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台(2020)

共:33集已完结

主演:张嘉益 闫妮 宋丹丹 秦海璐 陈小艺 凌孜 尤勇智 孙浩 姬他 李传缨

地区:大陆

类型:剧情/家庭/喜剧

简介:装台人顺子(张嘉益 饰)带领一群精壮汉子组成装台队,在各种舞台演出的幕后辛勤劳动,并以此为契机与五行八作各色人等之间产生种种互动。随着美丽温柔的蔡素芬(闫妮 饰)突然出现在顺子的生活中,为原本沉静如水的装台人的生活带来层层涟漪……

主要演员

张嘉益

张嘉益

闫妮

闫妮

宋丹丹

宋丹丹

分集剧情

1-5集6-10集11-15集16-20集21-25集26-30集31-33集
第1集:顺子终于要回工钱 女儿菊花反对婚事
铁扣和老婆丹姐吵了起来,顺子起来劝架,自己的钱拿不回来就算了,可那些指着工钱生活的农民工实在是不容易,他们的钱自己得给要回去。三人来到二代开的面馆,二代进了铺子见时顺子和铁扣,赶紧说着这顿算自己请客,还换了好酒给他们。这二代父亲是个煤老板,家境不错,为人也精干,顺子很是满意这小子。毛蛋儿确实怀了孕,八叔伤心地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前妻娘家兄弟介绍的对象来找她,八叔嚷嚷着自己才是房东,还进来坐下颇有气势地盯着对方,直是把对方赶了出去。蔡素芬搬着东西来到顺子家,却见到油饼、麻刀和大饼三个兄弟蹲在门口。顺子抱着铺盖回来误以为他们也是来找自己讨钱,三人急忙拿出买的东西赔礼道歉,还嘴甜的叫着蔡素芬…展开
铁扣和老婆丹姐吵了起来,顺子起来劝架,自己的钱拿不回来就算了,可那些指着工钱生活的农民工实在是不容易,他们的钱自己得给要回去。三人来到二代开的面馆,二代进了铺子见时顺子和铁扣,赶紧说着这顿算自己请客,还换了好酒给他们。这二代父亲是个煤老板,家境不错,为人也精干,顺子很是满意这小子。毛蛋儿确实怀了孕,八叔伤心地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前妻娘家兄弟介绍的对象来找她,八叔嚷嚷着自己才是房东,还进来坐下颇有气势地盯着对方,直是把对方赶了出去。蔡素芬搬着东西来到顺子家,却见到油饼、麻刀和大饼三个兄弟蹲在门口。顺子抱着铺盖回来误以为他们也是来找自己讨钱,三人急忙拿出买的东西赔礼道歉,还嘴甜的叫着蔡素芬嫂子。蔡素芬掏出二百块钱让他们去买点菜,留下他们在家里吃饭。油饼一盆水泼在院子里,结果一年轻时尚的女孩儿刚巧进来,这一盆冷水浇下来,恨的她嘶吼着让三人都滚出去。顺子赶紧出来,见着这女子也是一慌。蔡素芬提起行李就出了门,顺子赶紧上去解释,那是他亲亲地闺女刁菊花。刁菊花小时候生母跟着别人跑了,她是担心父亲寻了人也不要自己。她看着跑进来的小黑伤了腿,就借口向顺子大发雷霆,又骂又砸。顺子一边说着自己不怕这个闺女,一边又是拉上窗帘锁上房门,生怕这个泼辣的女儿下来动手。蔡素芬系上围裙给他们煮面,她就这样小心翼翼地在顺子家住下。做好饭的蔡素芬让顺子去叫菊花,顺子皱着眉头极不情愿地站在楼梯上喊了声饭好了,被菊花看了一眼就吓得赶紧回来。