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水佳人(2012)

更新至:30集进行中

主演:傅淼 曹磊 马晓峰 马杰力 佟凡 梁林琳

地区:中国

类型:剧情/爱情

简介:兴亡百姓苦,改朝换代对于前清举子林庆祥来说便是最为“苦闷”的事。锦绣前程顿成泡影,更是在回老家香山的路上,被乱兵剪掉了忠于前朝的辫子,斯文扫地。受尽侮辱的林庆祥要用一尺白绫结束生命,被住在隔壁的同乡陆长远救下,在陆长远的宽慰之下,二人一同返乡。前途的渺茫使林庆祥心灰意冷,便终日放纵茶楼酒肆,挥霍时..

主要演员

傅淼

傅淼

曹磊

曹磊

马晓峰

马晓峰

分集剧情

1-5集6-10集11-15集16-20集21-25集26-30集
第1集
1911年,在辛亥革命的大潮下,清帝逊位,民国建立。在京城做官的林庆祥回到家乡石岐镇。在回家的路上旅遇到一群兵,当兵挨个羞辱他,并让他给每一个人磕头,最终剪掉了林庆祥的辫子,还打了他一顿。林庆祥一瘸一拐的走到了一间客栈,想休息一下。没成想又被贼盯上,抢走他身上一切值钱的东西,还有他父亲留给他的怀表。在这家客栈里,还住着一位客人,名叫陆长远,是石岐镇县令的儿子。陆长远将林庆祥的一切看在眼里。林庆祥第二天一早起床,发现自己身上的东西都不见了,马夫也走了,连结账的钱都没有,无奈被客栈的老板娘赶了出去。他失魂落魄的走在回家的山路上,陆长远远远的跟着他。林庆祥在瀑布下停住了脚步,他打算就此了断自己…展开
1911年,在辛亥革命的大潮下,清帝逊位,民国建立。在京城做官的林庆祥回到家乡石岐镇。在回家的路上旅遇到一群兵,当兵挨个羞辱他,并让他给每一个人磕头,最终剪掉了林庆祥的辫子,还打了他一顿。林庆祥一瘸一拐的走到了一间客栈,想休息一下。没成想又被贼盯上,抢走他身上一切值钱的东西,还有他父亲留给他的怀表。在这家客栈里,还住着一位客人,名叫陆长远,是石岐镇县令的儿子。陆长远将林庆祥的一切看在眼里。林庆祥第二天一早起床,发现自己身上的东西都不见了,马夫也走了,连结账的钱都没有,无奈被客栈的老板娘赶了出去。他失魂落魄的走在回家的山路上,陆长远远远的跟着他。林庆祥在瀑布下停住了脚步,他打算就此了断自己,歪歪斜斜的走到瀑布边,犹豫着想下水。不料,脚一滑落入了深水中。陆长远赶紧跑上前来,把他救起。两人就算认识了。林庆祥万分感谢陆长远的救命之恩。石岐镇林家,也算是个大户人家,当家的是林庆祥的叔叔。林庆祥的父母死的早,一直是叔叔抚养长大。叔叔膝下无子,从小送庆祥进学堂,希望他能出人头地。前段时间,叔叔打着侄子在京城做官的旗号在石岐镇娶了房年轻的姨太太,姨太太嫁进来,本想衣食无忧,跟着林庆祥享福。这回听说林庆祥要回来,林家上下欢呼雀跃,请来了亲朋好友,准备了酒席迎接他回家。眼看天要黑了,只见林庆祥衣衫褴褛、披头散发的站在了林家的大门口。众人惊愕。林庆祥看到一桌酒席,不顾叔叔的脸面,用手抓起肉就往嘴里塞。席间的孩子们也纷纷效仿林庆祥,用手抓饭。好好地一桌饭菜,弄得狼籍一片。叔叔在一旁哭笑不得,姨太太气的转身进了里屋。