柜中美人(2018)

共:34集已完结

主演:周渝民 胡冰卿 陈瑶 韩栋 陈若轩

地区:大陆

类型:爱情/古装

简介:唐朝末年,皇室喜狩猎,骊山脚下狐族不堪其扰,派出轻凤、飞鸾欲与皇族结为百年之好,以保平安。轻凤因立功心切,接受了狐族“主战派”的命令,进入皇宫伺机刺杀皇上。她得知飞鸾倾心于书生李玉溪,便一直帮他们牵线,引开飞鸾的注意力,以便自己完成行刺使命。入宫后,轻凤为皇上的勤政爱民所感动,心生爱慕,皇帝也视其..

主要演员

周渝民

周渝民

胡冰卿

胡冰卿

陈瑶

陈瑶

分集剧情

1-5集6-10集11-15集16-20集21-25集26-30集31-34集
第1集 - 狐族报复皇帝 轻风飞鸾入宫
骊山绵延数百里,其间无数生灵精怪,迢迢隔于人世红尘,自得其乐。黄鼬精轻凤和狐狸精飞鸾是一对好姐妹,姐姐轻风生性调皮,古灵精怪,妹妹飞鸾花容月貌,老实呆萌,两妖自小一起长大,每日不过嬉闹玩耍,无比逍遥。这日姐妹俩在林中玩乐,天空竟飘飘落下鹰隼的羽毛,要知道鹰隼雕鹏之类,是狐鼬类生物的天敌,林中顿时一片混乱。这鹰隼也并非无故出现,而是当今圣上李湛喜好狩猎,隔三差五便领着禁军,带着大批鹰隼来猎狐,狐族早已不堪其扰。王爷李涵虽不喜这种猎杀的活动,但身为臣子,也不得不随从前往。这时,他看见鹰隼叼起了一只灰狐狸,心下不忍,便放箭射伤了鹰隼,救了灰狐狸一命。躲在暗处的轻风误认为李涵要猎杀灰狐,一时…展开
骊山绵延数百里,其间无数生灵精怪,迢迢隔于人世红尘,自得其乐。黄鼬精轻凤和狐狸精飞鸾是一对好姐妹,姐姐轻风生性调皮,古灵精怪,妹妹飞鸾花容月貌,老实呆萌,两妖自小一起长大,每日不过嬉闹玩耍,无比逍遥。这日姐妹俩在林中玩乐,天空竟飘飘落下鹰隼的羽毛,要知道鹰隼雕鹏之类,是狐鼬类生物的天敌,林中顿时一片混乱。这鹰隼也并非无故出现,而是当今圣上李湛喜好狩猎,隔三差五便领着禁军,带着大批鹰隼来猎狐,狐族早已不堪其扰。王爷李涵虽不喜这种猎杀的活动,但身为臣子,也不得不随从前往。这时,他看见鹰隼叼起了一只灰狐狸,心下不忍,便放箭射伤了鹰隼,救了灰狐狸一命。躲在暗处的轻风误认为李涵要猎杀灰狐,一时气愤竟化作一只黄鼬向李涵狠狠地扑了过去,李涵本抬手欲打,可看到小黄鼬那黑漆漆的眼睛,他竟无端想起了小时候救过他的一个女孩,他一念仁慈,放走了轻风。此次围猎收获甚少,皇帝勃然大怒,祠部主事全臻颖却说她有办法让林子里的畜生尽归囊中。只见她祭出法器,施法封印了树林,让林中动物们无处可逃,尽归皇帝猎杀。皇帝大喜,一声令下就万箭齐发,须臾间,林中生灵便死伤过半。轻风和飞鸾侥幸逃过此难,两妖仓皇逃回狐族老巢,向姥姥禀明情况。原来这皇帝不仅要猎杀狐狸,还要在骊山扩建行宫,让狐族无栖身之地。狐族成员个个义愤填膺,可姥姥从大局考虑后,决定暂避皇室的锋芒,不愿与他们正面为敌。被射伤断尾的灰狐心里不服气,趁着夜色潜入皇帝的营地施法报仇,可皇帝身上佩戴的一枚玉佩有真龙之气守护,他反而为龙神所伤。逃回狐族后,他与姥姥商议要派出狐族最厉害的灵狐,化作凡人,潜入皇宫刺杀皇帝。轻风年少无知,立马喊着愿意担此大任,可其他族人并不看好她,姥姥属意更妖媚聪明的狐精翠凰去迷惑皇帝,翠凰也甘愿全力以赴。此任务艰巨,为了确保翠凰的安全,姥姥决定让她吃下魅果,那魅果是狐族圣物,吃下魅果的狐仙都会拥有至高无上的魅惑仙力,凡人无法抗拒。轻风很是眼馋,因为她黄鼬的身份,相貌在狐族里又算是比较丑陋,所以一直被族人瞧不起,她十分希望吃下魅果,变成美女后为狐族立大功,证明自己的存在价值。她恳求翠凰能不能带她一起入宫,翠凰却对她一番冷嘲热讽,说如果要选人陪她一同入宫的话,她一定选飞鸾,因为她是天赋异禀的九尾狐之后。飞鸾老实胆小,根本不想担什么大任,她也十分惧怕那猎狐的皇帝,因此只想陪着姐姐轻风。被拒绝和嘲讽的轻风心里很难过,可她还是强颜欢笑,她从小就被人轻视惯了,除了飞鸾,几乎没多少人喜欢她,她只恨老天爷怎么给了她一副又是雀斑又是龅牙的脸。李涵带着奴仆来骊山寻找儿时被救的回忆,轻风和飞鸾连忙逃走。李涵走到她们俩刚才栖息的树干边,说他就是在这遇见那女孩的,这么多年了,他一直没能忘记女孩的眼神,他期望着能有一天,与那女孩再度重逢。轻风偷着去看魅果,灰狐长老灰耳和翠凰突然过来了,轻风连忙躲了起来。她听他们俩起了争执,灰耳想让翠凰杀了皇帝和让他断尾的王爷李涵,翠凰却说她只听姥姥的指挥,说完她便傲然离去。突然轻风不小心发出了声音,被灰耳抓了出来,两人打起来,轻风不敌灰耳,只好破釜沉舟拼力一搏,抢过了魅果。