顺子吃着饭满面愁容,蔡素芬做的面像他母亲做的味道,这让这么多年一直独身地顺子感到一股温暖。蔡素芬端着面上去给菊花放在门口,可菊花是没有一句好气地让她拿走。一个年轻地男子在刁家村的街道上四处查看想找素芬,八叔盯着他问他是来找人还是找狗,小伙子什么都没说转头离开。菊花虽然脾气暴躁但心肠不坏,她坐着二代的摩托抱着小黑来到宠物店治疗,正好被路边的八叔瞅见,咬牙切齿的八叔誓要为毛蛋儿报仇。顺子来到团里,捐款逃跑的男人被找回,原来这铁扣和外国领队一直追到石家庄才把这个混蛋给带回来,他们是为了给大家讨工钱去的。顺子接到菊花电话,菊花二话不说拿了顺子刚发的钱就要给小黑狗治病,还买下一堆狗粮狗盆,说是不能让狗受罪。八叔来顺子家里找小黑狗,看着素芬喃喃的说道着顺子是个好人,就是摊上这么个坏脾气的女儿欠扁的很。顺子一伙人拿了工钱照例要吃顿面喝点酒,几个兄弟吆喝着把素芳叫出来,他们一起请顿饭就当是给顺子撑撑场面,也好让他们就此定下这关系。铁扣和老婆丹姐吵了起来,顺子起来劝架,自己的钱拿不回来就算了,可那些指着工钱生活的农民工实在是不容易,他们的钱自己得给要回去。三人来到二代开的面馆,二代进了铺子见时顺子和铁扣,赶紧说着这顿算自己请客,还换了好酒给他们。这二代父亲是个煤老板,家境不错,为人也精干,顺子很是满意这小子。毛蛋儿确实怀了孕,八叔伤心地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前妻娘家兄弟介绍的对象来找她,八叔嚷嚷着自己才是房东,还进来坐下颇有气势地盯着对方,直是把对方赶了出去。蔡素芬搬着东西来到顺子家,却见到油饼、麻刀和大饼三个兄弟蹲在门口。顺子抱着铺盖回来误以为他们也是来找自己讨钱,三人急忙拿出买的东西赔礼道歉,还嘴甜的叫着蔡素芬嫂子。蔡素芬掏出二百块钱让他们去买点菜,留下他们在家里吃饭。油饼一盆水泼在院子里,结果一年轻时尚的女孩儿刚巧进来,这一盆冷水浇下来,恨的她嘶吼着让三人都滚出去。顺子赶紧出来,见着这女子也是一慌。蔡素芬提起行李就出了门,顺子赶紧上去解释,那是他亲亲地闺女刁菊花。刁菊花小时候生母跟着别人跑了,她是担心父亲寻了人也不要自己。她看着跑进来的小黑伤了腿,就借口向顺子大发雷霆,又骂又砸。顺子一边说着自己不怕这个闺女,一边又是拉上窗帘锁上房门,生怕这个泼辣的女儿下来动手。蔡素芬系上围裙给他们煮面,她就这样小心翼翼地在顺子家住下。做好饭的蔡素芬让顺子去叫菊花,顺子皱着眉头极不情愿地站在楼梯上喊了声饭好了,被菊花看了一眼就吓得赶紧回来。顺子吃着饭满面愁容,蔡素芬做的面像他母亲做的味道,这让这么多年一直独身地顺子感到一股温暖。蔡素芬端着面上去给菊花放在门口,可菊花是没有一句好气地让她拿走。一个年轻地男子在刁家村的街道上四处查看想找素芬,八叔盯着他问他是来找人还是找狗,小伙子什么都没说转头离开。菊花虽然脾气暴躁但心肠不坏,她坐着二代的摩托抱着小黑来到宠物店治疗,正好被路边的八叔瞅见,咬牙切齿的八叔誓要为毛蛋儿报仇。顺子来到团里,捐款逃跑的男人被找回,原来这铁扣和外国领队一直追到石家庄才把这个混蛋给带回来,他们是为了给大家讨工钱去的。顺子接到菊花电话,菊花二话不说拿了顺子刚发的钱就要给小黑狗治病,还买下一堆狗粮狗盆,说是不能让狗受罪。八叔来顺子家里找小黑狗,看着素芬喃喃的说道着顺子是个好人,就是摊上这么个坏脾气的女儿欠扁的很。顺子一伙人拿了工钱照例要吃顿面喝点酒,几个兄弟吆喝着把素芳叫出来,他们一起请顿饭就当是给顺子撑撑场面,也好让他们就此定下这关系。收起
