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香(2019)

共:36集已完结

主演:傅晶 盖克 何音

地区:大陆

类型:农村/爱情

简介:因两家人的宿怨,导致麦香和青梅竹马的恋人云宽的感情没有结成正果,最后只能与参军的金天来结了婚。父母去世后,麦香独自扶养年幼的弟弟和女儿,后来丈夫又在部队牺牲,麦香又因误会,陷入一系列风波。

主要演员

傅晶

傅晶

盖克

盖克

何音

何音

分集剧情

1-5集6-10集11-15集16-20集21-25集26-30集31-35集36集
第1集:麦香比武招上门女婿 云宽复员回村委会
麦香出身军人家庭,是落雁滩大队书记麦子黄的女儿,平日在渡口撑船摆渡,漂亮能干,是村里众多小伙子爱慕的目标。但麦香心里早已忠情青梅竹马的云宽。这日,麦香在镇上被不学无术的冯锁子拦住,打趣她比武招亲的事,麦香嫌恶地躲避。她没走几步,突然看到背着行李的云宽向自己走来,离麦香不远处的同学陶二兰也看到了云宽,但云宽的眼里只有麦香,他急步向麦香跑去,告诉她:自己复员了!这让自小有军人情节的麦香倍感失落, 气得一掉头跑了。云宽追到河边,两个热恋中的人儿久别重逢,紧紧拥抱。麦香告诉云宽,自己在村里比武招亲的条件都是冲着他提的,却没想到云宽复了员,云宽打趣麦香自己做个套把自己套进去了,但他有信心见招拆…展开
麦香出身军人家庭,是落雁滩大队书记麦子黄的女儿,平日在渡口撑船摆渡,漂亮能干,是村里众多小伙子爱慕的目标。但麦香心里早已忠情青梅竹马的云宽。这日,麦香在镇上被不学无术的冯锁子拦住,打趣她比武招亲的事,麦香嫌恶地躲避。她没走几步,突然看到背着行李的云宽向自己走来,离麦香不远处的同学陶二兰也看到了云宽,但云宽的眼里只有麦香,他急步向麦香跑去,告诉她:自己复员了!这让自小有军人情节的麦香倍感失落, 气得一掉头跑了。云宽追到河边,两个热恋中的人儿久别重逢,紧紧拥抱。麦香告诉云宽,自己在村里比武招亲的条件都是冲着他提的,却没想到云宽复了员,云宽打趣麦香自己做个套把自己套进去了,但他有信心见招拆招。麦香最担心的是两家父亲有矛盾,云宽一回来两人相爱的事情就会露馅,云宽却信心满满,称自己一定能搞定。麦香父亲麦子黄书记听村长柳乾坤说云宽回来了,他一言不发,乾坤劝说麦书记和云宽父亲云旺山一起参军一起结婚,还给儿女订了娃娃亲,不该记这些宿怨,麦子黄则气愤当年云旺山贪污公款罪大恶极,乾坤解释那是三年自然灾难,云旺也是因孩子们饿得不行才做了糊涂事。乾坤想让云宽复员后进村委会,麦书记让他自己定夺。云宽和麦香见过面后立即回了家,他母亲早已过世,家里就哥哥和父亲两人,云宽将当兵三年的复员安置费全部交给父亲云旺山保管。这时村长柳乾坤来了,动员云宽到落雁滩村委会,云宽满口答应,他认为农村建设好了不比城里差,柳乾坤高兴地通知他明天就到岗。麦香回家和妈妈聊起了云宽,妈妈觉得他们小时候挺好的,只是后来两家闹矛盾,二人也疏远了。晚上,她告诉麦香,李家渡的李三多来提亲了,今年的征兵他也报上名了,麦香看不上李三多,称当时提出的参军条件是因为自己没参上军赌气的,现在觉得复员转业的军人都可以,父亲也认同这一点,麦香一听心里窃喜。晚上,妈妈私下问麦香的想法,麦香称自己刚开始提的条件太较劲了。妈妈看着满墙的奖状告诉麦香,她爷爷当年是新四军,为了救村里的老百姓被鬼子活活烧死在槐树下,鬼子还把他们的老屋也烧了,后来村里了为了纪念他爷爷,将槐树砍了送给他们,他们还在梁上挂了块红绸,目的是让麦家的子孙记住,麦家是有光荣传统的,那就是麦家的男儿要当兵!