客人们都散去,林庆祥也酒足饭饱。被叔叔叫进书房的时候,还不停打着饱嗝。林庆祥接着酒劲,合盘托出了自己的境遇,大哭了起来。叔叔心疼庆祥,劝他只要回来就好,以后一家人好好过日子就是。姨太太可不这么通情达理,她嫁进林家可不是为了涂个安稳日子。陆长远也回到了家中,父亲陆恩庭由县令变成了县长。林庆祥成日游手好闲,叔叔看在眼里,姨太太更是心急如焚,整日没个好脸色,吃饭都不与林庆祥一桌。叔叔无奈,希望林庆祥能出去找个事做。林庆祥嘴上答应,但始终没有付之行动。他依旧每天到茶馆喝茶,与众人畅谈家国往事。大家知道他是有文化之人,就托他帮忙写对子、写信,有时还帮人写状子。但林庆祥坚决不收取任何费用,这样一来他在大家心目中的威信也大大提高。有一天,叔叔不在家,林庆祥被姨太太一顿数落后,跑到酒楼喝闷酒。恰巧听到邻桌大谈三民主义,林庆祥拍案而起,与之扭打起来。闹到了县长陆恩庭家,陆长远出面帮林庆祥解了围。但自此,林庆祥保皇已名声在外,让叔叔很是担心。林庆祥丝毫没有感谢陆长远的再次相助,反而大骂其他的父亲陆恩庭,骂他改换门庭,对皇帝不忠。陆长远表示自己不在乎政治,反而关注外国的一些新思想,新观念。国内不管怎么变,都是进步的表现。林庆祥欲与陆长远争论,陆长远就此打住,他叫来家里的丫鬟,给李庆祥跳交谊舞看。丫鬟已被陆长远训练已久,但看到有生人在还是害羞。林庆祥也笨手笨脚的跟着陆长远学了起来。陆恩庭站在门口,看着林庆祥和丫鬟跳舞,儿子在打着节拍,觉得很不着调,气的把他们赶了出去。陆长远骑自行车把林庆祥送回家后,路过药铺,把药铺走出来的一个女子撞倒在地。女子名叫阿香年轻美貌,这一撞,撞进了陆长远的心里,他对这个眉目清秀、身材婀娜的女子一见倾心,整夜不能入眠。收起
第2集
庆祥激动走到徐家小姐面前,掀开盖头,顿时洞房里发出哄然一声惊呼,大家面面相觑。林庆祥生气的问新娘:“我的老婆呢?” 。刚还充满着喜庆的新房里刹那间一片沉寂。林庆祥猛然转身,拨开人群,决然跨出新房的门槛冲上大街。陆长远追了出去。只见那坐在床头的新娘,沉重的凤冠头饰下的一张脸上,长了很大一块黑色的胎记。新娘叫徐惠茹,洞房花烛夜的整晚她就独自愣坐在床边,林庆祥始终没有回来。徐惠茹脸上的胎记是娘胎里带来的,没有任何遮盖的办法。徐家为了把女儿嫁出去,不惜重金买通了媒婆。那日林庆祥看到的织布姑娘,自然不是徐家大女徐惠茹。而是徐惠茹的贴身丫鬟、徐家收养的义女阿香,这件事情打一开始就是一个阴谋。林庆…展开
庆祥激动走到徐家小姐面前,掀开盖头,顿时洞房里发出哄然一声惊呼,大家面面相觑。林庆祥生气的问新娘:“我的老婆呢?” 。刚还充满着喜庆的新房里刹那间一片沉寂。林庆祥猛然转身,拨开人群,决然跨出新房的门槛冲上大街。陆长远追了出去。只见那坐在床头的新娘,沉重的凤冠头饰下的一张脸上,长了很大一块黑色的胎记。新娘叫徐惠茹,洞房花烛夜的整晚她就独自愣坐在床边,林庆祥始终没有回来。徐惠茹脸上的胎记是娘胎里带来的,没有任何遮盖的办法。徐家为了把女儿嫁出去,不惜重金买通了媒婆。那日林庆祥看到的织布姑娘,自然不是徐家大女徐惠茹。