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筝(2017)

共:46集已完结

主演:柳云龙 李小冉 张檬 罗海琼 马驰

地区:大陆

类型:战争/悬疑

简介:重庆军统王牌特工郑耀先,以狡黠机智和心狠手辣闻名。郑耀先其实就是潜伏在军统的共产党特工“风筝”,为了确保“风筝”像一把尖刀始终刺在敌人的心脏上,在最关键时刻给国民党致命一击,郑耀先不得不成为自己同志眼中人人得以诛之的军统六哥。上线的牺牲让他和组织失去了联系,解放后他化名国民党留用人员周志乾,以一种..

主要演员

柳云龙

柳云龙

李小冉

李小冉

张檬

张檬

花絮

预告

分集剧情

1-5集6-10集11-15集16-20集21-25集26-30集31-35集36-40集41-45集46集
第1集 - 郑耀先代号风筝潜伏军统十年 为使命不得不亲自处决被捕同志
1927年,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反动派悍然发动了血腥残暴的四一二反革命政变,自那以后第一次国共合作宣告彻底失败,国民党反动派疯狂的搜捕和屠杀共产党人,并开始向共产党内部派遣特工。这些特工后来多半下落不明,能够潜伏下来的只有其中一小部分。而一份记录他们身份的七十三人名单被中国盖世太保戴笠牢牢掌握在手里,是当时军统的核心机密。在这样的背景之下,隐藏的军统电讯处的女地下共产党员曾墨怡经过不懈潜伏努力,终于得到了这份名单。然而军统特工最终还是发现了曾墨怡的身份,随即将她抓捕审讯,用尽了各种残忍酷刑,不过尽管全身上下遍体鳞伤,鲜血淋漓,优秀的共产党员曾墨怡却依然不为所动,紧守秘密。普通军统特工拿坚…展开
1927年,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反动派悍然发动了血腥残暴的四一二反革命政变,自那以后第一次国共合作宣告彻底失败,国民党反动派疯狂的搜捕和屠杀共产党人,并开始向共产党内部派遣特工。这些特工后来多半下落不明,能够潜伏下来的只有其中一小部分。而一份记录他们身份的七十三人名单被中国盖世太保戴笠牢牢掌握在手里,是当时军统的核心机密。在这样的背景之下,隐藏的军统电讯处的女地下共产党员曾墨怡经过不懈潜伏努力,终于得到了这份名单。然而军统特工最终还是发现了曾墨怡的身份,随即将她抓捕审讯,用尽了各种残忍酷刑,不过尽管全身上下遍体鳞伤,鲜血淋漓,优秀的共产党员曾墨怡却依然不为所动,紧守秘密。普通军统特工拿坚强的曾墨怡毫无办法,但负责整个审讯的郑耀先却是个以诡计多端,阴险狡诈著称的军统王牌特工,他见酷刑无法使曾墨怡屈服,便玩起了心理战术,装出苦口婆心的样子劝曾墨怡对共产主义信仰的忠诚已经足够了,何必为其献出宝贵的生命,不该再把秘密隐瞒下去了,以期击溃她的心理防线。郑耀先还屏退众手下,要和曾墨怡单独谈谈,不过他却发现了一个监听装置,原来整个审讯过程都处在另一群军统特务的严密监听之下。这让郑耀先非常生气,他闯进监听室,冷着脸将监听器狠狠甩到了桌子上,把监听的军统吓出了一身冷汗。军统戴笠手下有八个王牌特务,号称八大金刚,郑耀先正是其中的老六,绰号鬼子六,出了名的心狠手辣,然而在这一切的表象伪装之下,他的真实身份其实是一位打入敌人内部多年的地下共产党员。代号,风筝。尽管郑耀先行事一直谨慎小心,但军统的老板戴笠还是从蛛丝马迹中对他手下的这位王牌产生了怀疑,不但派了八大金刚中的老四监听郑耀先审讯过程,还让郑耀先亲手杀死曾墨怡。