后来麦香爷爷牺牲后把大伯送到了战场,大伯牺牲后又把麦香的爸爸送去参军,后来他转业回来当了大队书记,麦香也遗憾自己是女孩当了不兵,所以才招上门女婿。另一边的云宽叫来父亲和哥哥,郑重宣布自己和麦香的恋情,父亲云旺山坚决不同意,气愤当年在部队他和麦子黄是最好的兄弟,一起当兵一起提干,但万没想到麦子黄后来踩着自己往上爬,让他把党籍军籍全丢了,他放下狠话:云宽若想娶麦子黄的女儿除非自己死了。云宽无奈之下只好陪父亲喝酒,趁着父亲有了醉意求他答应自己和麦香的事,旺山爽快答应,云宽心花怒放。次日,麦香去渡口前交待妈妈再有提亲的直接回绝。她来到渡船后,云宽早在等候,麦香得知云宽的父亲同意了,也兴奋地告诉云宽,自己父亲也认为复员的军人也是兵,应该问题不大。云宽从渡口回来碰到了同学陶二兰,二人正在打招呼,金天来走了过来,他看到云宽后立即拉着他到镇上喝酒。天来今年赶上了征兵的末班车,只等武装部的通知。云宽告诉天来自己和麦香的事快成了,天来劝他趁热打铁,千万不能让别人钻了空子,云宽自信他与麦香的感情任何人都撬不动。麦香的好友刚在镇上看到陶二兰和云宽套近乎,立即跑到渡口告诉麦香要提防陶二兰,因为她初中时就喜欢云宽,整日对他献殷勤。果然,陶二兰在镇上碰到云宽后立即向姑姑陶希妹打听麦香的事,她听说麦香提的条件是当兵还要入赘,便提议让自己的三哥,也就是姑姑的三儿子天来去提亲。云旺山来到渡口准备过江,但看到麦香在撑船后掉头就走,麦香好心拦住旺山叔让他上船,倔强的旺山却直截了地告诉她死了这条心,她和云宽的事成不了,别妄想让云宽当上门女婿,把他们家的光荣牌匾挂到麦家门上。云旺山回到家后,陶二兰登门拜访,手脚勤快地帮旺山干活,很快博得旺山好感。二兰坦言云宽当年在班里出类拔萃,很多女生喜欢她,她问起云宽和麦香的事,旺山告诉她自己坚决不同意,二兰一听心里窍喜,起身告辞。村委会,云宽听柳乾坤说村里还没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有些着急,因为十一届三中全会党中央已经明确号召要落实此政策,柳乾坤称这事乡长让等省里通知。云宽下班后,麦香在村委门口等他,迫不及待给他说了旺山叔的态度,云宽一听急了,立即回家去问父亲昨晚说的话是否作数,旺山根本不认那些醉话。麦子黄回来后,听妻子琴宝说冯锁子上门提亲,气愤他这个二流子也敢来,琴宝告诉他,女儿说了提亲的事一概回绝,麦子黄不知道麦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晚上,冯锁子来到渡口趁着没人调戏麦香,幸好被赶到的云宽看到,将他一顿暴捧,之后麦子黄来了,看到云宽后黑着脸让女儿跟自己回家。到家后,麦子黄质问女儿和云宽的事,麦香坦言他们已经相好好几年了,麦子黄气愤既如此她何必要比武招亲,琴宝见父女俩吵起来立即来打圆场,麦子黄气呼呼地进了屋。收起
第2集:云旺山不同意儿子婚事 与麦香父亲矛盾升级
琴宝得知女儿和云宽的感情后,也认可云宽的人品,只是无奈麦子黄太倔,自己做不了他的主。她问麦香的提亲条件是不是真的,麦香称自家里那块匾摘下后,爸爸像丢了魂似的,所以她想用自己的办法把那匾再挂起来,却没想到这么艰难。次日,云宽来到渡口找麦香商量,建议等两家父亲消消气再说。他回到村委会后,柳乾坤让云宽到大队部找麦书记问分组的事。天来母亲陶希妹听了侄女陶二兰的话后动了心,趁天来去了茶园,她和天来父亲商量麦家提出来的几个条件天来条条都符合,天来父亲建议她去问下麦香母亲琴宝的口风。陶希妹立即来到麦家,劝琴宝考虑自己的三儿子天来,因为她有四个儿子,入赘一个还有三个,主要在于自己喜欢麦香,琴宝也同样…展开