而是徐惠茹的贴身丫鬟、徐家收养的义女阿香,这件事情打一开始就是一个阴谋。林庆祥上当受骗想找媒婆算账,媒婆不见踪影。林庆祥找到叔叔和姨太太商量要退婚。姨太太劝说徐家姑娘脸上只是长有胎记,关上灯都一样。关键是徐家嫁妆丰厚,以后还得靠这几亩水田过日子呢。再说只要能生,有个儿子就什么都有了。林庆祥又大闹徐家,徐家老太爷呵斥住林庆祥,声称林庆祥和徐惠茹在石岐城众多亲朋好友和乡邻面前已拜过堂了,何况林家已经收了嫁妆,没有退婚的道理。叔叔姨太太赶来,连忙道歉,拉走林庆祥,认了这门亲事。阿香躲在隔壁房间偷看了这一切,心里对林庆祥有些愧疚。林庆祥走后,徐母开始担心起女儿来。夜里蕙茹已困极,但仍然坚持着,她心里谨记着出嫁前徐母对自己的教诲。母亲告诉女儿,无论林庆祥如何嫌弃她,都不要泄气,耐心的守在屋子里。更重要的是要把林家的家务做得妥帖,要让街坊邻居都讲她的好话。如果有人因她的长相嘲笑她也没关系,尽管大大方方见人,第一次看你稀奇,第二次看着好笑,第三次就觉得习惯了,人都是这样的!母亲还嘱咐蕙茹,只要沉得住气,时间长了她会拴住丈夫的。林庆祥约陆长远喝酒,林庆祥气愤不已,不听的跟陆长远诉说他在徐家窗外看到的女子模样。陆长远不信,他觉得自己在药铺外撞见的那个姑娘才是世上长的最好看的女子,两人根本不知道说的正是一人。陆长远奚落林庆祥,有种就回家写休书,在这喝闷酒算什么男人,林庆祥当即答应。庆祥回到家中,见到叔叔,便忘了写休书的事情。他知道林家还得靠徐家的嫁妆糊口,没有休妻的勇气。陆长远笑话林庆祥,说不敢休妻就进洞房。林庆祥硬撑答应。喝得醉醺醺的回到家中,走到洞房门前,透着窗户往里看看,始终不敢进。徐惠茹每夜里始终如一地等待着的林庆祥到来,这空房一守就守了大半年。不过,徐惠茹必竟还是一个敦厚实在的女人,她还是以林家少奶奶的身份主动承担起林家大屋许多繁杂的家庭事务。使原本想让林庆祥娶妻后就离开林家单过的叔叔和姨太太改变了主意,加之姨太太马上要生产了,家里还真离不开徐惠茹了!徐家的长工阿福总是到林家来给蕙茹送东西,他看到姨太太使唤蕙茹干活,很不高兴,要蕙茹跟自己回去。(蕙茹比阿福年龄大,叫姐姐。)蕙茹不同意,说自己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干些活也不吃亏。蕙茹嘱咐阿福不让他把在林家看到的事情跟父母说。叔叔琢磨,林庆祥和惠茹这么久了不入洞房怎么行,姨太太到不以为然,不愿管林庆祥两口子的事情。不久,姨太太产下一子,母以子贵,林家上上下下都宠着她,她总是使唤蕙茹,惠茹依旧任劳任怨,林庆祥将这一切看在眼里,有些为惠茹鸣不平,但自己始终不进洞房,夜夜躲在书房睡。家里有个杂货店,蕙茹去照看,极为能干。她对顾客特别热心,很受邻居们赞赏。蕙茹经常被孩子们取笑,孩子们都叫她“丑娘娘”,有时大人听到了也会训斥孩子,蕙茹不在乎,依旧微笑待人。蕙茹贤惠的名声传了出来,茶馆里都说林庆祥有福气,家有三件宝,丑妻,……林庆祥又找陆长远诉苦,陆长远嘲笑他没胆子休妻,就得赶紧认命回家圆房去。林庆祥一赌气回到家站在洞房门口,趴在窗外看了看,蕙茹在刺绣,背对着窗户,背影还算骄人,林庆祥快步推开门,走了进去。蕙茹吓了一跳,转过脸来看着林庆祥。林庆祥一看到惠茹长着胎记的脸,顿时没了兴致,转身就走。收起