这让郑耀先处在了非常为难的位置上。他只得秘密找到自己的联络员陆汉卿排解心中的苦闷,虽然曾墨怡已经失去了逃生的希望,然而让郑耀先亲手杀死自己的同志,还是让他无法接受。在敌人内部潜伏的时间太久了,那种压抑感像把他的头埋在水中一般透不过气来。在经历了太多残酷血腥的镇压之后,在参与太多军统行动,留下了太多的糊涂账之后。郑耀先已经快分不清自己的到底是红是白了,他已经忍受了十年了,不知道接下来还要忍多久,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摆脱这种生活,什么时候才能活得像个人一样。他已经快被逼疯了。陆汉卿提醒郑耀先,这种生活正是地下党员必然经历的痛苦,他会看到同志被迫害,被处决,然而他却还是必须继续做军统的王牌,继续做人见人恨的鬼子六,继续做别人诛之而后快的八大金刚,他必须忍耐下去。过不去戴笠这一关,他之前十几年的努力就白费了。另外陆汉卿还告诉郑耀先,他的女友程真儿因为组织上工作的安排,马上就要去东北和苏联人接触了。这个消息更让郑耀先接受不了,他发了疯一般的控诉这简直是釜底抽薪,他每天战战兢兢在敌窝里周旋,忍受着同志不停被害的心理煎熬,现在连他唯一的心理寄托,他的女友都要被调走,根本是不给他活路。然而即便如此,郑耀先也不过是只能发发牢骚,他还是要把所有苦楚埋在心底,为了崇高的理想,继续完成自己艰巨的使命。曾墨怡的行刑准备完毕,由于郑耀先之前在审讯室解除了监听装置之后,已经告诉了曾墨怡他拿到了藏在换气扇叶上的名单胶卷,并将其送到了延安。此时的曾墨怡放下了心中忧虑,可以没有遗憾的慷慨赴义。郑耀先在其他军统特务的监视之下,即使心中有万般不愿,还是装出冷血的模样,亲自带队送自己的同志离开了人世。落在曾墨怡身上的子弹,仿佛也落在了他的心头,那种痛彻心底的苦楚只有他自己才懂。郑耀先处决了曾墨怡之后,戴笠要在神仙洞的公馆见他,曾墨怡的上级通过自己的渠道得知这一情况之后,决定要为曾墨怡报仇。郑耀先不知即将面对自己人的暗杀,此时的他正抓紧时间和自己的女友程真儿见面,由于军统和中统向来不和,为了隐蔽,程真儿在人前总是装出很不待见郑耀先的样子,两人只能用密语约定约会的地方。可中统的头子高占龙因为之前发现了曾墨怡藏名单的手法,所以早就怀疑郑耀先以及他和程真儿的关系了,这次他通过程真儿同事对两人对话的复述破译了两人密语,更坚定了他的判断。原本高占龙即使发现了两人的恋情也对机智高明的郑耀先束手无措,不过此时中统恰好截获了共产党打算暗杀郑耀先的电报,他便打算趁机借共产党的手除掉他。郑耀先已经处在了极度危机之中,还浑然不觉。收起
第2集 - 程真儿被中统杀害 郑耀先遇袭命悬一线
中统截获了共产党即将暗杀郑耀先的电报,然而程真儿作为电讯员去没有上报此事,特务由此判断出程真儿也是一名共产党员的真实身份。高占龙打算利用这次不可多得的借共产党除掉郑耀先,不过程真儿已经得知了电报的内容,而为了不打草惊蛇又不能阻止她和郑耀先约会。高占龙的学生田湖想到先除掉程真儿,来阻止郑耀先得到警告,更猜测军统可能也会截获这份电报,便计划利用中统在军统电讯处安插的人销毁电报记录再撤离。这一系列手段可谓细致周密,阴险狠辣。截断了郑耀先所有可能得到警示的方式。这样一来,郑耀先就成了瞎子,聋子,当真是命悬一线,将要稀里糊涂的死在自己人的手里,中统特务的狡诈狠辣可见一斑。程真儿尚不知道自己已经…展开