第2集:顺子终于要回工钱 女儿菊花反对婚事
铁扣和老婆丹姐吵了起来,顺子起来劝架,自己的钱拿不回来就算了,可那些指着工钱生活的农民工实在是不容易,他们的钱自己得给要回去。三人来到二代开的面馆,二代进了铺子见时顺子和铁扣,赶紧说着这顿算自己请客,还换了好酒给他们。这二代父亲是个煤老板,家境不错,为人也精干,顺子很是满意这小子。毛蛋儿确实怀了孕,八叔伤心地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前妻娘家兄弟介绍的对象来找她,八叔嚷嚷着自己才是房东,还进来坐下颇有气势地盯着对方,直是把对方赶了出去。蔡素芬搬着东西来到顺子家,却见到油饼、麻刀和大饼三个兄弟蹲在门口。顺子抱着铺盖回来误以为他们也是来找自己讨钱,三人急忙拿出买的东西赔礼道歉,还嘴甜的叫着蔡素芬…展开
铁扣和老婆丹姐吵了起来,顺子起来劝架,自己的钱拿不回来就算了,可那些指着工钱生活的农民工实在是不容易,他们的钱自己得给要回去。三人来到二代开的面馆,二代进了铺子见时顺子和铁扣,赶紧说着这顿算自己请客,还换了好酒给他们。这二代父亲是个煤老板,家境不错,为人也精干,顺子很是满意这小子。毛蛋儿确实怀了孕,八叔伤心地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前妻娘家兄弟介绍的对象来找她,八叔嚷嚷着自己才是房东,还进来坐下颇有气势地盯着对方,直是把对方赶了出去。蔡素芬搬着东西来到顺子家,却见到油饼、麻刀和大饼三个兄弟蹲在门口。顺子抱着铺盖回来误以为他们也是来找自己讨钱,三人急忙拿出买的东西赔礼道歉,还嘴甜的叫着蔡素芬嫂子。蔡素芬掏出二百块钱让他们去买点菜,留下他们在家里吃饭。油饼一盆水泼在院子里,结果一年轻时尚的女孩儿刚巧进来,这一盆冷水浇下来,恨的她嘶吼着让三人都滚出去。顺子赶紧出来,见着这女子也是一慌。蔡素芬提起行李就出了门,顺子赶紧上去解释,那是他亲亲地闺女刁菊花。刁菊花小时候生母跟着别人跑了,她是担心父亲寻了人也不要自己。她看着跑进来的小黑伤了腿,就借口向顺子大发雷霆,又骂又砸。顺子一边说着自己不怕这个闺女,一边又是拉上窗帘锁上房门,生怕这个泼辣的女儿下来动手。蔡素芬系上围裙给他们煮面,她就这样小心翼翼地在顺子家住下。做好饭的蔡素芬让顺子去叫菊花,顺子皱着眉头极不情愿地站在楼梯上喊了声饭好了,被菊花看了一眼就吓得赶紧回来。顺子吃着饭满面愁容,蔡素芬做的面像他母亲做的味道,这让这么多年一直独身地顺子感到一股温暖。蔡素芬端着面上去给菊花放在门口,可菊花是没有一句好气地让她拿走。一个年轻地男子在刁家村的街道上四处查看想找素芬,八叔盯着他问他是来找人还是找狗,小伙子什么都没说转头离开。菊花虽然脾气暴躁但心肠不坏,她坐着二代的摩托抱着小黑来到宠物店治疗,正好被路边的八叔瞅见,咬牙切齿的八叔誓要为毛蛋儿报仇。顺子来到团里,捐款逃跑的男人被找回,原来这铁扣和外国领队一直追到石家庄才把这个混蛋给带回来,他们是为了给大家讨工钱去的。