在争抢中魅果被两人撕成两半,轻风吞了一半后,让灰耳把另一半也给她,她愿意去皇宫完成任务。灰耳却告诉她偷食魅果是大罪,除非轻风一切听他的安排。灰耳让轻风带着那半颗魅果去找飞鸾,让她吃下去,她是族长和九尾狐的后裔,姥姥一定不会处死她的,这样间接的也救了轻风的命,只不过这样的话她们俩姐妹就都要入宫了,轻风很不忍心将天真善良的飞鸾牵扯进来。可飞鸾心里只有姐姐,一听说只要吃半颗果子就能救姐姐的命,她就立马同意了。姥姥发现魅果被偷后,正在大发雷霆,轻风缓缓上前。此时的她已在魅果的神力作用下改头换面,变成了倾城绝色。她说自己虽然身为黄鼬,但从小在狐族长大,实在想替狐族做些贡献,飞鸾也与她一同跪下哀求姥姥。翠凰很是愤愤不平,灰耳却在一旁煽风点火,暗中帮助轻风和飞鸾。姥姥沉思良久,说事已至此,她也只能让两姐妹入宫执行任务,轻风终于了却了一桩心愿。很快,在狐族的运作下,轻风和飞鸾就被当做浙东国进献的美人送进了皇宫。两人被藏于金制的柜子里,柜中美人即是贵人,这般新奇的构思让皇帝龙颜大悦。轻风缓缓走出金柜子,身着舞衣,头戴轻纱的她翩然起舞,舞步飞旋间早已引得皇帝心猿意马。接着皇帝想见飞鸾,可飞鸾年幼懵懂,她只是紧张和害怕,因此一出柜子就百般躲避皇帝,拉着轻风不肯撒手,皇帝却似乎更喜欢她的懵懂,当即便赐两人入住紫兰殿,待她们安顿好后,准备一起召幸。紫兰殿里,皇帝的赏赐源源不断的送来,待宫女内侍们都离开后,轻风和飞鸾才算松了口气。飞鸾除了对皇帝有些害怕之外,对宫里的一切都很满意,锦衣玉食,华美宫室都是她们从未见过的。第二天,宫女元香和太监小纯向两人请安,可进屋一看,却是满目狼藉,两位贵人也不见了。原来只是轻风和飞鸾太过兴奋,跌到床底睡了一觉而已。整整一上午轻风和飞鸾都跟着元香学习宫廷礼仪,直到下午两人才有空到御花园里走走。飞鸾追着蝴蝶在凉亭里乱窜,轻风则爬上了荔枝树,突然一个脚滑摔了下来,她连忙用脚勾住藤蔓,此时,李涵恰巧也在御花园里,听到动静后,他走到荔枝树边,看到了倒吊在树上的轻风。轻风见突然来了一个陌生男子,自己又倒吊着没有还手之力,心里很是焦急害怕,她嚷嚷着让李涵帮她下来,李涵拿起弹弓射断了藤蔓,将直直坠下的轻风拦腰抱住,一瞬间他竟觉得轻风的眼神如此熟悉,因此尽管轻风对他出言不逊,他心里还是对她产生了几分好感。他猜到在凉亭里活蹦乱跳的姑娘肯定是她的同伴,便好言相劝轻风,在宫里行事还是要小心谨慎,看轻风还是气呼呼的样子,他弯腰捡起掉落的荔枝递给了她。离开轻风后,老奴福荃又在替一家王爷打抱不平,原来李涵与当今圣上是一奶同胞,但是皇帝暴虐成性,李涵温润善良,他一直替王爷不值,李涵训斥后他才住口。轻风慌慌张张的找到飞鸾,原来她认出李涵就是当日在骊山射伤灰耳的王爷,两人都以为李涵也和皇帝一样的残忍暴虐。这时元香匆匆赶来,将她们接回宫去,等待着皇帝的传召。此时的皇帝还在和宫嫔玩乐,大太监刘克明送来了虎鹿双鞭的大补汤,纵欲的皇帝不等验毒就喝完了。之后内侍少监花无欢用银针试过后,才知道汤里有剧毒。轻风和飞鸾被宫人们精心装扮着,等待着皇帝的召幸。收起
第2集 - 飞鸾偶遇画师玉溪 李涵小惩大诫捉弄轻风
太和殿里的宫人都退下了,只剩下轻风和飞鸾等待着皇帝。飞鸾还是很害怕,轻风只好借练习启动魅果之术来转移她的注意力。就在此时,醉醺醺的皇帝一边喊着美人,一边跌跌撞撞地进宫了。轻风和飞鸾连忙躲进金柜子里,还没想好怎么应付皇帝,皇帝就捂着肚子开始咳血,他意识到了是刘克明进献的汤药害了他,可却已于事无补。皇帝挣扎着想把象征无上权力的玉玺握在手里,轻风不忍心便打算把玉玺递给他,可皇帝就在这顷刻之间毒发身亡了。这下轻风和飞鸾都傻了眼,她们俩还没行动,皇帝就死在她们眼前。此时,刘克明突然进殿,只为确认皇帝是否已死,飞鸾轻风吓得躲进柜子里不敢出声。小太监匆匆赶来告诉刘克明,内侍少监花无欢察觉投毒之事,…展开
太和殿里的宫人都退下了,只剩下轻风和飞鸾等待着皇帝。飞鸾还是很害怕,轻风只好借练习启动魅果之术来转移她的注意力。就在此时,醉醺醺的皇帝一边喊着美人,一边跌跌撞撞地进宫了。轻风和飞鸾连忙躲进金柜子里,还没想好怎么应付皇帝,皇帝就捂着肚子开始咳血,他意识到了是刘克明进献的汤药害了他,可却已于事无补。皇帝挣扎着想把象征无上权力的玉玺握在手里,轻风不忍心便打算把玉玺递给他,可皇帝就在这顷刻之间毒发身亡了。这下轻风和飞鸾都傻了眼,她们俩还没行动,皇帝就死在她们眼前。此时,刘克明突然进殿,只为确认皇帝是否已死,飞鸾轻风吓得躲进柜子里不敢出声。小太监匆匆赶来告诉刘克明,内侍少监花无欢察觉投毒之事,已经带着大批侍卫赶来了。