中统截获了共产党即将暗杀郑耀先的电报,然而程真儿作为电讯员去没有上报此事,特务由此判断出程真儿也是一名共产党员的真实身份。高占龙打算利用这次不可多得的借共产党除掉郑耀先,不过程真儿已经得知了电报的内容,而为了不打草惊蛇又不能阻止她和郑耀先约会。高占龙的学生田湖想到先除掉程真儿,来阻止郑耀先得到警告,更猜测军统可能也会截获这份电报,便计划利用中统在军统电讯处安插的人销毁电报记录再撤离。这一系列手段可谓细致周密,阴险狠辣。截断了郑耀先所有可能得到警示的方式。这样一来,郑耀先就成了瞎子,聋子,当真是命悬一线,将要稀里糊涂的死在自己人的手里,中统特务的狡诈狠辣可见一斑。程真儿尚不知道自己已经暴露,此时的她正匆匆忙忙的赶去秘密联络点回春堂医馆找陆汉卿,并将游击队即将暗杀郑耀先的事告诉了他,求他赶紧联络组织上取消这次行动。陆汉卿晓得现在再联络组织哪里还来得及,当务之急是赶紧将消息通知郑耀先,让他做好防范准备。程真儿还以为自己能和郑耀先顺利约会,便告诉陆汉卿她能通知郑耀先。然而她哪里想到,自己已经处在中统特务的秘密监控之下。郑耀先兴致勃勃坐在和程真儿约好的饭店里,从明亮的窗子里见到火急火燎赶来的程真儿已经来到了饭店的街对面,便熟练的向服务员点起了程真儿爱吃的八分熟牛排。然而他万万想不到的是,就在他点菜的这个当口。一辆疾驰的汽车竟然从程真儿身上碾了过去。一个鲜活美丽的姑娘,一位正义高尚的共产党员就在这样香消玉殒,而亲眼目睹着她离开人世的,正是她的挚爱恋人。郑耀先的脑袋瞬间蒙了,他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在他的脑海里出现的画面应该是程真儿一脸快乐的推门而入,坐在他对面,而不是像映入他眼帘的这样,白布盖在身上,被人用担架抬走,只留下一地血迹。郑耀先面对着刚上桌的美食,久久的沉默着,菜上齐了,然而用餐的人却再也不会出现了。痛苦占据了他的心灵,而他却见过了太多的死亡,已经忘记了表达痛苦的方式,即使在这样的痛苦之中,历经风霜的他依然敏锐的捕获了这车祸中的疑点,因为他冷静的回想起了当时程真儿应该注意避让了车辆。这场车祸正是中统特务精心策划的谋杀,高占龙不愧和郑耀先打交道多年,他习惯了鬼子六郑耀先的精明和狠辣,谁要是惹了他,会被他算计到骨头渣滓里,能活过一个月就烧高香了。而这次高占龙直接派人杀了郑耀先的爱人,虽然他占尽优势,可依然恐惧郑耀先的报复,所以祈祷共产党的暗杀最好能成功,田湖显然对郑耀先了解不深,自信满满。高占龙对郑耀先非常了解,他提醒田湖让郑耀先相信那车祸是意外根本是痴心妄想,现在这次行动乃是一步赌上了身家性命的险棋。军统的八大金刚中的老四,不愧是戴笠手下的悍将,他发现一段时间的电报记录是空的,立刻判断出当班的机要员应该中统安插的探子。军统便绑架了中统女特务艾美珍,她在军统的刑讯室里根本坚持不了多久,没一会就把共产党即将暗杀郑耀先的电报内容全招了出来。由于找不到郑耀先在哪,军统头子非常焦急,立刻把电话打到了赵简之那里,让他带人在去神仙洞戴公馆的路上拦住郑耀先。郑耀先拦住了一辆人力车去戴公馆,岂料那位车夫根本不敢晚上去戴笠那阎王殿一般的住所。郑耀先无奈之下,只得让车夫把他拉到一半就行。车夫勉强的答应了下来。陆汉卿一直在找袁农,想让他取消行动,可袁农却因为不能横向联系的关系一直对他避而不见。其实上级根本不允许袁农搞暗杀这种失民心的恐怖行动。袁农给上级发的电报也一直没有回音,可他为了给曾墨怡报仇还是决定一意孤行,在没有上级许可的情况下也要杀了郑耀先,这种无组织无纪律的行为必将铸成大错。袁农手下的游击队员已经埋伏就绪,中统派出了行动队准备随时补刀。而能救郑耀先的军统部队以及陆汉卿还在路上。人力车已经将郑耀先送到了游击队埋伏的地点,幸亏机警的郑耀先发现了情况不对劲,敏捷的躲到了一旁的房子边与游击队员用手枪互射。