顺子接到菊花电话,菊花二话不说拿了顺子刚发的钱就要给小黑狗治病,还买下一堆狗粮狗盆,说是不能让狗受罪。八叔来顺子家里找小黑狗,看着素芬喃喃的说道着顺子是个好人,就是摊上这么个坏脾气的女儿欠扁的很。顺子一伙人拿了工钱照例要吃顿面喝点酒,几个兄弟吆喝着把素芳叫出来,他们一起请顿饭就当是给顺子撑撑场面,也好让他们就此定下这关系。铁扣和老婆丹姐吵了起来,顺子起来劝架,自己的钱拿不回来就算了,可那些指着工钱生活的农民工实在是不容易,他们的钱自己得给要回去。三人来到二代开的面馆,二代进了铺子见时顺子和铁扣,赶紧说着这顿算自己请客,还换了好酒给他们。这二代父亲是个煤老板,家境不错,为人也精干,顺子很是满意这小子。毛蛋儿确实怀了孕,八叔伤心地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前妻娘家兄弟介绍的对象来找她,八叔嚷嚷着自己才是房东,还进来坐下颇有气势地盯着对方,直是把对方赶了出去。蔡素芬搬着东西来到顺子家,却见到油饼、麻刀和大饼三个兄弟蹲在门口。顺子抱着铺盖回来误以为他们也是来找自己讨钱,三人急忙拿出买的东西赔礼道歉,还嘴甜的叫着蔡素芬嫂子。蔡素芬掏出二百块钱让他们去买点菜,留下他们在家里吃饭。油饼一盆水泼在院子里,结果一年轻时尚的女孩儿刚巧进来,这一盆冷水浇下来,恨的她嘶吼着让三人都滚出去。顺子赶紧出来,见着这女子也是一慌。蔡素芬提起行李就出了门,顺子赶紧上去解释,那是他亲亲地闺女刁菊花。刁菊花小时候生母跟着别人跑了,她是担心父亲寻了人也不要自己。她看着跑进来的小黑伤了腿,就借口向顺子大发雷霆,又骂又砸。顺子一边说着自己不怕这个闺女,一边又是拉上窗帘锁上房门,生怕这个泼辣的女儿下来动手。蔡素芬系上围裙给他们煮面,她就这样小心翼翼地在顺子家住下。做好饭的蔡素芬让顺子去叫菊花,顺子皱着眉头极不情愿地站在楼梯上喊了声饭好了,被菊花看了一眼就吓得赶紧回来。顺子吃着饭满面愁容,蔡素芬做的面像他母亲做的味道,这让这么多年一直独身地顺子感到一股温暖。蔡素芬端着面上去给菊花放在门口,可菊花是没有一句好气地让她拿走。一个年轻地男子在刁家村的街道上四处查看想找素芬,八叔盯着他问他是来找人还是找狗,小伙子什么都没说转头离开。菊花虽然脾气暴躁但心肠不坏,她坐着二代的摩托抱着小黑来到宠物店治疗,正好被路边的八叔瞅见,咬牙切齿的八叔誓要为毛蛋儿报仇。顺子来到团里,捐款逃跑的男人被找回,原来这铁扣和外国领队一直追到石家庄才把这个混蛋给带回来,他们是为了给大家讨工钱去的。顺子接到菊花电话,菊花二话不说拿了顺子刚发的钱就要给小黑狗治病,还买下一堆狗粮狗盆,说是不能让狗受罪。八叔来顺子家里找小黑狗,看着素芬喃喃的说道着顺子是个好人,就是摊上这么个坏脾气的女儿欠扁的很。顺子一伙人拿了工钱照例要吃顿面喝点酒,几个兄弟吆喝着把素芳叫出来,他们一起请顿饭就当是给顺子撑撑场面,也好让他们就此定下这关系。收起
第3集:神秘人跟踪素芳到刁家村 秦腔团终于迎来新机会