刘克明立刻命人把皇帝的尸体抬走,宣称是有刺客。轻风和飞鸾躲在柜子里目睹了一切,飞鸾担心她们会被当成凶手,催促这轻风快点离开这里,可还没来得及动身,花无欢就带着侍卫闯了进来。他命令其他人找到陛下,临走之时却发现金柜子前点点滴滴的鲜血,环顾四周,只见放置玉玺的锦盒空了,玉玺不翼而飞。他狐疑地打开柜子,无路可退的轻风和飞鸾只好化作原形,一鼬一狐藏在了柜子顶上,此时刘克明已经在大殿召集群臣,宣布皇帝驾崩,要宣读遗召了,花无欢只好先行离开。人都走光了,轻风和飞鸾才敢变回人形走出柜子,那玉玺一直在轻风手上,皇帝死得太过仓促,变故来的太突然,因此她一直没来得及放下玉玺。轻风和飞鸾又回到了紫兰殿,此时皇宫大乱,没有人会管这两个还未承宠的贵人。飞鸾瑟缩在轻风怀里,想要回骊山,轻风却说皇帝虽死了,可在骊山建行宫的命令还没有解除,她们的任务不算完成,所以不敢回去见姥姥,两人只好抱在一起,准备见机行事。刘克明宣读伪造的遗召,扶六皇叔李悟继承大统,群臣议论纷纷,不多时便有多位大臣跪下山呼万岁,只有神策军首领王守澄提出异议,这王守澄与刘克明同为阉党但一直不和,所以他提出异议并非是为了大局,而是为了自己。他话音刚落,大批的侍卫便在刘克明的授意下冲上大殿,围住大臣们,此举形同逼宫。江王李涵不顾阻拦,策马奔向大殿。他持剑怒斥刘克明,皇帝尸骨未寒就擅自拥立新帝,不臣之心路人皆知。群臣怕死,李涵却不畏惧,他深知皇帝是被刘克明等奸侫小人所害,为了皇朝基业他也要和他们对抗到底。刘克明恼羞成怒,派侍卫围攻李涵,可李涵剑术超群,以一敌十也无所畏惧。就在此时,花无欢请来了太皇太后,太皇太后怒斥群臣败坏超纲,她素来颇有威势,刘克明也被镇住了。王大人趁机进言先昭告天下陛下驾崩,待举行国丧之后,再立新君,太后也正有此意。新君的人选需要慢慢商议,太后出言试探江王李涵,可李涵一片赤子之心,的确是忠心为国,没有半点私心,他进言应以稳定朝堂为第一要务。亲王之中,绛王李悟地位最高,所以太皇太后命他先代为监国。轻风饿的头晕眼花,追着一只老鼠到了偏殿,却看见李涵和花无欢在商量着什么。花无欢告诉李涵皇帝被投毒的事,可如今刘克明的势力如日中天,李涵身为王爷也无法抗衡,眼看皇权江山就要落到小人手中,他深恨自己是个被太皇太后忽视的无宠的王爷,就算有雄才大略也得不到任何支持。花无欢却让他去争,哪怕不为自己也要为了朝廷和百姓争回帝位,然后清宦官,清阉党,还百姓一个太平天下。李涵在花无欢的支持下坚定了决心,两人的同盟就此建立。轻风听到了他们的对话,连忙跑回紫兰殿告诉飞鸾,那个混蛋王爷要当皇帝了,在她们的眼里王爷李涵比皇帝更凶残,如果他当了皇帝,狐族会更惨,所以她们俩暂时还是不能离去。飞鸾不太情愿留在皇宫,轻风只好百般相求,她们俩感情深厚,飞鸾再一次对轻风妥协。轻风决定等李涵登上皇位后,继续发挥魅果的神力魅惑他,直到任由她们摆布。看着飞鸾还是一副呆呆的不通世事的模样,轻风决定带她去宫外见见世面。轻风带着飞鸾偷偷溜出皇宫,在长安闹市里四处玩耍。两人吃了糖人却没有钱,轻风灵机一动,决定试试自己的魅惑功力。她对着卖糖人的老板甜言蜜语,百般奉承,说的老板心花怒放,二话不说就把糖人送给了她们。一路上,轻风就靠着这魅惑的能力“骗吃骗喝”,两人收获颇丰。接着,轻风打算去魅惑美男子,询问路人后她们得知长安城里美男子最多的是俊贤馆,可那里是招待男客,轻风和飞鸾只好女扮男装混了进去。突然,飞鸾在人群中看到了一个美男子,他面如冠玉,低垂着眼眸心无旁骛地作画,闲适淡雅如魏晋名士。飞鸾看出他正在画的是一只狐狸,愈发舍不得离开,她看出画中的狐狸虽身处山林之中,眼神却游离于山林之外,向往着滚滚红尘。画师名叫李玉溪,他很意外这个面生的“公子”竟能理解他的画作,于是大笔一挥,又画出另一只狐狸,恍惚间他和飞鸾就像画作上的两只狐狸一样,逐渐靠近。他将画送给了飞鸾,还领着飞鸾吃水果,飞鸾喜出望外,与玉溪分吃一个梨,这时另一个客人却不乐意了。他端上一盘桃,飞鸾懵懂无知,也想与玉溪分着吃,那客人便趁机讽刺他俩“断袖分桃”。俊贤馆的管事要赶他们俩出去,却又突然窜出两个娘兮兮的男子一边替他们求情,一边推搡着二人,飞鸾不小心被推倒,玉溪连忙伸手抱住她,帽子掉落,散开一头的青丝,女儿身份败露,轻风连忙拉着她逃离了俊贤馆。玉溪不舍地追了出来向飞鸾赔罪,还求得了飞鸾的芳名,两人恋恋不舍,可天快黑了,轻风只好强拉着飞鸾回去了。突然街上一片喧哗,原来是横行霸道的金吾卫来了,他们追打着来不及避让的行人。轻风和飞鸾没见过这场面,呆立在路中间,玉溪连忙护着两人躲起来,自己则迎上了气势汹汹的金吾卫。