琴宝得知女儿和云宽的感情后,也认可云宽的人品,只是无奈麦子黄太倔,自己做不了他的主。她问麦香的提亲条件是不是真的,麦香称自家里那块匾摘下后,爸爸像丢了魂似的,所以她想用自己的办法把那匾再挂起来,却没想到这么艰难。次日,云宽来到渡口找麦香商量,建议等两家父亲消消气再说。他回到村委会后,柳乾坤让云宽到大队部找麦书记问分组的事。天来母亲陶希妹听了侄女陶二兰的话后动了心,趁天来去了茶园,她和天来父亲商量麦家提出来的几个条件天来条条都符合,天来父亲建议她去问下麦香母亲琴宝的口风。陶希妹立即来到麦家,劝琴宝考虑自己的三儿子天来,因为她有四个儿子,入赘一个还有三个,主要在于自己喜欢麦香,琴宝也同样喜欢天来,二人一拍即合。陶二兰等在路上,看到云宽后故意向他说起自己三哥向麦香家提亲的事,云宽听了后立即跑到茶园找天来算帐,天来一头雾水,转而一想可能是母亲,拔腿就往家跑。他回到家弄清楚事情缘由后坚决不同意,埋怨母亲不该擅作主张,让自己夹在麦香和云宽中间里外不是人。陶希妹却认为两家门当户对,这时陶二兰来了,她替姑姑去劝三哥,鼓励天来不能放弃大队书记的女儿,还笑他太傻,哥们义气根本不值钱,等他后悔就来不及了,天来听了她的话气得一跺脚出了门。另一边的麦香听说天来提亲的事后,也明确向父母表示天来和自己不合适,妈妈劝她说提亲的人属天来最合适,强势的麦子黄也表示赞同,麦香气得跑出了门。云宽来到渡口安慰麦香,天来的事只是他父母一厢情愿,麦香苦恼当初提亲的条件是自己提出来的,本以为云宽提干的事成了就水到渠成了,没想到云宽复员了,父亲就有了理由不同意。麦香提议让云宽牵着自己的手到家里和父母谈一谈,憨直勇敢的云宽满口答应。晚上,麦香带着云宽一起回家,云宽拉着麦香的手告诉两位长辈,二人两情相悦,自己想娶麦香,麦子黄听了黑着脸一言不发,云宽好言相劝,称世上没有解不开的结,琴宝也从旁劝说,麦子宽称女儿找人要符合条件才行,云宽表态自己复员也是军人,家里的军属牌子也可以拿过来。麦子黄告诉他,他父亲同意云宽入赘麦家再说,否则免谈,只给他三天时间,云宽兴奋地保证期限内攻克敌人堡垒。麦香送云宽出门后,才发现他紧张得一头汗,云宽表示为了麦香,自己上刀山下火海也会一路往前冲,两人在门口深情相拥。云宽回家向父亲说明了麦叔的态度后,云旺山气愤麦子黄这是欺负人,告诉二个儿子今后谁在家里提麦家就不是自己儿子。第二天,天来父亲因为麦香的事拿着扁担在院子里撵着天来打,他生气儿子不识好歹,麦香这么好的姑娘都不要,这时陶二兰来到院里,告诉姑父三哥是为了云宽的哥们情义才不答应,他们一定要在三哥当兵之前把这事拿下。村委会,柳乾坤提醒云宽,陶二兰最近常到他家帮他父亲干活,一定是看上云宽了,云宽深感意外,但他明白自己的心意。他提议乾坤叔尽快在村里推行土地联产承包责任制,只有土地承包的事落实了,农民积极性才能调动起来,而且产量上去了农民的日子才能红火起来。柳乾坤担心集体财产的分配,云宽建议归集体统一调配,他坦言村干部的思想还是不够开放,应该把改革的福利赚到手分发给大家,有责任领导干部担着,而且麦书记也支持他们抓落实。陶二兰又给云旺山拿来了酒和菜,还主动给他们做饭,云旺山也感叹家里是该有个女人了。二兰做完饭后,旺山问起她和云宽的事,二兰坦言自己喜欢云宽,只是云宽喜欢的是麦香,旺山表示云宽和麦香的事成不了,二兰的事他来给儿子说。