游击队员在攻击时候高喊为死难的同志报仇,这令郑耀先猛地一愣,就这么一瞬间的分神,便被不知真相的游击队员一枪击中了胸膛。游击队员上前检查郑耀先的时候,被中统乱枪打死。军统的部队骤然赶到,迅速将身受重伤的郑耀先送到了医院里。中统特务的奸诈诡计得逞了,不但令共产党人自相残杀,令郑耀先中了一枪,命悬一线,还使得三名游击队员白白牺牲了。不过可叹的是,他们妄图杀死的郑耀先并没有死亡,这笔血债必将血偿。郑耀先的遇袭惊动了军统上下,无论是头头脑脑,还是普通特务都摆出了各色各样的场面,充满了黑色幽默。连戴笠都亲自来到了医院探视。他从手下那里得知了这件事的始末。次日,赵简之抓了一群无辜的人,所谓敲山震虎,将所有人都枪决了。艾美珍也被军统杀死了,高占龙得知郑耀先没事,他知道他们的日子到头了,他不敢承受郑耀先的报复,立刻决定和田湖分开躲避。收起
第3集 - 陆汉卿与郑耀先在医院接头 郑耀先欲施连环计除掉戴笠
郑耀先在医院里苏醒过来,军统的八大金刚的老四陪着他。老四看着郑耀先憔悴的模样,留下几滴泪水,看起来称得上情真意切。他追忆起从前与郑耀先一起在日本特高课手中死里逃生的往事,而他们结拜的八个弟兄中除了他和郑耀先之外都惨死在日本人手中。郑耀先夸奖兄弟们在抗日斗争中也都是铁骨铮铮的硬汉。老四不知道郑耀先的恋人程真儿刚刚惨死在中统的手上,还劝郑耀先赶紧结婚,给自己留下个后。郑耀先忍受着失去恋人的巨大心理痛苦,表面上只得以戴笠不让军统结婚为由,搪塞了过去。陆汉卿在回春堂里继续坐堂治病,小伙计忽然告诉他有一个客人要他出诊,而且猜出可能是打着统字招牌的人。陆汉卿吓了一跳,本想拒绝,可那个特务却作势要…展开
郑耀先在医院里苏醒过来,军统的八大金刚的老四陪着他。老四看着郑耀先憔悴的模样,留下几滴泪水,看起来称得上情真意切。他追忆起从前与郑耀先一起在日本特高课手中死里逃生的往事,而他们结拜的八个弟兄中除了他和郑耀先之外都惨死在日本人手中。郑耀先夸奖兄弟们在抗日斗争中也都是铁骨铮铮的硬汉。老四不知道郑耀先的恋人程真儿刚刚惨死在中统的手上,还劝郑耀先赶紧结婚,给自己留下个后。郑耀先忍受着失去恋人的巨大心理痛苦,表面上只得以戴笠不让军统结婚为由,搪塞了过去。陆汉卿在回春堂里继续坐堂治病,小伙计忽然告诉他有一个客人要他出诊,而且猜出可能是打着统字招牌的人。陆汉卿吓了一跳,本想拒绝,可那个特务却作势要掏枪。陆汉卿权衡之下,只得跟着特务出诊。没想到是虚惊一场,原来是郑耀先吩咐人把陆汉卿带到了医院里。病房是隔音的,并且没有监听设备。两个地下党员在军统层层防御的核心里接上了头,不得不说很是讽刺。陆汉卿和郑耀先都顶着巨大的压力,能相信的人只有彼此,相互说笑起来,排解压抑。郑耀先表示,游击队同志不是他杀的,他判断出是自己的同志就放弃了抵抗,是中统行动队打的黑枪,然而这还是变成了一笔糊涂账。郑耀先拿出程真儿给他织好的毛背心,回想起他目睹程真儿的死亡过程,他距离程真儿只有百步之遥,却不能救下自己的恋人。他一定要给同志们报仇,首当其冲的就是高占龙,他收拾收拾可以去死了。陆汉卿却想和上级打个招呼。郑耀先让他别再一根筋了,现在敌人这么猖狂,哪有时间去搞什么组织纪律。陆汉卿指责他是十足的军统作风,流氓无赖。让他注意德行。郑耀先愤怒的称,他如果不装出是军统的八大金刚之一鬼子六的狠辣样子,怎么在敌人内部里生存。这种不人不鬼的阴阳人生哪里是容易过的,只能在心里确定自己是出淤泥儿不染的共产党员。曾墨怡用生命换来的军统特务名单被郑耀先送到延安后,陕北的党中央顺利的将七十三个特务全部拔出。