他虽是一介文人,却也会一些拳脚功夫,打退了金吾卫后,他嘱咐两人快走。回到皇宫后,飞鸾还是对玉溪念念不忘,她天真纯良,不懂掩饰情意,因此对玉溪的感情轻风早就看出来了。突然李涵迎面走来,两人吓得躲起来,轻风让飞鸾先回去,自己则想整整那“混蛋王爷”。她施法用坚果偷袭李涵,可不但没有成功,反而还暴露了自己的位置,被李涵揪了出来。李涵顺势将她摔在了地上,但是也认出了她就是前几日摘荔枝的姑娘。轻风心里还是很怨恨他猎杀狐狸,因此忍不住对他破口大骂,甚至还怪罪了先帝,李涵喝止住她,因为她已经犯了大不敬之罪,弄不好要株连九族,他心里只是无端的不想这个姑娘获罪而已。李涵问轻风叫什么名字,轻风不愿意告诉他,可老奴福荃对宫里了如指掌,把她的背景全都说了出来。轻风生怕飞鸾被牵扯进来,便要求自己承担一切责任。可她终究不是人类,脾气又倔强,心里有什么就说什么,她竟口不择言的指责皇室兄弟表面兄友弟恭,背地里却你死我活。李涵一怒之下命人掌她的嘴,终于吓住了轻风。轻风对来之不易的美丽脸庞最为珍视,她求李涵不要打她的脸,李涵暗自好笑,便想捉弄一下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姑娘。他免去了轻风的掌嘴,只命人把她的脸上画成小丑的样子,轻风还是气不过,一路上用手帕遮着脸,发誓一定要让李涵付出代价。这话被福荃听见,他看轻风还是没有悔过之情,便拿出白绫追着轻风,看着像要勒死她,实际上只是把白绫缠在了轻风脸上,还命她十日之内不得摘下白绫,也不许走出紫兰殿半步。福荃完成了任务,可他也觉得王爷对轻风的惩罚怪异,似乎别有深意,李涵告诉他自己小时候与黄鼬有一段渊源,而轻风的眼神总能让他想起那只黄鼬,他并不是真心想惩罚轻风,只是想让她得到点教训改掉口无遮拦的毛病,而且轻风所言也的确是实情,他现在确实想争一争帝位。李涵找到太皇太后,想和她探讨立新君的事。太皇太后问他可有属意之人?他的眼神便投向了一旁先帝的遗妃和小皇子,他认为这个小皇子最有资格接任帝位,只可惜现在宦官把持朝政。他跪下恳求太皇太后,他愿意承担起铲奸贼,挣朝纲,匡扶江山社稷的重任。太皇太后笑得轻蔑,原来这个她素来不重视的孙子也觊觎帝位。收起
第3集 - 李涵清君侧夺帝位 飞鸾献舞获皇帝青睐
紫兰殿的宫人们把金柜子拖出宫外打扫,花无欢路过正好看见,立刻想起在皇帝驾崩当夜,这个柜子就安放在太和殿。他心里起了怀疑,便进殿去询问轻风和飞鸾。此时的轻风被罚禁言,只能让飞鸾应付他。花无欢拿出玉玺的画像,问两人可否见过,轻风这才知道原来那块被自己误打误撞拿回寝宫的玉石就是玉玺。花无欢告诉二人,私藏玉玺是死罪,轻风害怕了,连忙和飞鸾否认见过玉玺,可花无欢还是决定搜宫。不能说话的轻风面露难色的挡在床前,引起了花无欢的怀疑,他一把掀开锦被,却发现床上一片狼藉,尽是吃剩的坚果壳,他又伸手去床下寻找,那玉玺就静静躺在床底,轻风赶忙施法把玉玺变成一只死老鼠,将花无欢吓了一跳。为了缓解自己的失态和…展开
紫兰殿的宫人们把金柜子拖出宫外打扫,花无欢路过正好看见,立刻想起在皇帝驾崩当夜,这个柜子就安放在太和殿。他心里起了怀疑,便进殿去询问轻风和飞鸾。此时的轻风被罚禁言,只能让飞鸾应付他。花无欢拿出玉玺的画像,问两人可否见过,轻风这才知道原来那块被自己误打误撞拿回寝宫的玉石就是玉玺。花无欢告诉二人,私藏玉玺是死罪,轻风害怕了,连忙和飞鸾否认见过玉玺,可花无欢还是决定搜宫。不能说话的轻风面露难色的挡在床前,引起了花无欢的怀疑,他一把掀开锦被,却发现床上一片狼藉,尽是吃剩的坚果壳,他又伸手去床下寻找,那玉玺就静静躺在床底,轻风赶忙施法把玉玺变成一只死老鼠,将花无欢吓了一跳。为了缓解自己的失态和没找到玉玺的尴尬,他只好训斥两人怎么把宫里弄的如此不堪,说完就不再追究,带着侍卫们离去了。花无欢走后,轻风将玉玺又变回原样,她害怕这块石头会惹来祸端,夜晚趁着夜色她将玉玺埋进了御花园里。可李涵却不声不响的走了过来,轻风连忙遮掩说自己在栽树,李涵没有深究,他请求轻风陪他坐一会儿。可轻风心里还是埋怨他对自己的惩罚,因此宁愿用白绫遮眼,自讨无趣的李涵不愿她为难,喃喃自语道也许她以后真的再也不会看到他了。第二日,李涵从太皇太后处请安归来,却被刘克明带侍卫堵住,说是奉监国之命,让江王立刻返回属地涪州,李涵明知是刘克明不安好心,可他还是将计就计先行离宫,刘克明的侍卫一路紧紧看管着他,趁李涵休息时,他们纷纷亮出兵器想取他的性命,所幸花无欢及时赶来救走了李涵。江王遇刺的消息立刻传遍了六宫,绛王没有了对手,已经准备登基了,紫兰殿里的宫人纷纷担心自家还没承宠的贵人该怎么办。