第3集
林庆祥告诉叔叔,要娶阿香。叔叔愕然,姨太太却询问有多少嫁妆。林庆祥回答没有,姨太太便告诉庆祥林家也没有彩礼,就别操办了。阿香的婚礼与惠茹的相比冷冷清清,简单了许多。只是阿福赶了一辆马车过来,送了一箱子衣物,说老太太心口疼,两位老人就不过来了。姨太太看过阿福送来的一箱子衣服后,失望的转身回了屋。院子里,蕙茹指挥阿福帮着吊几个灯笼,贴着几个喜字。房间里阿香静静的坐着。一切都准备好了,林庆祥来请叔叔过去。姨太太阻止,说娘家没来人,她们也不去了,让林庆祥自己办吧。林庆祥失望而归,觉得对不起阿香。蕙茹便自己主持婚礼。阿福在院子里放起了鞭炮。门口引来了零星围观的人。林庆祥把围观的人都请进来吃饭。…展开
林庆祥告诉叔叔,要娶阿香。叔叔愕然,姨太太却询问有多少嫁妆。林庆祥回答没有,姨太太便告诉庆祥林家也没有彩礼,就别操办了。阿香的婚礼与惠茹的相比冷冷清清,简单了许多。只是阿福赶了一辆马车过来,送了一箱子衣物,说老太太心口疼,两位老人就不过来了。姨太太看过阿福送来的一箱子衣服后,失望的转身回了屋。院子里,蕙茹指挥阿福帮着吊几个灯笼,贴着几个喜字。房间里阿香静静的坐着。一切都准备好了,林庆祥来请叔叔过去。姨太太阻止,说娘家没来人,她们也不去了,让林庆祥自己办吧。林庆祥失望而归,觉得对不起阿香。蕙茹便自己主持婚礼。阿福在院子里放起了鞭炮。门口引来了零星围观的人。林庆祥把围观的人都请进来吃饭。阿福和惠茹坐在了正席的位置。席间,阿福憋了半天才说出了一句祝福的话。新婚之夜,徐惠茹亲自将二人送入洞房,自己心满意足的回到房间,因为此时的她已经有了生理反应,她感觉自己已经怀上了庆祥的孩子。能让阿香进门,林庆祥更是对惠茹尊重有加。在阿香的新房里,庆祥仔细的打量着阿香的脸,不再熄灭屋里的灯。从这天开始,阿香屋的灯光便夜夜通亮。蕙茹做好早饭,叔叔和姨太太也都坐在桌子上,等林庆祥和阿香起来吃饭。两人都没有起来,姨太太在一旁说了些不三不四的话,让惠茹心里很不是滋味。蕙茹将早饭端进来阿香和林庆祥的房间,阿香有些不好意思。早饭后林庆祥带阿香拜见叔叔和姨太太,姨太太假模假式的开始分配惠茹和阿香做活。阿香奇怪,蕙茹说从今天起姨太太把家里的佣人都辞退了,说养不起,人太多。阿香很生气,林庆祥也觉得很没有面子。茶馆里,林庆祥几天不见踪影,大家都在议论着他娶姨太太的事情。林庆祥脚步轻盈的走进茶馆,众人祝贺他艳福不浅。陆长远挑头要去看看新人,林庆祥不让。阿香喂姨太太的儿子吃饭,不下心呛着了孩子。姨太太上前把碗一摔,打了阿香一巴掌。阿香不服,顶了两句嘴,叔叔进来,让阿香跪下。蕙茹连忙拉着阿香跪下道歉,阿香极为委屈。晚上,一大家人吃饭。蕙茹反胃,阿香不明白怎么回事。姨太太却在一旁不乐意的说:“完了,完了,又多了一张吃闲饭的嘴。”阿香请医生过来给惠茹瞧病,医生确定惠茹怀孕。蕙茹让阿香帮忙瞒住林庆祥,阿香不解。晚上林庆祥进门,阿香欲要开口,无奈蕙茹只能告诉庆祥自己怀孕了。