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情人(2015-12-14)

共:40集已完结

主演:胡军 金晨 宋轶 胡静 郑佩佩 高泰宇 披拉·尼迪裴善官 洪剑涛 闫学晶 牛骏峰

地区:内地

类型:言情剧/家庭剧/都市

简介:46岁的单子飞退伍后,经营着市内最大的安保公司。唯一的女儿单单单凭借优异的成绩考入香港大学哲学系。本想给女儿一个惊喜的单子飞,到了香港却意外发现女儿因长期旷课被学校开除,并开了家红酒店。训斥了女儿之后,他决定带女儿回大陆生活。从此后,单家22条家规高悬在卧室里,单单犹如囚笼之鸟。单单和奶奶结为统一战线..

主要演员

胡军

胡军

金晨

金晨

宋轶

宋轶

分集剧情

1-5集6-10集11-15集16-20集21-25集26-30集31-35集36-40集
第1集
《小情人》是刘新导演、王伊编剧、李旸出品的国内首部偶像都市话题剧。故事讲述单身父亲单子飞独自把女儿单单养大,在他看来,女儿是自己的全部,至于女儿终将与自己的爱人走进婚姻殿堂这码子事完全没想过。经过将女儿强制接回国、发现以前对自己言听计从的女儿变得不听话了、个人的感情问题、以及公司濒临破产等曲折故事,找到正确与女儿相处的方式。一家三口三代人和乐融融。
第2集
46岁的单子飞退伍后,经营着市内最大的安保公司。唯一的女儿单单单凭借优异的成绩考入香港大学哲学系。本想给女儿一个惊喜的单子飞,到了香港却意外发现女儿因长期旷课被学校开除,并开了家红酒店。训斥了女儿之后,他决定带女儿回大陆生活。从此后,单家22条家规高悬在卧室里,单单犹如囚笼之鸟。单单和奶奶结为统一战线,三代人上演了一次次嬉笑连篇的家庭对抗。因为赌气,单单落入职业骗子关河的陷阱,被迫转入乡下养鸭,重逢小学同学明门,两人暗生情愫,突破父亲的重重障碍,慢慢从养鸭开始自力更生,努力奋斗。与此同时,祖贝莱结识了本分老实的小云南,擦出了爱情的火花。在大家的努力打拼下,古镇的鸭场生意红火,明门向单单求…展开
46岁的单子飞退伍后,经营着市内最大的安保公司。唯一的女儿单单单凭借优异的成绩考入香港大学哲学系。本想给女儿一个惊喜的单子飞,到了香港却意外发现女儿因长期旷课被学校开除,并开了家红酒店。训斥了女儿之后,他决定带女儿回大陆生活。从此后,单家22条家规高悬在卧室里,单单犹如囚笼之鸟。单单和奶奶结为统一战线,三代人上演了一次次嬉笑连篇的家庭对抗。因为赌气,单单落入职业骗子关河的陷阱,被迫转入乡下养鸭,重逢小学同学明门,两人暗生情愫,突破父亲的重重障碍,慢慢从养鸭开始自力更生,努力奋斗。与此同时,祖贝莱结识了本分老实的小云南,擦出了爱情的火花。在大家的努力打拼下,古镇的鸭场生意红火,明门向单单求婚成功,婚礼如期举行。奶奶也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另一半。青红经过多年的不懈努力,终于也和单子飞终成眷属。收起
第3集 - 单单施巧计成功出逃单家 贝莱婚礼揭开渣男面目
单单把门口的保安叫了进来,指着客厅地上放的两个大纸壳箱子,告诉他们这是自己决定捐给山区孩子的书籍,一会儿快递员会来去,到时候抬到车上去就可以了。等保安走后,贤贤从箱子里跳出来,原来单单是打算藏在箱子里,让快递员把自己偷偷运出去。单单用金秀贤的亲笔签名照片贿赂贤贤,让她等自己进到箱子以后,帮自己在外面贴上胶带。单单在快递员的帮助下,终于成功出逃。快递小哥将单单送到她要去的地方,单单来餐厅找贝莱,贝莱正在和三个陌生女孩子吃饭,单单疑问,贝莱解释道这是自己刚认识的朋友,她让单单在一旁等自己,等她们商量完事情就来找她。单单远远地看着贝莱她们几个人在商量什么事情,每个人还拿出了一张光盘交到贝莱…展开