轻风听到了宫人的议论,突然明白了那天夜里李涵的话中之意,心里不免有点可怜他,甚至还担心起他的生死,而飞鸾关心的却是绛王,他年纪偏大又面貌丑陋,一旦登基为帝,她们俩就要去魅惑他了,飞鸾想想就觉得恶心。轻风也说如果可以选择,她宁愿选年轻英俊一点的李涵来魅惑,而且他似乎也没有那么坏,原来不知不觉间,轻风早已对李涵改变了看法。在刘克明的扶持下,绛王李悟即日登基,下的第一道旨意就是先帝嫔妃一律处死。侍卫捧着两杯毒酒走进了紫兰殿,轻风和飞鸾慌了,她们可不想死。无奈之下,轻风只好先打伤两个侍卫,再拉着飞鸾逃出去。还没走出宫门,两人就看到一身戎装的李涵带领着大批将士奔向太和殿,轻风知道他肯定是要去抢夺皇位,这才放了心,因此两人也不打算逃命,而是静观其变了。奉有太皇太后懿旨的李涵领着王守澄和他的神策军闯进了宫门,刘克明也急忙调集禁军抵抗。两方势力混战在一起,李涵也奋勇杀敌毫不手软,只吓得绛王和刘克明仓皇躲进太和殿。王守澄杀了绛王,李涵则带兵围住了刘克明,两方厮杀十分惨烈,轻风和飞鸾化作原形偷偷跟随着他们,却看到了满地的尸体和鲜血,以及手持利刃犹如杀神般的李涵。轻风和飞鸾十分害怕,可任务还没有完成,轻风知道李涵就是下一任皇帝,因此她决定在李涵还没有真龙护体时先解决掉他。她飞向李涵,可没想到真龙早已护住了李涵的身体,她和飞鸾依旧被反伤晕倒。李涵看到了倒地的两人,派人将她们送回了紫兰殿,待两人醒来,江山早已易主,李涵终于成为了至高无上的帝王。升官为总管太监的福荃突然传来圣旨,李涵不仅对两人之前的过错既往不咎,还会继续尊她们为贵人,连两人跳舞用的芙蓉宝台也在重新赶工,登基大典后要她们俩在御前献舞。轻风和飞鸾一时懵住了,她们没想到李涵会这么好心。飞鸾问新帝还会不会猎狐和扩建行宫?福荃说陛下不喜狩猎,建行宫倒是有可能。轻风和飞鸾立刻变了脸色,福荃没有察觉,仍在滔滔赞扬着陛下的仁厚。轻风觉得献舞是接近李涵的好机会,她决定利用魅果的神力在大典上魅惑住李涵。登基大典即将开始,李涵终于了却夙愿成为了皇帝,他找来花无欢,感谢他的扶持之功。他和花无欢自小相识,也很有交情,年幼时常常一起玩摔跤,可如今两人却不似从前那般亲近,一是因为君臣有别,二则是因为王守澄,他与花无欢有不共戴天之仇,而李涵却十分重用他,并且依靠他的势力才夺得帝位。李涵感慨自己不仅依靠宦官,还受制于太皇太后,这与傀儡绛王何异?花无欢理解他内心的苦闷,他知道李涵是忍辱负重,自己的疏离也是为了更好的帮他实现理想,两人的手紧紧相握,一笑泯恩仇。轻风和飞鸾按捺住内心的不安与紧张,在登基大典上献舞。两人换上胡人那华丽的裙装,跳起妩媚的西域舞,体态轻盈,舞步飞旋,宛如两只翩然的蝴蝶。突然间,从高处飞来一蓝衣丽人,娇媚动人比轻风飞鸾有过之而无不及。原来是翠凰,她不甘心轻风立大功,因此才私自行动。轻风和飞鸾也不愿认输,两人启动魅果,指尖轻点,便迷住了李涵。他目不转睛的盯着她们,忘情的走上了舞台,轻风和翠凰赌气,纷纷争着表现,可他的眼里却只有飞鸾。飞鸾获得皇帝青睐,赏赐于她的珍宝源源不断的送进紫兰殿。轻风心里有些小小的嫉妒和不服输,翠凰说飞鸾是九尾狐和族长的后代,天资优厚,自然不同一般。轻风和翠凰又斗起嘴来,互相的不服气。李涵将刘克明的旧部全数归编于花无欢的内侍省,这大大威胁了王守澄的势力,他气得在家里抱怨,义女全臻颖却另有办法。如今皇帝虽已登基,可象征皇权的玉玺却还不知所踪,李涵的皇位依旧有些名不正言不顺,他现在肯定命花无欢阖宫寻找玉玺,但是如果玉玺被王守澄先找到,就等于有了皇帝的软肋,因此全臻颖打算利用自己祠部主事的身份进出后宫,替王守澄寻找玉玺,以便操控皇帝。花无欢果然带着侍卫和猎狗满宫寻找玉玺,猎狗循着气味来到了紫兰殿,飞鸾吓得躲进柜子里,轻风为了保护她,化作原形黄鼬引开了猎狗。她将猎狗引到御花园里,在那里花无欢终于找到了玉玺。她躲在山石后看着众人离去,不想全臻颖竟偷偷跟着花无欢一行人找了过来,还笑的一脸古怪。接着她便以花无欢私藏玉玺为由,领着王守澄和神策军闯进内侍省,逼迫花无欢交出玉玺。他恼羞成怒,竟主动提起往日的仇恨激怒花无欢,突然捧着玉玺的小太监被发现了,神策军动起手来,王守澄和花无欢也挥剑相向,就在这时,李涵传两人去太和殿面圣,轻风化作黄鼬也偷偷跟了进去。在大殿上,王守澄反咬一口说花无欢私藏玉玺,皇帝仔细查看后发现花无欢发现的玉玺是假的,原来是轻风想捉弄花无欢,才变了个假玉玺想引他上当,真玉玺早被她丢进了井里,可她却不知真玉玺曾摔碎一角,用黄金镶补,假玉玺完好无损,花无欢一眼就看出了是假的,可王守澄并没有看真切,还以为真玉玺重现于世,假玉玺无需呈给皇帝,因此花无欢无罪,王守澄聪明反被聪明误了。皇帝趁机处罚他交出枢密使的职务,转交给花无欢代理,王守澄不甘不愿,却又理亏,因此只能遵旨。此番虽未找到真玉玺,但却大挫了王守澄的锐气,李涵很是高兴,花无欢说这假玉玺是一只黄鼬领着他找到的。李涵不禁想起他小时候被人丢进山林里,也是一只黄鼬助他逃出深山,如今又是黄鼬帮他削了王守澄的势力,看来黄鼬跟他真是有缘。收起