林庆祥欢喜万分,她嘱咐阿香辛苦些,别让惠茹干活。晚上阿香与林庆祥商量,希望自己能在外面找点事由,挣些钱。等惠茹生了孩子,家里就是四口人,总不能一直看姨太太的脸色生活。林庆祥心疼阿香,不同意她出去干活。庙会,林庆祥约了陆长远一起去逛逛,惠茹让庆祥也带着阿香去,不想让阿香总在家里受姨太太的气。陆长远打算去给惠茹肚里的孩子求个平安,带阿香出门。庙会上,陆长远见到阿香,知道了阿香就是林庆祥新娶的姨太太,万念俱灰。阿香给惠茹买了只活鸡回来,炖汤给她不不身子。姨太太不乐意,说阿香用林家钱买的东西,就得大家一起喝。阿香赌气说这是自己出的钱,只给蕙茹喝。姨太太生气,摔碗离桌。当晚叔叔找林庆祥谈话,决定按月给他们钱,让他们自己出去单过,林庆祥答应。阿香却不同意,他让林庆祥要叔叔的钱,让他去把惠茹的嫁妆,几亩水田要回来就够养活一家四口。庆祥很为难,不想和叔叔闹翻脸,让惠茹去劝阿香,他们自己想办法。可叔叔每月给的钱,根本不够庆祥一家三人的日常开销,更别提马上就要填个孩子。阿香决定出去做事,林庆祥不得不答应。蕙茹提议要做洗染店,自己也可以帮把手,做些针线活。可是开店没有资金,无奈蕙茹又找到娘家想办法。林庆祥拿着惠茹从娘家借来的钱去找店铺,谈不下来,想到了陆长远。陆长远已经有好些日子没有去茶楼了。林庆祥找到陆长远家,想让陆长远帮忙找便宜的店铺,陆长远答应,林庆祥万分感谢。交谈间林庆祥多次询问庆祥与新娶的太太阿香之间的近况,林庆祥幸福的回答,陆长远心情不能平复。也许是因为陆长远还惦记着阿香,他开始挨家挨户的给林庆祥找店铺,终于找到了一家比较满意的。便赶紧骑车去林庆祥报信,可是林庆祥不在。阿香看店心切,让陆长远赶紧带自己去看店铺,惠茹觉得不妥,一同前往。蕙茹和阿香对店铺的位置相当满意,打听起了价钱,陆长远胸有成竹的表示价钱一定让两位太太满意几个月过去了,“缝补洗染店”挂牌。惠茹挺着大肚子与阿香一起在店里忙前忙后,二人分工明确,配合很好。惠茹抢着帮阿香洗衣晾晒,阿香心疼惠茹,不让她劳累。自己还兼着送取衣服、收钱的工作,很是辛苦。陆长远每每路过洗染店也都进来打个招呼。有时看阿香忙不过来,想替她送衣,惠茹觉得这样做不合适,几次都拦了下来。一天,陆长远来给阿香和惠茹送了一盒擦手油,惠茹心里很是担心。收起
第4集
蕙茹让阿香把钱包还回去。客栈里,乔治已报案,警察前来调查,要带走客栈的女老板和店员。阿香及时赶到拿出钱包,弄清事情的真相。乔治向女老板和店员道歉,感谢阿香将钱包送回,拿出钱要给阿香作为感谢费,阿香没有收。茶馆里。大家议论着林庆祥的两个妻子,羡慕他有福气,找了有两个好妻子,一个心存仁厚,一个美丽可人。蕙茹是持家的好手,阿香是做生意的好料,把码头上的活都揽过来了。林庆祥得意不已。陆长远走进茶馆,林庆祥感激陆长远处处相助,陆长远说自己并没做什么,是惠茹和阿香能干。林庆祥迅问陆长远和心仪的那个姑娘发展的怎样?陆长远感叹,说至今没有再见到,恐怕永远都见不到了。林庆祥疑惑,打算帮陆长远打听姑娘的…展开