单单把门口的保安叫了进来,指着客厅地上放的两个大纸壳箱子,告诉他们这是自己决定捐给山区孩子的书籍,一会儿快递员会来去,到时候抬到车上去就可以了。等保安走后,贤贤从箱子里跳出来,原来单单是打算藏在箱子里,让快递员把自己偷偷运出去。单单用金秀贤的亲笔签名照片贿赂贤贤,让她等自己进到箱子以后,帮自己在外面贴上胶带。单单在快递员的帮助下,终于成功出逃。快递小哥将单单送到她要去的地方,单单来餐厅找贝莱,贝莱正在和三个陌生女孩子吃饭,单单疑问,贝莱解释道这是自己刚认识的朋友,她让单单在一旁等自己,等她们商量完事情就来找她。单单远远地看着贝莱她们几个人在商量什么事情,每个人还拿出了一张光盘交到贝莱手里,单单只以为贝莱这是在为婚礼做准备,并没有多想。单单一个人无事可做,心中因为老爸正烦闷不已,于是一杯接一杯的喝起酒来。单子飞回到家,知道单单出逃,大发雷霆,他猜着单单一定是去找贝莱了,果不其然,贝莱接到电话,告诉单子飞单单确实跟自己在一起,贝莱跟单子飞求情,自己马上要结婚了,单单是自己最好的闺蜜,她们想在一起说说话,单子飞也不好说什么,嘱咐贝莱吃完饭把单单送回来。贝莱聊完事情再来找单单的时候,发现单单已经不知道喝了多少酒,早就醉醺醺的了。单单心里郁闷,她告诉贝莱,自己不知道有多羡慕她,从小祖伯伯就给了她一样最珍贵的东西,就是自由,贝莱知道单单现在的心情不好,又喝了这么多酒,听单单唠叨完心里话,就赶忙把单单送回单家。单子飞看着喝的都走不动路的单单,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他把单单扶进房间,坐在单单床边,看着这个让自己头大的闺女,单子飞叹道当初单单妈怀孕,自己一直以为是个儿子,那会儿就说等孩子到了喝酒的年龄,以后一定带他去各种酒吧,喝遍各种酒,这样出去交际才能不给单家丢脸,可是后来生的却是单单这个女孩子,于是自己在这方面就疏忽了,单子飞决定等单单的解禁期一过,一定要好好锻炼她的酒量,这样出去才能不被人欺负了。单子飞为了惩罚单单,假意凶巴巴地,但其实没有用多大力气,只是轻轻打了单单的手掌心,奶奶看着还觉得委屈的单单,语重心长道,单子飞是最心疼单单的,他才是个菩萨心肠的人呢。单子飞为贝莱准备好了最精干的安保人员,贝莱很是满意。到了贝莱婚礼这天,单子飞带着单单盛装出席,有个陌生男子上前跟单单搭讪,单子飞就像警觉的豹子一样,防备着这个男人靠近单单,单单看着自己老爸这个样子,心里真是又好气又好笑。贝莱私下里安排好安保人员的工作,并严肃认真地告诉大家,今天一切行动听自己指挥。贝莱本来是不想让祖男头来的,结果祖南头还是不顾贝莱阻止来到了婚礼现场,还不解地说哪有女儿结婚当爹的不到场的,贝莱只好再三叮嘱她爹,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他都要冷静,身体最重要,祖南头还以为贝莱是怕他控制不住自己嫁女儿的这个心情,心里也没有当回事。婚礼上,贝莱作为新娘,挽着新郎常乐的手,缓缓走向舞台中央,这时候,给单单搭讪的那个陌生男人再次靠近单单,偷偷塞给单单一张纸条,单单看着纸条上写着“我是贝莱派来救你的”单单心领神会地笑了。新郎新娘在舞台中央站好之后,司仪开始播放她们相知相爱的短片,就在众人都还沉浸在幸福片段的时候,屏幕上突然画风一转,变成了常乐和不同女儿拍的各种亲密照片,常乐看见惊慌失措,只有贝莱一脸事不关己的模样,似乎一切都在她的掌握之中。就在众人都被搞懵圈的时候,贝莱请上了三位同样穿着婚纱的新娘子,经过她们各自介绍才知道,原来这个常乐就是个渣男,他分别跟不同的女人谈恋爱,欺骗她们的感情,四位新娘终于识破了常乐的渣男面目,联起手来,在台上痛打常乐,场面一时间失控,这场婚礼也无疾而终了。贝莱回到她开的音像店,拿起酒就喝,单单拦都拦不住,贝莱跟单单解释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原来那天单单出逃来找贝莱,和贝莱见面的那三个女人就是今天那三个新娘,她们发现常乐的真面目之后,单单还是决定要举行这场婚礼,而且要在众目睽睽之下,戳穿常乐的渣男真面目。