戴笠失去了他的重要情报来源,愤怒之际,将一众参与曾墨怡案的军统特务都抓了起来。作为死硬的内战分子,他这种人认定日本人不过是皮肤之患,而跟共产党却是心腹大患。这种本末倒置,内斗不休的人真是民族败类。他宣称给了这些特务官职,做的好的能加竹为管,做不好的要加木为棺。现在他失去了七十三个潜伏的特务,更是愤怒的要将所有人为之殉葬。郑耀先拖着重伤之身踉踉跄跄的来到了刑场,高声呼喊枪下留人。他对戴笠称,曾墨怡的案子是他负责的,求戴笠不搞连坐不诛杀九族,他愿意以身谢罪,让他一人加木为棺吧。戴笠称他已经说了,只有曾墨怡的共党同伙才要加木为棺。谁都没想到,郑耀先竟然直接承认他就是共产党,让戴笠大吃一惊。戴笠大笑失声,他怎么也不会相信刚被共产党暗杀的郑耀先会是共产党。郑耀先这一步以进为退的苦肉计,可说是用的炉火纯青。戴笠见郑耀先如此这般做法,便放了所有特务,让郑耀先好好整治,再查出谁是共党。他离开之后,所有的特务都欠了郑耀先一条命,他这招苦肉计屡试不爽,在军统中留下了义气的美名,收买了所有人的心。而这也正是所有的潜伏者必须的演技,只有这样才能在敌人内部建起自己的小圈子,以备在危急时刻,有可以依靠的兄弟。医院里的病室成了陆汉卿和郑耀先的临时联络点,由于郑耀先逞能去刑场救人,扯动了伤口,便招来了陆汉卿为他把脉。陆汉卿生气得表示郑耀先没事闹什么幺蛾子,想死他可以给下点砒霜。郑耀先怒道他现在是两头受气,自己人和戴笠都在对他动脑筋,想除掉他。而他正盘算着要杀了戴笠。他称延安接到了曾墨怡的名单后,拔掉了戴笠安插的特务,这就等于告诉戴笠情报被泄露了。而谁又会相信他鬼子六能查不出个蛛丝马迹。戴笠今天把人带到刑场,就是做给郑耀先看的。所以现在戴笠和郑耀先中必须死一个。而如果戴笠死了,军统必然大乱,到那时候,忙着争权夺利的人谁还会在意一份小小的名单呢。陆汉卿被郑耀先的大胆想法吓了一跳,忙问他想怎么做。郑耀先直言,戴笠把军统搞得尾大不掉,阵势铺的太大,早就令猜疑心本就很重的蒋介石非常反感,只是念及戴笠一直是条忠心的走狗,才没有下定决心除掉戴笠。而此刻只要有人能在蒋介石的心理天平上加上一个砝码就能促使他干掉戴笠。陆汉卿直呼要杀戴笠这么位高权重的人简直太过疯狂。不过郑耀先早已是成竹在胸。他正打算巧施连环计,不用亲自动手就能除掉戴笠。他只需要杀了高占龙,因为军统和中统本就不和,一旦高占龙这样的中统高级人物死在军统的手中,蒋介石手中的两个间谍组织,中统和军统的平衡被打破,那他肯定坐不住,必然对戴笠动手。高占龙作为高级特务,也猜到了现在之所以风平浪静,只是因为他躲在壳里,一旦他想逃离山城重庆,肯定会有无妄之灾,田湖猜到郑耀先会密裁。而他必须想办法要让他投鼠忌器。所以想到要绑架郑耀先,不过这一切都被郑耀先洞察的清清楚楚。他算好了要将计就计,除掉高占龙。戴笠来到医院提起有一个叫影子的人还潜伏在延安,要派郑耀先去联络收起
第4集 - 宫庶狙杀高占龙 郑耀先拿宫庶做兄弟
军统八大金刚的老四和郑耀先的感情最好,他经常来医院陪重伤的郑耀先,还对戴笠派正郑耀先这样的伤员去延安执行任务很不理解。郑耀先冷笑着告诉他,戴笠早就对自己犯嘀咕,一直在他面前扮白无常,背地里做黑无常。这次就是想借共产党之手除掉他。老四混迹军统多年,怎会不知戴笠的多疑和狠辣,对郑耀先很是担忧。戴笠果如郑耀先推测的,要对其下手。这次任务会和影子接头,而戴笠并不想让第三个人知道影子的存在,所以他派遣之前已经安排接近郑耀先的特务宫庶时刻监视郑耀先,如果感觉郑耀先是共产党或者是有投共嫌疑,都可以就地正法,还将与影子接头的信物派克金笔交给了宫庶,令其代替郑耀先取回影子的情报。其实所谓投共嫌疑根本说…展开