菊花抱着小黑回到家,素芬上去想和她沟通,脾气暴躁地她吼着家里没有素芬待得地儿,自己绝不会让她在这个家里逞威风。顺子回来牵着素芳去应兄弟们的饭局,菊花冷嘲热讽,他当初要是能这么亲热地对待母亲,母亲也不会跟上别人走了。顺子原以为就是兄弟们一起吃顿饭,结果不仅是俄罗斯的舞团,就连铁扣和瞿团长都来了。瞿团长结着这喜庆劲儿,告诉众人秦腔团底下有一场很重要的演出,他们一定要干好了不能掉链子。这下顺子可来了劲儿,赶紧吆喝弟兄们一起给瞿团长和铁扣敬酒。二代虽然不愁吃穿,但作为秦腔团的演员,他一直梦想着有天能站在舞台中央好好的唱回戏。但瞿团长认为他的工地还不够扎实,这秦腔哪是他一个小娃娃随便捏转两下就…展开
菊花抱着小黑回到家,素芬上去想和她沟通,脾气暴躁地她吼着家里没有素芬待得地儿,自己绝不会让她在这个家里逞威风。顺子回来牵着素芳去应兄弟们的饭局,菊花冷嘲热讽,他当初要是能这么亲热地对待母亲,母亲也不会跟上别人走了。顺子原以为就是兄弟们一起吃顿饭,结果不仅是俄罗斯的舞团,就连铁扣和瞿团长都来了。瞿团长结着这喜庆劲儿,告诉众人秦腔团底下有一场很重要的演出,他们一定要干好了不能掉链子。这下顺子可来了劲儿,赶紧吆喝弟兄们一起给瞿团长和铁扣敬酒。二代虽然不愁吃穿,但作为秦腔团的演员,他一直梦想着有天能站在舞台中央好好的唱回戏。但瞿团长认为他的工地还不够扎实,这秦腔哪是他一个小娃娃随便捏转两下就能成的呢。二代自己也清楚,他一直在和老师傅认真学习,期待着有天能成为台柱子。家里没了人,八叔来到二楼找菊花,想要将小黑拿走出气。结果菊花误会八叔要轻薄自己,拿着剪子竟划破了八叔的脸。八叔叫着这可误会大了跑掉,菊花想着自己没了妈父亲又另觅新欢,让人欺负到头上都没个人管,委屈的蹲在墙角哭了起来。众人正热闹着,那个找寻素芳的男子也进了面馆,可大家都喝得浑浑噩噩,就搂住他也灌下不少酒。男子看着腼腆又面带笑容的素芳,一脸的冷漠,喝多了酒的他踉踉跄跄地走出面馆,黑总好心给他个凳子让他坐下喝碗水,他看着素芳坐上顺子的三轮车,两个人往家回去。顺子告诉素芳自己还有个二女儿,叫韩梅。韩梅的父亲出车祸死的早,目前两年前又乳腺癌去世,素芳这才知道顺子原来是结过两次婚,可素芳自己可是一直单身。顺子是个负责的老实人,但他也不强人所难,素芳要是看不上自己也可以去原地儿把领的证退了。素芳可没这么想,她是个实在的女人跟了谁也就认了日子好好过。楼上菊花弹起小时候母亲教自己的白龙马歌曲,顺子上去瞅她却是被她一通指责,还从床下拿出火钳子,说上面已经变淡的血迹是顺子打母亲的铁证。顺子直喊冤枉,根本就是她的母亲用钳子砸了自己的头,他头上现在还留着伤疤。两个人就这么絮絮叨叨了一晚上,看着已经年迈的父亲,菊花的眼中也是心疼和愧疚,可执拗的她却一点也不愿表现出对父亲的依赖。装台的一伙儿人又凑在一起吃早饭,等着顺子一起去秦腔团开工。出力挣钱,挣钱娶媳妇是墩墩的人生目标,可挣钱的速度老赶不上聘礼涨价的速度,众人调侃他不识字没文化,可墩墩练出的红拳打的还是有劲儿。正揶揄着,管后勤的钱科长来慰问他们,声称这次这部戏要是上头看上了就要去南方巡演两个月,让他们做好心理准备。瞿团长向钱科长介绍起用碗碗腔表演的戏剧《人面桃花》,钱科长也懂些戏曲,秦腔他也是略知一二,两个人交谈起来也容易很多。收起
第4集:菊花怒烧顺子素芳结婚证 神秘男子竟成了装台队员