第4集 - 玉溪飞鸾玉佩定情 轻风贸然侍寝受惩罚
皇宫里举行打醮祈福仪式,六宫嫔妃都要参加,轻风和飞鸾也不例外。惊喜的是她们竟然在仪式上遇见了李玉溪,当他的目光与飞鸾相遇时,飞鸾的心跳的无比的快,这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祠部主事开始念经祈福,轻风和飞鸾身为妖精,听到佛号就会头疼,因此两人慌忙离开了。轻风领着飞鸾在殿外的林荫道里散步,因为祈福仪式后的玉溪肯定会经过这里,果然三人在路上相遇了,玉溪察觉到两人有些不适,所以才跟出来看看。轻风问玉溪怎么也能到内宫里来?玉溪说他进京科举,无亲无故,所幸结识了祠部主事全臻颖,被她收留照顾,这次也是她带他进宫的,可惜不能待太久。说话间李玉溪准备离去,飞鸾念念不舍,轻风不忍妹妹受相思之苦,又见玉溪对…展开
皇宫里举行打醮祈福仪式,六宫嫔妃都要参加,轻风和飞鸾也不例外。惊喜的是她们竟然在仪式上遇见了李玉溪,当他的目光与飞鸾相遇时,飞鸾的心跳的无比的快,这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祠部主事开始念经祈福,轻风和飞鸾身为妖精,听到佛号就会头疼,因此两人慌忙离开了。轻风领着飞鸾在殿外的林荫道里散步,因为祈福仪式后的玉溪肯定会经过这里,果然三人在路上相遇了,玉溪察觉到两人有些不适,所以才跟出来看看。轻风问玉溪怎么也能到内宫里来?玉溪说他进京科举,无亲无故,所幸结识了祠部主事全臻颖,被她收留照顾,这次也是她带他进宫的,可惜不能待太久。说话间李玉溪准备离去,飞鸾念念不舍,轻风不忍妹妹受相思之苦,又见玉溪对飞鸾也甚有情意,因此干脆做起了红娘,问玉溪有没有什么定情之物送给飞鸾以作念想?玉溪毫不犹豫的送出了自己贴身佩戴的玉佩,玉溪曾经说过“蓝田碧玉藏深溪”,这块玉就带表着他对飞鸾的一片真情,飞鸾小心翼翼的接过,她痴痴地看着玉溪的背影,发誓一定会好好保管的。全臻颖对李玉溪颇有好感,她完成仪式后和玉溪在城内散步,她想把玉溪引见给她的义父王守澄,可暂时还不到时机。她笑着问玉溪讨要那块玉佩,之前玉溪答应送她的,可如今那玉佩已被送给了飞鸾,玉溪一阵尴尬,连声道歉。看他可怜巴巴的样子,全臻颖也不愿多加苛责,只是嘱咐他不要忘恩负义才好。自得到玉佩后,飞鸾就天天捧在手里,怎么看都看不够,轻风都笑她是彻彻底底被玉溪迷住了,可心里还是很替妹妹高兴的。飞鸾有些担心自己喜欢上玉溪后,没办法完成魅惑皇帝的任务,轻风却让她不用担心,一切都有她顶着,她询问元香侍寝的事,元香说皇帝非常专情,到现在也只纳了王德妃和杨贤妃,这两位娘娘的品貌虽不如飞鸾,但是比轻风还是绰绰有余。轻风愈发的不乐意,她可是吃了魅果的妖精,怎么能比不过凡人呢?为了一探两个妃子的真容,轻风带着坚果去给德妃请安,结果却先遇见了李涵,李涵从没见过以对坚果爱若珍宝,还当做礼物的姑娘,只觉得轻风傻得可爱。虽说礼轻情意重,可他还是想轻风的给德妃留一个好印象,恰巧他替德妃做了一套新衣,他让轻风把这套新衣当做见面礼送给德妃。德妃对这件衣服特别满意,对轻风也是赞不绝口,她已经怀有身孕,李涵对她颇为照顾,她说五个月的胎儿应该会有些胎动,可她还是什么感觉都没有,不禁有些担心。轻风自告奋勇地愿意替他们问问肚子里的胎儿,李涵和德妃虽然不懂她的意思,但还是答应让她试试。只见轻风轻轻地靠近德妃的肚子,只觉得非常的凉,看来是腹中胎儿天生体弱,轻风决定输些强力给他,她悄悄施法增强了孩子的体质,很快德妃就有了胎动的反应。李涵龙颜大悦,问轻风要什么赏赐?轻风还没来得及开口,太监就来禀告杨贤妃突然晕倒,李涵连忙去看望贤妃,轻风也跟着去了。这贤妃妖妖调调,明显不如德妃敦厚老实,她一见到李涵就靠在他的怀里,百般的撒娇奉承,她自称是为皇帝和德妃祈福斋戒才晕倒的。可轻风的鼻子灵,她却闻到了阵阵肉味,很快她就找到了一坛子肉汤,贤妃连忙推出宫女顶罪,这种行为让轻风更为恼火。不过李涵和善,他并没有惩罚装病争宠的贤妃,还反省是自己这些日子太过关心德妃而忽略了贤妃。