渡船上,麦香将自己绣的鞋垫送给云宽,高兴父亲的态度转变了,妈妈也一直支持云宽。云宽却苦恼自己父亲的态度强硬,他得抓紧最后的两天时间了,云宽让麦香用亲吻给自己力量,两人在渡口笑作一团。云旺山在村头下象棋,村民们问起他云宽要到麦家当上门女婿的事,旺山矢口否认,称除非麦子黄当着众人的面给自己下跪,没想到麦子黄正好路过听到了这句话,他气得悻悻离开,旺山也一气之下推了棋盘。晚上,麦子黄还是一肚子气,麦香不知情,回来兴冲冲地说云宽明天一早就让他爸到家里来。麦子黄告诉女儿,她和云宽的事还是算了。琴宝眼里含泪告诉了女儿白天棋场上的事,她父亲平生最要面子,但云旺山却借着麦香和云宽的事,把麦子黄的面子扯下来当抹布踩,他说的狠话连自己都听不下去,麦香听了生气得掉头就走。收起
第3集:麦香云宽私奔 云父以死相逼
晚上,云宽对父亲好言相劝,从婚姻自由讲到党性原则,希望父亲成全自己和麦香的感情,麦旺山却软硬不吃,并威胁儿子若一意孤行就和他断绝父子关系。要让自己同意,除非他和陶二兰订婚,云宽坚决不同意,这时麦香来到云家门口听到这番话闯了进来,旺山当着麦香的面再一次斩钉截铁地说他不同意。麦香称当年两家长辈的恩怨她不想妄加评论,只希望旺山叔不要把气撒在云宽身上,还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羞辱他爸,这件事她做为女儿不会不管不问,若以后旺山叔再这么做,她也不会客气。旺山一听站起来撂下一句话:她和云宽的事死了这条心,云宽若敢娶她,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麦香一听含泪跑出了门。云宽赶紧去追,麦香在大桥上哭着对云宽提出了分…展开
晚上,云宽对父亲好言相劝,从婚姻自由讲到党性原则,希望父亲成全自己和麦香的感情,麦旺山却软硬不吃,并威胁儿子若一意孤行就和他断绝父子关系。要让自己同意,除非他和陶二兰订婚,云宽坚决不同意,这时麦香来到云家门口听到这番话闯了进来,旺山当着麦香的面再一次斩钉截铁地说他不同意。麦香称当年两家长辈的恩怨她不想妄加评论,只希望旺山叔不要把气撒在云宽身上,还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羞辱他爸,这件事她做为女儿不会不管不问,若以后旺山叔再这么做,她也不会客气。旺山一听站起来撂下一句话:她和云宽的事死了这条心,云宽若敢娶她,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麦香一听含泪跑出了门。云宽赶紧去追,麦香在大桥上哭着对云宽提出了分手,面对双方父亲的强硬态度,她感到无能为力。云宽建议两人暂时离开落雁滩一段时间,也许回来后事情就有转机了。麦香问起云宽和陶二兰的事,云宽告诉她根本是父亲一厢情愿,麦香思忖片刻终于答应了云宽。次日一大早,云宽就拉着麦香一起到渡口乘船去省城,没想到他们在路上恰被陶二兰看到,二兰立即跑到云旺山家告密,旺山听闻带着云宽大哥拔腿就往渡口跑,二人到时,云宽和麦香已经撑船离岸一段距离了,旺山见云宽不回头,一气之下跳下江以死相逼,云宽见状立即跳船去救,很快和大哥、二兰把父亲救上岸送到乡卫生院。麦香回到家告诉父亲这件事后,麦子黄气得要打女儿,幸亏妈妈护着麦香,埋怨孩子也是被他们两个倔老头气得走投无路了才这么做的,麦香从小到大都听他的话,只这件事没遂他的意而已,麦子黄一听也不忍再下手。