钱科长想见见唱碗碗腔的张老师,瞿团长马上让铁扣去安排,趁机提出秦腔团排练厅需要安装暖气。钱科长提点,这次新上任的领导可是个戏迷,戏演的好了安个暖气可是小事。铁扣好不容易给张老师找了件像样的衣服穿上来了团里,结果因为时间太久钱科长已经离开。瞿团长指责铁扣给张老师穿的戏服就像个旧社会的人,铁扣不爽的回怼,这秦腔现在已经没落,他整的这么清高还不如自己给团里拉节目来的实在。瞿团长不和他争论,只带着老先生一路寻着不小心丢失的乐器上的品。菊花看到素芳数钱算账,过去就拿出了盒子里装着的一塌钱,素芳出言阻止,却被菊花恶语相向。菊花翻看的时候发现了顺子和素芳领的结婚证,她深感自己被再一次抛弃,拿起菜刀…展开
钱科长想见见唱碗碗腔的张老师,瞿团长马上让铁扣去安排,趁机提出秦腔团排练厅需要安装暖气。钱科长提点,这次新上任的领导可是个戏迷,戏演的好了安个暖气可是小事。铁扣好不容易给张老师找了件像样的衣服穿上来了团里,结果因为时间太久钱科长已经离开。瞿团长指责铁扣给张老师穿的戏服就像个旧社会的人,铁扣不爽的回怼,这秦腔现在已经没落,他整的这么清高还不如自己给团里拉节目来的实在。瞿团长不和他争论,只带着老先生一路寻着不小心丢失的乐器上的品。菊花看到素芳数钱算账,过去就拿出了盒子里装着的一塌钱,素芳出言阻止,却被菊花恶语相向。菊花翻看的时候发现了顺子和素芳领的结婚证,她深感自己被再一次抛弃,拿起菜刀就剁向结婚证,把碎纸往灶台一扔,一把火烧成了灰。团里请来设置台景的丁大师,这丁大师的做派是特别拿腔调,吃个午饭都要西餐,还得撑着伞放上音乐。好在顺子是个嘴上溜的人,几句话就把丁大师捧得心事儿顺了起来。顺子回了家,知道了菊花干的好事儿,只得带着素芳一起来到团里避祸。那个神秘的男人又来到顺子家门口往里瞅,被赶来的八叔给哄走。八叔和抱着小黑出来的菊花解释,自己根本没对她有非分之想,而且自己不明不白的挨了一刀,那事儿就此打住了。菊花嘴一撇,刁家村的八叔就此成了名副其实的疤叔。菊花居然为了报复顺子,和二代领了结婚证。二代一直喜欢菊花,可菊花警告他领证的事儿他敢告诉别人,自己饶不了他。二代开着车带着菊花兜风,菊花夸他唱秦腔很有天赋,二代高兴终于有人认可自己的梦想,心里很是高兴。丁大师虽然高傲,但业务能力没的说,三下两下就把舞台的灯光弄的氛围一下子就烘托起来。素芳坐在观众席上看着顺子他们搭台调试灯光,新鲜的不行。老同学给顺子打来电话,菊花又惹事儿了。顺子先是来到宠物店接小黑,这宠物美容护理就花掉了快一千,同学又告诉顺子这菊花在他酒店开房的钱也得他来付。顺子哪里来的那么些钱,他又气又急,只能耍起赖来。神秘的男人竟一路跟着素芳来到团里,墩墩瞅着他的身份证,原来这人叫杨波。墩墩问他,这一堆人在这儿干的是什么活计,杨波只回答搭台二字。收起
第5集:菊花误会父亲放纵自我 顺子做鉴定想获女儿信任
墩墩告诉杨波他们干的活儿是“装台”,是装饰舞台的活儿,还让杨波爬上梯子试炼他的能耐,结果引来误会墩墩照着杨波眼睛就是一拳。做了这么没理的事儿,墩墩只好找顺子商量便把杨波收在了装台队里。黑总把所有的房子都租出去,自己却睡在车里,这么个省钱法实在不像是村里第一个万元户。“有钱管啥用,没人脉啥都不是”,二代说着这句口头禅炸着油条给搞了一晚活儿的团里人们送过来。杨波也正式成了顺子装台队的一员,素芳面无表情的给他盛着豆浆,看不出是认识还是不认识。菊花约着朋友出来,巫英格代来一个谢了顶的谭老板,这戴老板虽然有钱,却是个花花肠子,满口的甜言蜜语和菊花说着,还非说自己是在谈生意。更是在饭后带着两个女…展开