轻风在心里连连感叹,这个李涵怎么会这么温柔宽厚,做他的女人该多幸福。晚上,皇帝要紫兰殿贵人侍寝旨意传来了,宫人和飞鸾都以为肯定是轻风,轻风自己也欣喜若狂的梳妆打扮着,可最终李涵宣的却是飞鸾侍寝。阖宫上下都傻了眼,飞鸾更是不愿去侍寝,最终轻风变幻成飞鸾的模样,被送去了太和殿。她怕露出破绽,因此一路上用团扇遮脸,李涵还以为她是害怕,他命“飞鸾”拿开扇子,可轻风只能短暂的幻化成飞鸾的模样,她吹灭了殿里所有的灯,催促李涵快点上床安歇。李涵没想到她这么心急,他始终认为应该先培养一点感情,因此他命“飞鸾”先陪他喝几杯酒再说。轻风心急如焚,她的幻术支持不了那么长时间。李涵近在咫尺,轻风也无从躲避,最终她心一横,变回了自己的模样。李涵问怎么会是她?轻风支支吾吾地说飞鸾突然感染了风寒,自己才来代替的。李涵却勃然大怒,斥责她抗旨不遵,擅自越俎代庖,条条都是死罪。轻风吓得跪下求饶,李涵拔出长剑,命她抬起头来。轻风以为他要杀自己,战战兢兢地抬起头,可李涵却挥剑斩断了珠帘,珠子撒了一地,他念在轻风入宫不久,不懂规矩,暂且免了死罪,可惩罚还是要有的,他罚轻风将一地的珠子悉数捡起来。轻风手忙脚乱地捡了一夜,李涵则在一旁批阅奏折,时不时地看她一眼,心里更多的是怜爱而并非生气。第二天早上,李涵命轻风陪他一起用早膳,轻风从没食用过人间的早餐,李涵也不恼,而是非常温柔的教她。回宫后,第二道圣旨又传来,册封轻风为五品才人,飞鸾为正三品婕妤,轻风不停的喊着不公平,她气自己不争气,也气李涵不懂她的情意,她决定改变策略,一定要赢得李涵的欢心。飞鸾被轻风的士气所鼓舞,决定对玉溪使用魅术。两人结伴出宫寻找李玉溪,飞鸾留下一枝花和一封信笺后就离开了,笺上约他去酒楼见面。玉溪欣喜若狂,穿戴整齐后就准备出门,却撞见了全臻颖,全臻颖想带他去见王守澄,这下玉溪感到两难,他既不想失约,又不想失去引荐的机会,几番思量后,他还是随全臻颖去见了王守澄,他试了玉溪的文采和武功,对他十分满意,决定收他做门生。见过王守澄后,玉溪便想匆匆赶去赴约,临走时还不忘送玉镯给全臻颖,以当赔罪和感谢。飞鸾等了一天都没有见到玉溪的人影,终于失望离去。玉溪赶到约定的地点后,看到飞鸾用红豆拼成了一个“玉”字,人却已经离开了,他急忙到街上去寻,可惜街上人流太多,最终两人擦身而过。收起
第5集 - 李涵自述悲惨身世 飞鸾玉溪宫外小聚
轻风偷偷潜入太和殿,眼看着李涵废寝忘食的处理朝政,批阅奏折,不禁感叹当皇帝是真累啊,心里竟还有些心疼起他来。突然一阵悦耳的音乐传来,竟然是杨贤妃身着舞衣,弹着月琴,一摇三晃款款走来。李涵看着如花般娇艳的贤妃,尽管知道她是有意争宠,却也不忍怪罪,留她在殿内一同休息。轻风本就不喜这种爱耍心机手段的女人,见李涵要留她侍寝心里就更不乐意。她灵机一动,偷偷放了一个屁,黄鼬的屁臭不可闻,犹如生化武器,瞬间李涵和贤妃就被熏出殿外,李涵还以为是贤妃肠胃不好,也没有了兴致,遣贤妃回宫了。由于气味太过浓烈,一时半会散不尽,李涵只好寻别处歇息,他去了紫兰殿。轻风连忙赶回寝宫梳妆打扮,李涵不一会儿就到了,他…展开
轻风偷偷潜入太和殿,眼看着李涵废寝忘食的处理朝政,批阅奏折,不禁感叹当皇帝是真累啊,心里竟还有些心疼起他来。突然一阵悦耳的音乐传来,竟然是杨贤妃身着舞衣,弹着月琴,一摇三晃款款走来。李涵看着如花般娇艳的贤妃,尽管知道她是有意争宠,却也不忍怪罪,留她在殿内一同休息。轻风本就不喜这种爱耍心机手段的女人,见李涵要留她侍寝心里就更不乐意。她灵机一动,偷偷放了一个屁,黄鼬的屁臭不可闻,犹如生化武器,瞬间李涵和贤妃就被熏出殿外,李涵还以为是贤妃肠胃不好,也没有了兴致,遣贤妃回宫了。由于气味太过浓烈,一时半会散不尽,李涵只好寻别处歇息,他去了紫兰殿。轻风连忙赶回寝宫梳妆打扮,李涵不一会儿就到了,他问飞鸾在哪,轻风撒谎替飞鸾遮掩,被李涵识破,轻风有些埋怨他总是捉弄自己,还只封她当才人。虽是女儿家的气话,李涵却也听进了心里,他告诉轻风,宫里规矩繁多,她又生性天真莽撞,如果不被他压抑着点儿,指不定会闯出什么祸事。他将当日轻风漏捡的一颗珠子放在她手心,轻风心里很感动,发誓以后再也不对他摆臭脸了,她捂住曾被李涵指责过的像黄鼬的眼睛,李涵目光恳切地看着她说他喜欢。正是两人芙蓉帐暖,情意绵绵之际,飞鸾却回来了。受魅果神力的影响,李涵的心神立刻被飞鸾所吸引,他命轻风退下,留飞鸾在殿内侍寝,轻风哭着跑出殿外。殿内,李涵步步逼近飞鸾,飞鸾脑海里全部都是他杀人时的样子,心里害怕的不行,李涵说他也不想杀人,不过为了达成理想,他必须这么做,如果有一天,朝廷安定下来,他就会退位让贤,去云游四海。