另一边的旺山在医院醒来后,执意拔了输液的针头寻死觅活,逼着云宽给他表态,云宽被父亲的不可理喻气得无计可施。柳乾坤到乡政府开会,看到麦子黄后劝他和旺山给两个孩子一个台阶下,否则最后受伤的是孩子们。旺山吵着要出院,云宽只好把父亲接回了家。但旺山回到家后拒绝吃药,陶二兰殷勤伺候,旺山悄悄告诉二兰,自己会帮她,陶二兰听了求之不得。晚上,麦子黄来到渡口接麦香,自责自己转业后没为女儿做过什么,只想她嫁个好人家,麦家三代就她一个闺女,两个弟弟还小,自己把麦香当儿子养,总希望她能够顶门立户,所以才提了那些条件,现在他觉得女儿的幸福最重要,为了麦香,他决定拉下这张老脸,明天去找旺山好好谈谈,麦香听了心里暖暖的。第二天,旺山不吃饭闹绝食,逼云宽和麦香断了和二兰订亲,大哥也从旁劝说,云宽断然拒绝。这时麦子黄提着酒来看旺山,旺山一听他来了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黑着脸坐到院子里,麦子黄劝他别当孩子们的绊脚石,要学会放手,而且现在婚姻自主,感情的事应该让孩子们自己作主。旺山却根本听不进去。而此时此刻的麦香在家里也是忐忑不安,琴宝告诉女儿,旺山和他父亲的恩怨是个死结,麦香一听不放心爸爸,立即就往云家赶。云宽生气父亲对麦子黄的态度,旺山则咆哮着自己没他这个儿子。他指责麦子黄整得自己一辈子抬不起头,如今还想治自己于死地,指使闺女来让云宽入赘,好把他家里的光荣牌匾挂到麦家,他休想把自己的儿子拐跑。这时麦香跑来了。麦子黄义正言辞地说,当年他向上级反映情况到现在也没有后悔过,云宽和麦香走也是自己同意的,旺山气极了,口不择言地骂麦子黄是个混蛋,他这辈子都不会让云宽娶麦香,麦子黄也被激怒了,发誓永远不跨进云家,说完拉着麦香就走。出门后,麦子黄气自己多此一举,何苦来低这个头,他告诉女儿,旺山的这个态度,她和云宽的事根本成不了。旺山在家里也是憋着一肚子气,他告诉两个儿子,自己当年是犯了错误,但做为一个父亲,他别无选择,如果不那么做,他们两个早饿死了,当时部队马上就要提协理员了,他当然知道部队的纪律,但他看着两个孩子饿得脱了相,头脑一热,就把钱、粮票和粮食都寄回来了,麦子黄知道这件事后向组织汇报,让他的党籍军籍全都没了,还被遗送回老家。旺山哭着说,麦子黄但凡有一点兄弟情义就不能把事做这么绝,现在他为了女儿找上门来,让自己认了当年的事,还不如让他死了。云宽见这件往事让父亲这么痛苦,不好再劝,只能软语安慰。麦香回家将父亲找旺山的结果告诉妈妈后,妈妈告诉她,1962年那件事的来胧去脉她非常清楚,当时事情出了后她曾劝麦子黄不要去告,但麦子黄一辈子耿直,认为旺山丢了部队的脸执意去告发,两家由此结下了怨气。晚上,云宽把麦香叫到渡口,埋怨她爸爸太过份,讲原则也不能不讲情面两败俱伤。麦香则生气自己父亲主动去和解,云宽爸爸却不依不饶,如今云宽竟也是这样的觉悟袒护他,云宽一听恼了,认为麦香看不起自己,麦香哭了觉得云宽这样不体谅以后怎么相处,云宽在气头上,口不择言地说麦香是不是不想处了,说完掉头就走,留下了眼泪汪汪的麦香。云宽回到家里后,旺山气性太大,喘不上气,他趁机逼迫云宽答应自己的条件,云宽大哥也在一旁给云宽施压,云宽生怕父亲有闪失,万般无奈之下只好点了头。收起
第4集:云宽与陶二兰订婚 麦子黄车祸去世