祖南头被这场闹剧般的婚礼弄的颜面尽失,窝在拳馆的沙发里,单子飞来开导他,可是谁知道,单子飞开导人都不会,结果句句都戳祖南头的心窝子,两人聊着聊着就谈崩了,还上了拳台动起手来。单子飞回到家,还气呼呼地说祖南头不识好人心,可是单单知道就她爸这个性子,准是去祖伯伯面前扎刀去了,结果一问,还真是。经过这件事情,单子飞决定要给单单立好择偶标准,不能让她像贝莱一样胡闹,单单听了单子飞的想法,简直头大的不得了,幸好有奶奶做掩护,才让单单暂时躲过单子飞的唠叨。祖男头在贝莱的新房里,怒砸常乐的照片,还扬言要去收拾常乐,贝莱赶紧拦下他,祖南头自觉自己现在出门都抬不起头来,都被人家指指点点,可是贝莱却认为自己出了这口恶气就好,管他别人说什么呢,祖南头反思今天单子飞说的话,他沮丧道自己错了,自己真不该从小就这么惯着贝莱,贝莱趴在老爸的肩头,父女俩彼此支撑着。收起
第4集 - 单单装疯卖傻唬住众人 单子飞反思决定解除禁闭
清晨,在单家门口停了一辆黑色高级轿车,从车上下来一位西装革履的男士,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在贝莱婚礼上,主动来和单单搭讪的那个中年男人。单子飞听见门外动静,出来看见竟是这个人,没好气的问他来自己家做什么,中年男人彬彬有礼道,自己是单单的朋友,知道单单心情不好,特意来找单单要带她出去散散人的,单子飞听见这话,气呼呼地指责对方是个登徒浪子,不怀好心,这就要下逐客令了,单单从屋里跑出来,甚是热情的跟这位中年男子打招呼,单子飞拦在两人中间,不给他们接触的机会。奶奶听见院子里这个吵闹,于是招呼着大家伙都去屋子里说话。中年男子自我介绍他叫姚立安,是单单的朋友,结果没想到,单单这时候开口竟然告诉大家…展开
清晨,在单家门口停了一辆黑色高级轿车,从车上下来一位西装革履的男士,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在贝莱婚礼上,主动来和单单搭讪的那个中年男人。单子飞听见门外动静,出来看见竟是这个人,没好气的问他来自己家做什么,中年男人彬彬有礼道,自己是单单的朋友,知道单单心情不好,特意来找单单要带她出去散散人的,单子飞听见这话,气呼呼地指责对方是个登徒浪子,不怀好心,这就要下逐客令了,单单从屋里跑出来,甚是热情的跟这位中年男子打招呼,单子飞拦在两人中间,不给他们接触的机会。奶奶听见院子里这个吵闹,于是招呼着大家伙都去屋子里说话。中年男子自我介绍他叫姚立安,是单单的朋友,结果没想到,单单这时候开口竟然告诉大家,姚立安是自己的男朋友,单子飞听见这话,整个人都要气的冒烟了。他威胁着让姚立安赶紧离开这里,要不然自己就要出手了,单单护着姚立安跟单子飞针锋相对,单子飞听见姚立安居然还离过婚,更是怒气冲冲,奶奶这时候在中间调节,让单子飞和单单去楼上单独聊聊。单子飞试图心平气和地和单单好好聊聊,他知道单单一定是故意找人来气自己,这个人不可能是单单的男朋友,可是单单便要跟单子飞作对到底,单子飞告诉单单,只要自己还是他爹,这个人就不可能成为她男朋友,单子飞威胁单单,自己这就下去赶走这个姚立安,单单要是敢下楼,就等着送姚立安去医院看骨科吧。单子飞还是把姚立安赶走了,临走前,姚立安看着单子飞,语重心长道,单单是个可怜的孩子,单子飞现在只有满腔的怒火,根本没有心情听他的说辞,奶奶也叹气道,你这个做爸爸的是不是有点过了,单子飞愣在原地。单单偷偷给贝莱邮去了一个对讲机,两个人终于联系上了,单单喊着自己无论如何都呆不下去了,贝莱给单单出了各种各样的主意,有装病的、有硬拼的,可是单单一想到他老爸那反侦察能力,就都一一否决了,贝莱的一句这是要把我逼疯啊,一下子点醒了单单,单单计上心头。