蕙茹让阿香把钱包还回去。客栈里,乔治已报案,警察前来调查,要带走客栈的女老板和店员。阿香及时赶到拿出钱包,弄清事情的真相。乔治向女老板和店员道歉,感谢阿香将钱包送回,拿出钱要给阿香作为感谢费,阿香没有收。茶馆里。大家议论着林庆祥的两个妻子,羡慕他有福气,找了有两个好妻子,一个心存仁厚,一个美丽可人。蕙茹是持家的好手,阿香是做生意的好料,把码头上的活都揽过来了。林庆祥得意不已。陆长远走进茶馆,林庆祥感激陆长远处处相助,陆长远说自己并没做什么,是惠茹和阿香能干。林庆祥迅问陆长远和心仪的那个姑娘发展的怎样?陆长远感叹,说至今没有再见到,恐怕永远都见不到了。林庆祥疑惑,打算帮陆长远打听姑娘的下落。陆长远说谁帮我你也帮不了我,随后找话题岔开。林庆祥为感谢陆长远对家里的帮助,邀请他到家里吃晚饭。惠茹和阿香里里外外的忙活着,端上了好吃的饭菜,陆长远很是羡慕。席间,他的目光始终放在阿香身上,惠茹看在眼里。席间惠茹询问陆长远的终身大事,陆长远尴尬的看着阿香。阿香低头不语。林庆祥把陆长远跟心仪的人在药铺外的偶遇当成笑话说给阿香和惠茹听。阿香这才明白了陆长远的心,顿时留下了眼泪。两个男人称兄道弟的喝了很多酒,阿香和惠茹一直在身边陪着。突然林庆祥一时兴起把自己珍藏的谭嗣同的墨宝在陆长远面前展示,陆长远有些担心林庆祥,让他把东西藏好。林庆祥不以为然,说既然是兄弟了就拿出来给陆长远看看,让他也开开眼。陆长远很感动林庆祥不把自己当外人,借着酒劲也告诉了林庆祥自己心仪的人其实就是阿香。林庆祥一听傻了眼,上前给了陆长远一拳,两个男人扭打了起来。惠茹和阿香赶紧上前拉架,二人都喝多了,倒在地上睡着了。第二天,陆长远醒来,发现在即住在林家,想起了昨晚的事情,有些后悔,不知怎么面对林庆祥。蕙茹进来,说了几句安慰的话,劝陆长远忘记阿香,从此还是林庆祥的好兄弟。陆长远想找林庆祥谈谈,林庆祥早已躲出了家门,陆长远失望离开。晚上林庆祥回家,把阿香叫到房间,支开惠茹,让阿香跪下。质问阿香,为什么早不说以前见过陆长远。阿香顶嘴,说撞见有什么好说的,她哪知道陆长远心里想什么!林庆祥问阿香有没有做过对不起林家的事?阿香说没有!林庆祥又问没有做错事昨晚为什么哭,是不是后悔嫁给自己。阿香一气之下说是,她职责林庆祥整天就知道去茶楼喝茶,游手好闲,家里让两个女人赚钱养活,算什么男人。林庆祥受到侮辱,气急,拿起手上的茶壶向阿香砸去,砸在了她头上,顿时血流了下来。惠茹听到声音冲了进来,赶紧带阿香去包扎,安抚好阿香后,惠茹又来劝林庆祥,里里外外忙的不亦乐乎。这时乔治上门凑热闹。他是来给阿香介绍生意的,说船上的船员有些衣服让阿香去拿,惠茹担心让林庆祥误会,没有让乔治进门。惠茹表示不希望乔治再到家里来,有事可到店里说。乔治扫兴的离开。阿香埋怨惠茹对乔治的态度,惠茹嘱咐阿香,一个女人在外做事要格外小心。林庆祥躲在屋子里张望着阿香和惠茹的一举一动。第二天一早,阿香出门准备去码头取船员的衣服。惠茹不放心,跟着一同前去。林庆祥挡在门口,不让他们去,林庆祥不想给家里找麻烦。他规定以后店里不准接码头的生意,连客栈的都不行。阿香再次与林庆祥吵了起来,阿香说街上的生意不能支撑整个家,就算洋人的买卖可以不做,但客栈的生意也不能不做,之前已经答应了,做买卖就要讲信誉。