麦香来乡卫生院看望旺山叔,远远地看到云宽和陶二兰站在医院门口,二兰瞥见麦香后故意亲热地拉着云宽的手,把麦香气跑了。云宽坦言对二兰没有感情,奇怪她怎么把自己父亲糊弄了,二兰称自己有追求爱情的权利,而且亲也是他们云家提出来的,云宽若反悔就当着他父亲面说,云宽一听立即偃旗息鼓,乖乖进了卫生院。二兰随即追上麦香,告诉她云宽给自己求婚了,她一直喜欢云宽,本以为云宽和麦香好了,没想到云宽今天告诉她,就想找个过日子的人,而且还说明天要来家里提亲。麦香一听大吃一惊,掉头就走。云宽在病房窗口看到麦香在楼下买水果,不敢面对她,央求大哥下楼拦住麦香,大哥下楼告诉麦香,云宽已答应爸爸明天要到二兰家提亲,麦香…展开
麦香来乡卫生院看望旺山叔,远远地看到云宽和陶二兰站在医院门口,二兰瞥见麦香后故意亲热地拉着云宽的手,把麦香气跑了。云宽坦言对二兰没有感情,奇怪她怎么把自己父亲糊弄了,二兰称自己有追求爱情的权利,而且亲也是他们云家提出来的,云宽若反悔就当着他父亲面说,云宽一听立即偃旗息鼓,乖乖进了卫生院。二兰随即追上麦香,告诉她云宽给自己求婚了,她一直喜欢云宽,本以为云宽和麦香好了,没想到云宽今天告诉她,就想找个过日子的人,而且还说明天要来家里提亲。麦香一听大吃一惊,掉头就走。云宽在病房窗口看到麦香在楼下买水果,不敢面对她,央求大哥下楼拦住麦香,大哥下楼告诉麦香,云宽已答应爸爸明天要到二兰家提亲,麦香一听如五雷轰顶,失神地把水果散落了一地。云宽见状心痛地攥着拳头打窗户栏杆,这时柳乾坤来看旺山正好路过,听云宽说了和二兰的事后提醒他这世上没有卖后悔药的,云宽听了无助地蹲在地上抽泣。陶二兰从卫生院回来路上碰到天来,她兴高彩烈地告诉了天来,云宽向自己提亲的事。天来担心麦香,来到渡口陪她,麦香却想自己静静,打发走了天来。天来又来到卫生院,指责云宽没有主见,他爸一逼他就改主意,是否想过麦香比他自己痛苦一百倍,云宽无言以对。麦子黄来到渡口告诉麦香,自己妥协找旺山,都是为了女儿好,没想到最后旺山还是把云宽拿住了。他自责不该让女儿提那些条件,麦香冷静地说提不提都是一样的结果,她伤心的是和云宽好了三年,他却连招呼都不打就答应父亲和别人订婚了,连一个解释都不给自己。陶二兰给姑姑说了和云宽订亲的事后,姑父猜到这件事是旺山捧打鸳鸯,不是云宽的本义。但他和妻子转而又觉得这样一来自己儿子天来和麦香的事也就有希望了。晚上回到家,麦香一遍遍回想着与云宽相爱的点点滴滴,忍不住泪流满面,她哭着告诉妈妈,云宽说过一辈子都不会离开自己的,琴宝心疼地把女儿揽入怀中安慰。另一边的陶希妹和丈夫劝天来答应和麦香的事,天来却表示不想被别人当枪使,坚决不答应。次日,好友在路上看到麦香失魂落魄的样子,准备陪她到渡口,二人突然看到云宽和父亲拿着提亲的礼品出了门,麦香忍不住潸然泪下。云旺山提着礼物和云宽上陶二兰家提亲,二兰父母对云宽非常满意,提议早点让两个孩子把证领了,二兰怕云宽打退堂鼓,掩饰说云宽刚进村委会事情比较多,二兰父母这才答应缓缓也可,云宽谎称村委会有事告辞先走了。他来到渡口远远地看着麦香,麦香视若不见。云宽心里苦闷,一个人来到饭馆借酒消愁,天黑后,天来找到了他,云宽生气自己简直不是人,明明不喜欢二兰为何要提亲,他担心麦香想不开,让天来帮自己劝劝她,天来认为现在只有云宽能安慰麦香,云宽却知道自己根本做不到。第二天,麦子黄准备骑自行车到市里开会,传达联产承包的事,麦香建议父亲赶紧落实,因为大家都盼着联产承包,只有土地承包大家的收成好了日子才能红火。这时电闪雷鸣,眼看要下暴雨,麦香叮嘱父亲路上小心,麦子黄不让女儿到渡口撑船了,怕雨天涨水不安全。很快大雨倾盆,村委会里,柳乾坤埋怨云宽的决定太草率,哪怕缓一缓也不该投降,现在连回旋的余地都没有。