墩墩告诉杨波他们干的活儿是“装台”,是装饰舞台的活儿,还让杨波爬上梯子试炼他的能耐,结果引来误会墩墩照着杨波眼睛就是一拳。做了这么没理的事儿,墩墩只好找顺子商量便把杨波收在了装台队里。黑总把所有的房子都租出去,自己却睡在车里,这么个省钱法实在不像是村里第一个万元户。“有钱管啥用,没人脉啥都不是”,二代说着这句口头禅炸着油条给搞了一晚活儿的团里人们送过来。杨波也正式成了顺子装台队的一员,素芳面无表情的给他盛着豆浆,看不出是认识还是不认识。菊花约着朋友出来,巫英格代来一个谢了顶的谭老板,这戴老板虽然有钱,却是个花花肠子,满口的甜言蜜语和菊花说着,还非说自己是在谈生意。更是在饭后带着两个女孩子去打高尔夫,名义上是教她们打球,其实就是在占便宜。菊花看得明白,却是抱定了破罐子破摔的念头。顺子来找菊花,菊花却一口咬定他要赶自己走,母亲当年就是被他用火钳子打跑的,现在轮到自己了。顺子无奈地回到家,素芳拿出自己存在银行卡里的钱交给顺子让他先把酒店的钱交了。可顺子哪里能够拿着她攒下的钱去霍霍。顺子告诉素芳,自己家里其实有三个兄弟,大哥出去混得不错留在了南方,二哥得了病去世,就剩下自己这个老三。家里条件也不好,菊花的生母也是因为坏了名声才跟了自己。心里瞧不上顺子的她后来跟着别人走了,撇下菊花全靠顺子一个人养大。偏是这么善良地父亲,被女儿一直怨恨,真是让人心寒。顺子思来想去一晚上,决定得想个办法把菊花从酒店带回来,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她明白当年的真相。他拿上火钳子要去医院,对上面的血迹和自己进行DNA比对。在被告知要去司法机关才能做检测后,倔脾气的他还真拿着火钳子去了公安局。杨波买了东西求疤叔帮忙寻一套住处,黑总将一套房子出租给他,这房子正好在顺子家对面的楼上。窗口上一望,顺子家的院子就看的清清楚楚。靳导演来到演出厅对节目进行最后的排练,性情豪爽的她被顺子逗得是哈哈大笑,但干起活来也是认真的很。彩排一结束,靳导就拦住了瞿团长,让他赶紧下个决定。收起

电视剧-排行榜

3烈火如歌148052
4镇魂87500
7红楼梦79253
8鬼吹灯77924
9凤囚凰77673

本片看点

相关推荐

迷妹罗曼史

  • 主演:闫妮 盛一伦 于小彤 郭姝彤 周..
  • 地区:大陆
  • 类型:喜剧/爱情

对你的爱很美 双爸夺女大作战

  • 主演:张嘉益 沙溢 刘敏涛 孙浩 宋丹..
  • 地区:大陆
  • 类型:剧情/喜剧/..
  • 集数:3集
  • 连载中

山海情(配音版)

  • 主演:黄轩 张嘉益 闫妮 黄觉 姚晨 陶..
  • 地区:内地
  • 类型:农村剧
  • 集数:23集
  • 已完结

对你的爱很美 DVD版

  • 主演:张嘉益 沙溢 刘敏涛 孙浩 宋丹..
  • 地区:大陆
  • 类型:剧情/喜剧/..
  • 集数:27集
  • 连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