺,王蔺也不急,只说古有三顾茅庐,自己会再来找萧綦的,希望下一次,萧綦能够答应自己。王蔺走后,宋怀恩的…展开
子澹找到皇帝,主动为了打太子一事请罪,皇帝没有怪罪,子澹又请求皇帝为自己和王儇正式下旨赐婚,皇帝看着子澹,问王儇是否是他一生唯一所爱,子澹毫不犹豫地给了皇帝肯定对回答。皇帝又说,世人皆知,得王氏女者得天下,子澹要娶王儇,是不是也是为了天下,子澹答道,王儇就是他的天下,皇帝对子澹十分满意,承诺会在下个月寿辰时下旨拟诏,只是希望子澹不会后悔,子澹赶紧行礼道谢。王蔺名为到萧綦府上道谢,但实际上还是为了和萧綦结盟而来,为了表明结盟的诚意,王蔺提出要把王儇嫁给萧綦,萧綦以自己出身寒门为由拒绝王蔺,王蔺也不急,只说古有三顾茅庐,自己会再来找萧綦的,希望下一次,萧綦能够答应自己。王蔺走后,宋怀恩的萧綦再三拒绝王蔺有些不解,萧綦十分谨慎,他知道朝堂势力犬牙交错,并不会有天大的好事凭空掉在自己身上,萧綦又吩咐宋怀恩,把王蔺送来的礼物,分给这次阵亡将士的家人。王儇得知谢宛如要嫁给太子后,心中有些愧疚,总觉得是自己害了谢宛如,但谢宛如却已经想开了,嫁给太子总比嫁给萧綦好,她觉得士族女子的命运就是如此,就算时王儇,也逃不掉这样的命运。王儇回府后,子澹在墙外放灯约见王儇,把皇帝下月赐婚的好消息告诉了她,王儇欣喜之余,心里又因为谢宛如的话隐隐担心。很快,太子和谢宛如就匆匆完婚了,但新婚之夜,两人却都不欢喜,太子以为谢宛如还在怪罪自己,但谢宛如却说自己已经接受了命运,以后就把太子当作自己的全部,太子有些感动,对谢宛如也不再那么排斥。郊外,二皇子子律偷偷到一处府邸与桓公见面,从两人交谈间得知,从顾庸被杀,到谢宛如被太子凌辱,这一切都是子律在幕后操作,而皇帝和王谢两家都没把子律放在眼里,都没有怀疑到他的头上,而两人也得知王蔺有些按耐不住要动手了,便决定在暗处坐山观虎斗。王蔺偷偷入宫,把失传已久的传国玉玺交给太子,让太子拿着传国玉玺去讨皇帝的欢心,太子大喜过望,对王蔺言听计从,王蔺让太子赶紧去找皇帝献上玉玺,皇帝见了传国玉玺果然大喜过望,忙命人拿酒来,皇帝没喝几杯,却突然倒了下去。旁边几人赶紧传召御医,经过御医诊治,发现皇帝中了乌头毒,虽然现在没有性命之忧,但因为皇帝长年服食丹药,毒性郁结体内,只能慢慢排解,所以皇帝什么时候能醒,还是一个未知数。因为皇帝是在谢贵妃宫里中毒,皇后便问是不是谢贵妃给皇帝下了毒,御医却说谢贵妃的酒里没毒,反而是玉玺上有一味药引若与,王蔺听闻脸色一变,说既然酒中无毒,那自己喝一口,如果自己身亡,就要太医一家陪葬,太医听出王蔺的威胁,连忙改口说谢贵妃的酒里有毒,皇后见此情形,也明白了下毒一事是王蔺所为,王蔺见太医识趣,便让太医退下了。王蔺告诉皇后,现在她有两条路可走一是告诉群臣,毒是他下的,让王家满门抄斩,二是把脏水泼到谢贵妃身上,皇帝病重,太子监国,王蔺为摄政王,打压谢家,再找机会夺得虎符,与萧綦结盟,把兵权集中在王氏一族,不久之后,皇帝百年,太子便能继位登基。皇后自然选择第二条路,很快,王蔺就到皇帝病榻之前宣布是谢贵妃下毒,皇后也配合王蔺要将谢贵妃下狱,正好王儇也在宫中,她极力想要护住谢贵妃,但却被王蔺叫人拖走了。王儇刚走,萧綦就带着人来护驾。收起

电视剧-古装-排行榜

2庆余年130006
3凤囚凰95498
4水浒传92544
9莽荒纪28268
10武林外传26580

本片看点

相关推荐

哥斯拉大战金刚 普通话版

  • 主演:亚历山大·斯卡斯加德 米莉·波..
  • 地区:美国
  • 类型:动作/惊悚/..

生命之歌

  • 主演:朱丹 杨祐宁 孙坚 魏千翔
  • 地区:内地
  • 类型:都市/爱情
  • 集数:21集
  • 已完结

勇敢的你

  • 主演:陈乔恩 范伟 徐帆 周一围 包贝尔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剧情

真·三国无双 粤语版

  • 主演:古天乐 王凯 古力娜扎 韩庚 吕..
  • 地区:中国香港
  • 类型:爱情/古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