云宽一听心里不是滋味,拿起雨衣就往渡口跑,他没见到麦香,绝望地跌坐在渡口,大喊着自己后悔了!此时此刻的麦子黄正冒着大雨骑自行车到市里,他途经大桥时不幸被一辆拉砖的拖拉机撞倒翻下了桥,后来被路过的天来看到救了起来并送到了乡卫生院。云宽晚上听说麦书记住院,要去看望时被二兰告之病情稳定,而且现在麦香和天来守着,加上父亲一直让他陪护,云宽终究没脱开身。麦香和妈妈赶到卫生院后,医生告诉他们:麦子黄是脑溢血,多亏天来冒雨送医,否则后果不堪设想。柳乾坤得知情况后也赶来看望。次日一早,麦子黄病危,云宽在村委会听柳乾坤说麦书记还没脱离危险,立即往卫生院赶。麦子黄临终前告诉麦香,天来是个好孩子,她能嫁给天来自己就放心了。妈妈求麦香答应父亲的遗愿,麦香无奈之下点了头。她跑到卫生院门口拦住天来问,他如果喜欢自己就告诉爸爸要娶她,天来见麦香满脸是泪立即答应。这一幕恰好被赶到的柳乾坤和云宽看到。收起
第5集:天来入伍离家 云宽提出退婚
天来随麦香来到麦子黄病床边,告诉他自己愿意娶麦香,也愿意入赘,回头会把光荣军属的牌子也挂到麦家,麦子黄欣慰地将女儿的手交到天来手中,安心地去世了!刘琴宝和麦香悲痛欲绝,觉得麦家的天塌了!麦子黄出殡那天,云旺山没有去送,他拿着二人当兵时的老照片伤感地告诉大儿子云哲,他们几十年的恩怨就此了结了,麦子黄13岁就当了儿童团团长,和自己一块打土豪斗地主,谁欺负自己了他总是头一个替自己出气,一块地瓜干二人都要掰开吃。后来又一起当兵提干,如今麦子黄一走他的心里也空了。旺山说完老泪纵横,感叹道一切都没有了!琴宝心里不踏实,怕麦香答应天来委屈了自己,但想着云宽最终也把麦香伤了,而天来厚道实在而且救过麦香…展开
天来随麦香来到麦子黄病床边,告诉他自己愿意娶麦香,也愿意入赘,回头会把光荣军属的牌子也挂到麦家,麦子黄欣慰地将女儿的手交到天来手中,安心地去世了!刘琴宝和麦香悲痛欲绝,觉得麦家的天塌了!麦子黄出殡那天,云旺山没有去送,他拿着二人当兵时的老照片伤感地告诉大儿子云哲,他们几十年的恩怨就此了结了,麦子黄13岁就当了儿童团团长,和自己一块打土豪斗地主,谁欺负自己了他总是头一个替自己出气,一块地瓜干二人都要掰开吃。后来又一起当兵提干,如今麦子黄一走他的心里也空了。旺山说完老泪纵横,感叹道一切都没有了!琴宝心里不踏实,怕麦香答应天来委屈了自己,但想着云宽最终也把麦香伤了,而天来厚道实在而且救过麦香父亲一命,她最担心的是麦香心里还放不下云宽,麦香告诉母亲,自己答应的事不会变,天来也向自己表白了,琴宝这才放了心。另一边的金天来也让父母到麦家提亲,母亲陶希妹求之不得。次日,金家就按习俗拿了订亲礼到麦家订了这桩婚事。双方约定,三年后无论天来提干还是复员,都让二人完婚。这时柳乾坤来通知天来次日到武装部领军装。云宽在村委会听柳乾坤说了麦香订亲的事后后悔不已。这时麦香的好友何翠姑跑来对云宽兴师问罪,指责他不珍惜麦香,拿刀子往她心上捅。二人正在争执,陶二兰来了,她一进门就和翠姑吵了起来,还差点动起了手,云宽心烦意乱,将两个人都撵了出去。懂事坚强的麦香见母亲终日消沉,安慰她说家里的日子以前怎么过,现在还怎么过,等弟弟麦田和麦收长大了就会好的。天来当兵要走了,他胸前戴着大红花,被乡亲们族拥着敲锣打鼓把“光荣军属”的牌匾挂到了麦家,天来向乡亲们表态一定到部队好好干,不负众望。麦香撑船送天来过江,叮嘱他戴上了领章和帽微拍张照片寄给自己。为补贴家用,麦香到镇上卖鸡蛋,冯锁子见她的摊无人光顾,就帮麦香大声吆喝叫卖,这一招果然奏效,不到十分钟麦香的一篮子鸡蛋就被抢购一空。