军统八大金刚的老四和郑耀先的感情最好,他经常来医院陪重伤的郑耀先,还对戴笠派正郑耀先这样的伤员去延安执行任务很不理解。郑耀先冷笑着告诉他,戴笠早就对自己犯嘀咕,一直在他面前扮白无常,背地里做黑无常。这次就是想借共产党之手除掉他。老四混迹军统多年,怎会不知戴笠的多疑和狠辣,对郑耀先很是担忧。戴笠果如郑耀先推测的,要对其下手。这次任务会和影子接头,而戴笠并不想让第三个人知道影子的存在,所以他派遣之前已经安排接近郑耀先的特务宫庶时刻监视郑耀先,如果感觉郑耀先是共产党或者是有投共嫌疑,都可以就地正法,还将与影子接头的信物派克金笔交给了宫庶,令其代替郑耀先取回影子的情报。其实所谓投共嫌疑根本说不明白,不过是个理由罢了。郑耀先伤情略略稳定之后,便急匆匆得出院约见陆汉卿,把自己马上要到陕北延安执行任务的事告诉了陆汉卿。陆汉卿就急得大骂郑耀先脑子进水了,气得把雨伞都扔到了地上,郑耀先潜伏军统之中,在不知情的人眼里,他简直就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人人得而诛之,现在居然自己往枪口上撞,根本就是去送死。陆汉卿觉得必须向上级汇报此事。郑耀先提起影子的存在,这个人肯定是个非常重量级的人物,他隐藏的如此之深,对组织构成了重大威胁,而且没有人知道影子到底潜伏在哪个部门,万一汇报之后,被影子得知了郑耀先的真实身份,那所有的一切就全都白费了,郑耀先提醒陆汉卿管好自己,绝不能暴露秘密。陆汉卿见劝不动郑耀先,就退而求其次要郑耀先一定要好好抱住能证明自己潜伏身份的蓝宝石戒指,以前所有的资料已经都在长征的路上毁掉了,现在程真儿也牺牲了,蓝宝石戒指就成了除陆汉卿自己外,唯一的凭证了。在戴笠的特别安排下,宫庶顺利的隐秘接近了郑耀先,郑耀先了解到宫庶曾经被日本宪兵队抓住,在日本人那里苦熬了半年时间,这让他对宫庶有了不错的印象,至少宫庶是一个硬汉,符合郑耀先一贯选人的准则。郑耀先便让宋孝安带着一只伪装成提琴的春田狙击步枪秘密约见宫庶,并授意宫庶一个秘密任务,让宫庶持枪埋伏在玫瑰饭店外面等到七点钟,具体任务在琴盒里,同时嘱咐宫庶一定要做出想刺杀郑耀先的假象,而且只有十秒钟的任务时间,否则就不会再给他机会了。若然任务成功,郑耀先将在七点半亲自约见他。宫庶故意向宋孝安要了一块大洋做咖啡钱,以此先扰乱郑耀先判断,让郑耀先先入为主的认为他是个为财卖命的人。宫庶提着琴盒藏身与玫瑰饭店对面的中统联络点附近,熟练的将步枪从一堆零件组装成射程超远的杀人利器。随后静静等待着时间流逝。玫瑰饭店附近各处已经被军统和中统双方的人马或明或暗的监控了起来。一身戎装的郑耀先乘车来到饭店,带着墨镜倒是一副十足的军统大佬派头。高占龙则带着儿子在玫瑰饭店等了他很久了。他还不知道,这玫瑰饭店的门口将是他的葬身之地。郑耀先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连事成之后的推脱说辞都想好了。高占龙果然不出郑耀先所料,满面堆笑得主动出饭店迎接郑耀先。就在高占龙与郑耀先握手寒暄的时候,高占龙的儿子突然从饭店里跑了出来。此时的宫庶已经调好了步枪,趁着高占龙儿子出现的时机扣动了扳机,子弹精准的从郑耀先脑袋旁擦过,一下洞穿了高占龙的心脏。高占龙的儿子,亲眼目睹了他爸爸倒在血泊之中,吓得呆立在原地,只是不住地喃喃自语着他爸爸流了好多血。郑耀先见到孩子也愣了一下,随后连忙把孩子抱进了饭店里。刺杀成功以后,郑耀先在饭店里等着宫庶,高占龙的儿子高君宝已经被郑耀先安排送进了医院里,郑耀先愧疚的说道,人算不如天算,他万万没想到最终会当着高君宝的面杀了高占龙,这事做的太过了。