飞鸾终于笑了,她也觉得皇帝并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可怕。李涵见她困了,便让她好好安歇,自己离殿去寻找轻风。此时的轻风正躲在凉亭里哭成泪人,离开魅果的控制后,李涵很快就发现自己对轻风失仪了,他向轻风道歉,可轻风却不愿原谅他。回到紫兰殿,她坐在床边默默流泪,飞鸾在床上也是翻来覆去睡不着,她问轻风是不是生她的气了?轻风其实不怨飞鸾,只怨自己的命不好。飞鸾哭着告诉她玉溪没有来赴约,她担心玉溪出了什么意外,想出宫去找他。轻风让她尽管出去,自己可以帮她打掩护。飞鸾偷偷溜出了宫,在宫门前找到了玉溪。原来玉溪一直对爽约耿耿于怀,想守在宫门前,看能不能碰到飞鸾。解释清楚后,玉溪拉着飞鸾去了城外,他告诉飞鸾自己以前也算是个少爷,可是七八年前家里的房地被官员强行掳走,爹娘也相继病逝,从此之后他便努力读书习武,只为了有出人头地的一天。飞鸾没想到他还有这样的伤心往事,她摘下头上的玉梳送给玉溪,当做回赠的礼物。两人互表心意,以玉定情。近来全国各地遭受蝗灾旱灾,淮南地区尤为严重,淮南节度使上书皇帝请求赈灾。下朝后,花无欢却告诉李涵,淮南节度使曾向他这个枢密使赠银两千两,也许淮南地区的灾情并没有他说的那么严重。李涵自是明白其中缘由,无非是想趁着赈灾捞油水而已,只是由此可见,以前王守澄做枢密使时收受了多少贿赂,恐怕早已难以计数。李涵派福荃给轻风和飞鸾送来了红菱饼,轻风赌气不吃,又不舍得扔,只好将饼包在手帕里。李涵悄悄走过来,问轻风是不是舍不得吃,轻风怒气上头,竟将饼扔在了地上。李涵不免有些恼火,他命令轻风捡起来,接过红菱饼说这是他最爱吃的。轻风知道自己有些伤害了李涵,连忙向他道歉,李涵善良,他并没有继续责怪轻风,而是告诉她自己之所以喜欢吃红菱饼,是因为自己的娘亲。娘亲是宫女出身,位分不高,自己在宫里也是倍受欺凌,每当自己哭着跑回去,娘亲都会拿一块红菱饼哄他,教育他要自立自强,以后强大了才有机会将这些仗势欺人的小人清除,也正为了这个理想,他才会如此勤勉。轻风被感动了,她重新吃下了那块饼。她越来越喜欢李涵,她知道李涵是个好皇帝,也是个善良的好人,更是个温柔的夫君,她实在不想因为任务而杀他。玉溪收拾东西,想离开全臻颖的府邸,他另找了一间竹林小屋,专心苦读,以备科举。全臻颖打算让王守澄替他跟考官打好招呼,玉溪说万万不可,他不想靠捷径靠关系取得功名。全臻颖非常满意,她知道自己果然没有看错人。玉溪借着月色苦读诗书,手里却拿着飞鸾的玉梳,心里总是忍不住的想起她,转身却看见飞鸾站在身后。飞鸾兴冲冲地奔过来,说自己是特意出来看他的,玉溪喜出望外,怕她受寒将她请进屋里小坐。飞鸾害怕自己的贸然来访会打扰他读书,玉溪却说自己本就难耐相思,如今有她作伴,只会更安心的读书,何来打扰一说?飞鸾决定留下来替他红袖添香,挑灯夜读。飞鸾就在竹林小屋里陪了他很久,还替他做了简单的烤鱼,全臻颖突然来了,还未走近,飞鸾就已经感到十分的不适,她慌忙躲进了房间,玉溪出去应付全臻颖。本想拦住全臻颖,可起了疑心的她还是冲进了屋子,屋子里一个人都没有,可全臻颖却发现了桌子上的两副碗筷,玉溪见瞒不过去,只好说是自己一个身份特殊不便见人的朋友来过了,全臻颖不动声色,暗暗观察着屋子,她看到了夜间玉溪写给飞鸾的情诗,顿时心头火起,她按捺住怒气,劝他要以科举考试为重。躲在屋外的飞鸾听见了,以为自己还是打扰了玉溪,因此决定科考之前还是少来见玉溪。收起

电视剧-古装-排行榜

2庆余年130006
3凤囚凰95498
4水浒传92544
9莽荒纪28268
10武林外传26580

本片看点

相关推荐

逆局(18+)

  • 主演:周渝民 张榕容 吴兴国 李铭顺 ..
  • 地区:台湾
  • 类型:悬疑剧/剧情..
  • 集数:6集
  • 连载中

暗恋橘生淮南 暗恋CP版

  • 主演:胡一天 胡冰卿 张逸杰 刘美含 ..
  • 地区:大陆
  • 类型:青春/爱情
  • 集数:25集
  • 已完结

指尖少年 越南语版

  • 主演:陈瑶 龚俊 陈柏融 章乐韵 艾佳..
  • 地区:大陆
  • 类型:古装/奇幻/..
  • 集数:20集
  • 已完结

逆局

  • 主演:朱轩洋 周渝民
  • 地区:台湾
  • 类型:悬疑
  • 集数:未知集数
  • 连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