阿香推开挡在门口的林庆祥,大步迈出了门。惠茹留在家里劝庆祥。陆长远因为自己的失言,一直担心林庆祥责难阿香,便经常来林家附近转悠,看看情况。恰巧看到阿香哭着从林家跑出来,头上还受了伤,连忙追了上去。阿香告诉陆长远希望他不要再找她,自己已是有妇之夫,让陆长远死了这条心。陆长远只是追问阿香是怎么受的伤,是不是林庆祥打得。阿香没有回答,只是说如果真的为自己好,以后就不要再见面,说完便转身离开。陆长远认定是林庆祥把阿香打伤,对林庆祥耿耿于怀,有些看不起他。自己下定决心要一直保护阿香。陆长远来到茶馆找林庆祥,告诉林庆祥阿香是无辜的,让他不要为难阿香。林庆祥只是冷冷的告诉说了句,这时林家的家事,跟他没有关系。两人大吵了起来,彻底闹掰。林庆祥回到家中,没有理睬阿香,来到了惠茹的房间。惠茹劝林庆祥不要冷落阿香。阿香并没有错,她并不知道陆长远的心思,也没有做过对不起林家的事情。阿香去码头揽生意也是为了给林家挣钱,让大家的日子过得更好。另外陆长远总归救过他的命,兄弟之间没有什么解不开的心结,还是应该好好聊聊。林庆祥无话可说,只是不停叹气。阿香却跟林庆祥赌起了气,一点都不理睬他,还处处找茬。几次林庆祥想缓和关系,都被阿香拒绝。惠茹劝阿香对男人不能太任性,家和万事兴。收起
第5集
阿香受家法后冤枉不已,实在想不通林庆祥怎么会这样对待自己,自己含辛茹苦的赚钱养家,却遭到如此待遇,惠茹和阿福劝她无用,她把自己关在房间闷了一天,第二天一早阿香推开大门便跑到宾馆找陆长远。她质问陆长远为什么不放过自己,陆长远承认自己放不下阿香。阿香斥责陆长远,说着说着哭了起来,说自己生意没了,又被家人冤枉,都是陆长远害的。陆长远抱住阿香,让阿香跟他远走高飞,从此不让阿香在林家受罪。阿香打了陆长远一巴掌,说他和林庆祥师兄弟怎么能说出这种话,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这一巴掌打醒了陆长远,让他对阿香彻底死心。陆长远告诉父亲自己想去东南亚的舅舅家去散散心,学习庄园管理。陆长远临走前留了封信给阿香,…展开
阿香受家法后冤枉不已,实在想不通林庆祥怎么会这样对待自己,自己含辛茹苦的赚钱养家,却遭到如此待遇,惠茹和阿福劝她无用,她把自己关在房间闷了一天,第二天一早阿香推开大门便跑到宾馆找陆长远。她质问陆长远为什么不放过自己,陆长远承认自己放不下阿香。阿香斥责陆长远,说着说着哭了起来,说自己生意没了,又被家人冤枉,都是陆长远害的。陆长远抱住阿香,让阿香跟他远走高飞,从此不让阿香在林家受罪。阿香打了陆长远一巴掌,说他和林庆祥师兄弟怎么能说出这种话,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这一巴掌打醒了陆长远,让他对阿香彻底死心。陆长远告诉父亲自己想去东南亚的舅舅家去散散心,学习庄园管理。陆长远临走前留了封信给阿香,阿香看信后怅然若失……陆长远走后不久,林庆祥在北京时的同仁张涛来到香山,投奔林庆祥。