高占龙的手下们匆匆赶到现场,责问宋孝安高占龙的死,怀疑是军统下的手,宋孝安却称那子弹是从郑耀先的脑后射来,只是碰巧打中了高占龙,算高占龙倒霉,还质问他们说谁会拿自己的后脑做圈套的赌注,这理由让高占龙的手下们哑口无言。玫瑰饭店的留声机里播放着悠扬的音乐,宫庶缓步走进只有郑耀先一人的餐厅里,颇有些许高手的风范。郑耀先只给了宫庶一把没有枪号的步枪和一张自己修剪过的照片,并没有告诉宫庶具体的任务,宫庶居然能完全领悟他的目的,甚至想到要把枪和照片留在现场来制造证据,混淆视听;另一方面,军统和中统的人已经将玫瑰饭店围得水泄不通,而宫庶竟然能不惊动任何人,直接出现进入饭店,可谓智勇双全,令郑耀先刮目相看,当即认定了他这个兄弟。宫庶却适时地提出,由于他参加过军统的特别培训,而郑耀先是那一届的教官,虽然只是虚职,可实质上宫庶自己应该也可算是郑耀先的学生,这让郑耀先更加高兴起来。其实,这一晚郑耀先还约了另一个一起去延安执行任务的女孩江心一起吃饭。江心由于道路封锁迟到了很久,郑耀先故意摆出一副不高兴的冷脸色。可其实江心正是袁农手下的潜伏地下党员,她也并不知道郑耀先的身份,认为是郑耀先杀了曾墨怡,所以也没给郑耀先什么好脸色。两个地下党员互不相知,倒是在真正的军统密探面前针锋相对起来。收起
第5集 - 郑耀先正是进入陕北 戴笠飞机失踪
高占龙死了,但他早就留下了田湖这一张后手牌给自己报仇。田湖继承了高占龙的所有资源和手下,他也并非泛泛之辈,分析看透了郑耀先刺杀高占龙的手段和计划,猜测出郑耀先故意让宫庶留下证据就是为了让军统和中统死拼,但郑耀先的最终目的到底是什么,他还是不能理解。田湖得知军统的人去回春堂药铺找过陆汉卿,他想起程真儿临死前也去过回春堂,顿时觉得陆汉卿很有嫌疑。他随即拿出写好的高占龙死因调查报告,决定立刻去面见中统的当家人叶秀峰,并请叶秀峰将报告转交给蒋介石。同时国民党重要人物陈立夫也会参与其中。江心秘密和袁农接头,袁农气愤地指责她无组织无纪律,竟然直接找他见面,违反了潜伏的制度,他还要求江心趁着这次和…展开
高占龙死了,但他早就留下了田湖这一张后手牌给自己报仇。田湖继承了高占龙的所有资源和手下,他也并非泛泛之辈,分析看透了郑耀先刺杀高占龙的手段和计划,猜测出郑耀先故意让宫庶留下证据就是为了让军统和中统死拼,但郑耀先的最终目的到底是什么,他还是不能理解。田湖得知军统的人去回春堂药铺找过陆汉卿,他想起程真儿临死前也去过回春堂,顿时觉得陆汉卿很有嫌疑。他随即拿出写好的高占龙死因调查报告,决定立刻去面见中统的当家人叶秀峰,并请叶秀峰将报告转交给蒋介石。同时国民党重要人物陈立夫也会参与其中。江心秘密和袁农接头,袁农气愤地指责她无组织无纪律,竟然直接找他见面,违反了潜伏的制度,他还要求江心趁着这次和郑耀先一起去延安执行任务的机会,趁机干掉郑耀先。江心坦言,以她的资历根本不可能可以参与这样的秘密任务,她有些害怕戴笠是不是因为上次刺杀郑耀先的事已经怀疑到她的身上了,毕竟上次知道郑耀先要去神仙洞的人并没有几个,依照戴笠的秉性,不可能不怀疑到她的身上。袁农安慰她说,如果戴笠怀疑她就不会再让她接触到郑耀先了。因为郑耀先要办的事都是军统的绝密,他还教育江心,干谍报这一行,喜怒不行于色。可惜他猜不到的是戴笠连郑耀先都在怀疑,而郑耀先也真真切切的是共产党自己人。江心依然以为郑耀先是个彻头彻尾的军统特务,禽兽不如。她抱怨郑耀先嘴实在太严,根本套不出此行延安的真实目的。袁农愤怒地称,郑耀先胆子太大了,真敢去延安,就来个瓮中捉鳖。