这时陶二兰拉着云宽逛街,看到了麦香,她故意上前和冯锁子打招呼,眼睛却死死地盯着云宽和麦香,看到云宽对麦香温柔的眼神,二兰没好气地提醒云宽人家有主了,云宽则警告她以后再说这种话,他们就完了!一个月后,天来给麦香寄来了照片和信,告诉麦香会听她的话:好男儿志在四方,定会在部队好好干,争取早日入党立功。陶二兰到云宽家殷勤地烙了饼,云宽却根本不吃。这时天来的弟弟天星跑来告诉二兰,她父亲生病了,旺山支使云宽骑自行车送二兰回家。晚上,麦香出神地看着天来穿军装的照片心里暖暖的。突然妈妈过来告诉她,麦田在抽风,麦香急得抱起弟弟就往乡卫生院跑,正好半路碰到送二兰回来的云宽,云宽见状二话不说赶紧用自行车拉着麦香去医院。医生后来告诉他们,幸亏送的及时麦田脱离了危险,但还需要住院观察,云宽抢着交住院费,麦香婉言拒绝,让他早点回去。次日一早,麦香走出病房看到云宽没走,还守在外面,云宽让麦香以后有事找自己,麦香不愿多说,只催促他早点回去。二人在卫生院门口分别时恰好被前来给父亲抓药的陶二兰看到,二兰看着云宽眼神里满是对麦香的心疼,等云宽走过来她生气得冲上去找其理论,云宽解释事由二兰也根本不听,云宽生气她不可理喻,索性说自己不光送麦香姐弟去医院,还陪了她一晚上,说完骑上车一走了之。二兰正在气头上,正好碰到琴宝和陶希妹来医院看麦田,琴宝见二兰的样子识趣地先上楼了,二兰迫不及待地向姑姑诉苦,说云宽欺负了他。琴宝到医院听麦香说了昨晚的事后,明白了二兰生气的原因,她提醒麦香二兰是个厉害人,以后她尽量少和云宽接触以避免惹来麻烦。陶二兰气不过,追到村委会,指责云宽吃着碗里看着锅里,柳乾坤见二人吵了起来,劝二兰说乡里乡亲的云宽帮忙也在情理之中,她不该为这件事和云宽生气,二兰一听气得扭身走了。柳乾坤苦笑云宽弄了个扎手的刺猬。麦田出院了,琴宝觉得欠了云宽人情,本该好好谢谢他,麦香却怕惹来麻烦。云宽下班后到竹林找到父亲,提出和二兰退婚,因为他一见二兰就烦,旺山承认自己当初一门心思不让儿子和麦香来往有点过份,但劝云宽现在订婚了就不能反悔,云家丢不起这人,而且他知道云宽嫌弃二兰就是想和麦香重归于好。但他不要忘记,天来是拿着金家的光荣牌匾聘的媳妇,全落雁滩的人都知道,而且麦香也是有脾气的,不会任由云宽说分就分就合就合。二兰回到家里后,妈妈也劝她说这事是她做的不对,云宽是有脾气的人,她应该学聪明点,把云宽的心捂热了,以后的日子才能过好。这样整天找事,会让他下来台,二兰当即决定立即回趟落雁滩,换个方式和云宽相处。收起

电视剧-排行榜

3烈火如歌148052
4镇魂87500
7红楼梦79253
8鬼吹灯77924
9凤囚凰77673

本片看点

相关推荐

向往的生活

  • 主演:张国强 张雯 傅晶 郭家铭 乔骏..
  • 地区:大陆
  • 类型:都市
  • 集数:35集
  • 已完结

爱的厘米 DVD版

  • 主演:佟丽娅 佟大为 许娣 韩童生 檀..
  • 地区:大陆
  • 类型:剧情/爱情/..
  • 集数:44集
  • 已完结

上线下线

  • 主演:斯琴高娃 高明 颜世魁 何音 孙..
  • 地区:内地
  • 类型:罪案剧/剧情
  • 集数:24集
  • 已完结

如果岁月可回头

  • 主演:靳东 蒋欣 李宗翰 李乃文 左小..
  • 地区:大陆
  • 类型:都市/爱情
  • 集数:44集
  •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