随后陆恩庭便带人来到林庆祥家把张涛抓了起来,林庆祥也被一起抓走。蕙茹、阿香都傻了眼,不知林庆祥犯了何罪?林庆祥被抓后,惠茹和阿香到处托人打听,才知道张涛是因为刺杀袁世凯失败,逃到石岐来的。又在林庆祥家将其抓获,所以庆祥也脱不了干系。估计罪行严重。惠茹带着阿香来到庆祥叔叔家商量起营救的办法。叔叔很是着急,可叔母倒在一旁说起了风凉话,所以叔叔也只能出力不出钱,他找人四处打听林庆祥被关在大牢的情况。林庆祥入狱使得林家生意陷入困境,裁缝店被迫关张。无奈阿香来到码头找乔治,但乔治表示,中国的政治他不懂,也无力干涉。叶中天知道了林家的遭遇,做好了一切准备,打算落井下石。为了营救林庆祥,惠茹再次将水田和店铺抵押给“热心帮忙”的叶中天,在叶中天的活动下,总算免了林庆祥的死罪,但监狱还是不肯放人,后来惠茹又几次向家里借钱给叶中天,每次给叶中天的钱也只能见上林庆祥一面,庆祥在监狱里受到惊吓和非人待遇,得了重病。无奈之下,惠茹让阿香去找县长,希望县长可以看在陆长远的面子上放过林庆祥。陆县长第一次看到阿香,立刻被阿香吸引,他开始打起阿香的主意。阿香为了救丈夫只得答应了县长。阿香失魂落魄的回来,惠茹顿时明白了前因后果,恨自己害了阿香,陷入深深自责中。叶中天知道此事后也十分惊愕,嘲笑这个陆县长也不是好角色。监狱中的林庆祥听到了风言风语,大为震怒,但换回来的只是又一顿折磨。林庆祥终于无罪释放回到家中,他知道自己大限将至,支开阿香,问蕙茹到底怎么回事,蕙茹为了阿香撒了谎。但林庆祥什么都知道了,写下休书,说自己死后,让蕙茹休掉阿香。当夜林庆祥身亡。林庆祥的死,让蕙茹、阿香一夜间跌入深渊。出殡的时候,陆长远才赶了回来,他得知消息后从香港日夜兼程的回来,但还是晚了一步,阿香因为陆县长的关系,对陆长远拒绝陆长远参与送殡。陆长远看着蕙茹、阿香两个女人在林庆祥坟前痛哭,也是痛心不已。陆长远质问父亲,陆恩庭以林庆祥身子骨太弱为由推脱干净,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坟头上,叔叔劝惠茹和阿香改嫁,两人回到徐家。收起

电视剧-排行榜

3烈火如歌148052
4镇魂87500
7红楼梦79253
8鬼吹灯77924
9凤囚凰77673

本片看点

相关推荐

山海蓝图

  • 主演:丁勇岱 高明 何赛飞 李光复 杨..
  • 地区:内地
  • 类型:剧情
  • 集数:8集
  • 已完结

最酷的世界

  • 主演:周雨彤 王东 李宏毅 关芯 陈瑾..
  • 地区:内地
  • 类型:都市/爱情
  • 集数:28集
  • 连载中

国宝奇旅

  • 主演:刘烨 袁姗姗 张瑞涵 秦杉 刘思..
  • 地区:内地
  • 类型:悬疑剧/剧情
  • 集数:42集
  • 已完结

一诺无悔

  • 主演:郭广平 何政军 傅淼 魏小军 刘..
  • 地区:大陆
  • 类型:剧情/主旋律
  • 集数:31集
  •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