郑耀先一行人的潜入设备和身份已经置办妥当,打算让他们三人以记者的身份混入延安。郑耀先嘱咐老四一定要让外界知道他重伤未愈还在住院的这一点。老四让他放心,这会一定能做足空城计,随后他和郑耀先说起中统的当家人叶秀峰跑到蒋介石座前装可怜,还请动了陈立夫出面。现在蒋介石开始亲自过问高占龙的死因了。郑耀先不以为意,反正高占龙已经死了,很多事就成了过眼烟云了,他心中暗自明白,蒋介石现在这样做无非是如他所筹划的一般,在找除掉戴笠的借口。老四告诉郑耀先现在山城重庆已经没了戴笠的容身之所,戴笠人在北平后转天津,蒋介石成立了新的八人小组,实际上就是处处针对戴笠。郑耀先闻言暗自窃喜。虽然戴笠积极的想去青岛,找美国第七舰队的柯克给他撑腰,可蒋介石绝不是那种喜欢受胁迫的人。蒋介石密令北平马汉三换掉了戴笠飞机的地勤人员,而这马汉三早前利用职务之便,没少捞钱,早就害怕戴笠回杀了他。现在蒋介石的命令可谓正中他的下怀。所谓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戴笠这一回是死定了。郑耀先嘱咐老四自求多福,好好保住自己。老四也担忧郑耀先此次延安之行,实在是太过凶险。由于郑耀先在军统上下拥有不错的声誉,所以但凡有点地位的特务都来找宫庶谈话。警告宫庶,如果郑耀先一旦有点闪失,他宫庶的性命也就得跟着交代。宫庶不得不点头称是。田湖令人一直秘密监视着回春堂医馆,一位地下党联络员来到医馆和陆汉卿接头,陆汉卿将影子得存在告诉了他,把联络员吓得立刻站了起来。毕竟若然影子和胡宗南相互配合,那党中央的处境就会非常危险,他必须立刻把这件事汇报给上级。然而这位联络员身强力壮,健硕得体魄一看就不像是来看病的。中统特务立刻秘密跟了上去。联络员意识到自己被跟踪的时候已经晚了,只能通过兜圈子得方式摆脱特务。然而有田湖在办公室里对着地图坐镇指挥,这样得摆脱很难奏效。联络员想去袁农得荣昌百货里避避风头,但中统的特务已经包围了他。只能作势要从怀中掏枪,特务们害怕之下,率先开枪。他们随后发现,联络员要掏出的不过是一份药方。大呼上当,愤怒的活活打死了联络员。田湖赶到现场之后见手下太过废物,狠狠得训斥了特务们一番。江心一直求她们一家人的全家福合照而不可得,却在军统的秘密柜子里发现了照片,便取走了它,不过这一切都没有逃过军统特务的眼睛。江心却毫不知情,精心打扮了一番之后来见郑耀先。然而郑耀先训斥她穿成这样,简直是恨不得共产党能拆穿她。江心没奈何,只得换了一身朴素服装。郑耀先一行人顺利的出发前往陕北。与他同行的一位是中共山城地下党,另一位则是军统高级秘密特务。两人临行前都从上级那里得到了除杀郑耀先的命令。而与此同时,戴笠的座机也从青岛起飞,前往上海。郑耀先的飞机顺利抵达了陕北,而戴笠的飞机却没能降落在上海的机场上,而是失去了踪迹此时的陕北正是国共交锋的前线,战火纷飞。共产党女科长韩冰给前线的马小五打电话,质问他怎么还没撤下来。马小五笑称国民党简直不堪一击,只在逃跑这一项技能上修炼的炉火纯青。国民党的一个加强营被共军打的落花流水,溃不成军。配属的相关总指挥员裴华南大发雷霆。此时郑耀先一行人来到了司令部。裴华南本就与郑耀先相识多年,郑耀先嘱咐他说自己的任务是绝密不能过问,裴华南连连称是。郑耀先得知了戴笠飞机失踪的消息。暗地里兴奋不已。田湖把陆汉卿抓了起来严加审讯。陆汉卿却一直守口如瓶。收起

电视剧-排行榜

3银魂56608
6凤囚凰46968
10独孤天下42716

本片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