晚上,青红准备好丰盛的晚饭,单子飞回家,跟青红聊天说,关了单单两天禁闭,感觉单单现在人都心平气和了不少,青红也以为姐夫的家规真的对单单起了作用。青红上楼去找单单,结果被吓了一条,单单古怪的打扮,嘴里叨叨着别人听不懂的话,疯疯癫癫的,看着都渗人。单单古怪的表现让奶奶和青红都吓了一跳,单子飞刚开始还以为单单只是装神弄鬼吓唬大家,可是慢慢地却发现单单确实不太对劲。第二天,青红去找贝莱,想让她作为闺蜜,去帮助单单看看她到底是怎么了,贝莱告诉青红自己认识一个心理医生,自己想办法把这医生请去家里给单单看病,青红觉得这个法子靠谱。贝莱找来一个宠物医生,以他儿子跟祖南头拜师学拳为诱惑,让宠物医生配合自己演一出戏。贝莱带着这个所谓的心理医生到了单家,单子飞、奶奶还有青红都紧张地在门外等待医生的诊断结果,冒牌的心理医生出来之后,把单子飞他们叫到了客厅,故作面色沉重地说单单这病是抑郁症初期,单子飞一听医生都说单单确实有病,顿时紧张的不得了。冒牌医生告诉他们,要让单单经常出去走走,接触新鲜的食物,多做些开心的事情,这样才能有效缓解她的病情,不能在这样关在家里,这样如果加重的话,后果不堪设想,冒牌医生还随便捏造了几个案例,给奶奶和单子飞都吓的够呛,贝莱和单单躲在楼上听着楼下的对话,都为自己天衣无缝的计划感到窃喜。医生走后,单子飞看着目光呆滞的单单,心中甭提有多难过了,晚上,单子飞来到单单床前,看着床头放了那么多的瓶瓶罐罐的药,心中特别不是滋味,他对着熟睡的单单,自言自语道,没想到自己对单单的爱,反而会害了她,单子飞默默的撕下贴在单单房间里的22条家规,单单偷摸睁开眼睛,原来她根本就没有睡着,趁着老爸不注意,偷偷去够床头的巧克力和饼干充饥。单子飞晚上睡不着,奶奶和单子飞坐在客厅谈心,奶奶安慰难过的儿子道,和子女的相处是要讲究方式方法的,有时候操之过急是得不偿失的,单子飞听了奶奶的话,开始反思自己这段时间的做法,是不是真的有些过分了。第二天,单子飞把自己没收单单的所有驾证、护照、电话以及电子设备都拿出来摆在单单面前,并诚恳给单单道歉,单子飞看着木讷无反应的单单,眼圈泛红道自己只希望闺女能快点好起来。单单终于解除了禁闭可以自由活动了,她来到贝莱公司楼下,看见电梯上贴着招聘启示,隔壁学校在招聘哲学老师,单单和贝莱商量着,老这么装病下去也不是办法,光是单子飞天天盯着自己按时按点按量吃那些药就够呛了,她得赶紧找一份靠谱的工作,这样才能彻底获得自由。收起
第5集
为了真正摆脱单子飞的控制,单单单和祖贝莱用计想让单子飞安排自己到学校任教哲学系老师。单子飞经过深思熟虑,决定让单单回归社会,做一个正常的人。单单在唱片店和贝莱聊天,不料,祖贝莱的老公(从法律上来讲还没有离婚)居然拉着一车花向祖贝莱赔礼道歉!贝莱二话不说,照单全收,送到红姨的花店,权当是给红姨进货了。但是原谅?没门!

电视剧-排行榜

3烈火如歌148052
4镇魂87500
7红楼梦79253
8鬼吹灯77924
9凤囚凰77673

本片看点

相关推荐

图兰朵:魔咒缘起

  • 主演:关晓彤 迪伦·斯普罗斯 姜文 胡..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爱情/战争

北轍南轅

  • 主演:王珞丹 蓝盈莹 金晨 啜妮 韩庚..
  • 地区:内地
  • 类型:言情剧/剧情..
  • 集数:未知集数
  • 已完结

爱的理想生活 DVD版

  • 主演:殷桃 宋轶 赵今麦 夏若妍 胡连..
  • 地区:大陆
  • 类型:喜剧/爱情
  • 集数:43集
  • 已完结

猎狐

  • 主演:王凯 王鸥 胡军 刘奕君 邓家佳..
  • 地区:内地
  • 类型:悬疑剧/罪案..
  • 集数:44集
  •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