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英百科全书》对“黑色幽默”的解释是:“一种绝望的幽默,力图引出人们的笑声,作为人类对生活中明显的无意义和荒谬的一种反响。”黑色幽默是用喜剧的形式来表现悲剧的内容,嘲讽着现实,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我们需要这样的电影,在当下浮躁的背景下,给以一种不同的思考角度。(友情提示:观看之前,请整理保存好你的三观,谨防走失......)

  • 故事要从一位无名作家(裘德·洛 Jude Law 饰)说起,为了专心创作,他来到了名为“布达佩斯”的饭店,在这里,作家遇见了饭店的主人穆斯塔法(F·莫里·亚伯拉罕 F. Murray Abraham 饰),穆斯塔法邀请作家共进晚餐,席间,他向作家讲述了这座饱经风雨的大饭店的前世今生。

  • 该片讲述的是上世纪九十年代某个小城,天气预报中一场百年不遇的暴雪即将侵袭此地,人心惶惶时骤然发生了一起残忍的连环杀人案。一心想进入体制内的保卫科干事余国伟(段奕宏饰)渴望借此机会,一展自己颇为得意的“神探”技能,并破格进入体制内成为真正的警察及模范。面对“探案”欲望与燕子(江一燕饰)的感情,余神探越陷越深,付出的代价也越来越大。然而宿命因果,万事皆有定数…

  • 达瑞斯曾是一名令业内人士闻风丧胆的超级杀手,如今已经伏法的他屈居在铁窗之后,等待着漫长的刑期到头。达瑞斯的妻子索尼娅同样身陷囹圄,某日,达瑞斯得到了一个意外的机会,能够令索尼娅重获自由,作为交换,他必须出庭作证证明邪恶的罪犯弗拉迪斯拉夫有罪。 作为护送达瑞斯出庭的负责人,艾米莉亚和她的团队遭到了弗拉迪斯拉夫所派出的佣兵的伏击,全军覆没,幸存的艾米莉亚无奈之下只能找到私人保镖兼前男友迈克尔,委托他贴身保护达瑞斯。

  • 一群“品行不端”却怀揣教育梦想的大学教师,从大城市来到偏远乡村开办了一所小学校。学校待遇惨淡、生活艰苦,但老师们都自得其乐,每天嘻嘻哈哈打成一片。然而教育部特派员要来突击检查的消息打破了安宁,因为学校有一位“驴得水老师”隐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就在所有人都担心丑事即将败露的时候,一个神奇天才的出现拯救了大家,然而谁能料到真正的麻烦才刚刚开始……

  • 生日当晚惨遭杀害的泰莉,一觉醒来仍然生勾勾,她以为只是生日前夕的恶梦,怎知醒来后的经历跟梦境完全一样,生日当晚再惨遭杀害,然后又一觉醒来…究竟是上天的大礼,还是死神的玩笑,她竟然无限次被杀,再无限次重返生日早上!泰莉醒完又死,死完又醒,她唯一可以做的,就是找出杀自己的神秘凶手,否则会被困在生日和死忌的无限轮回,直到永远…

  • 民国年间,花钱捐得县长的马邦德携妻及随从走马上任。途经南国某地,遭劫匪张麻子一伙伏击,随从尽死,只夫妻二人侥幸活命。马为保命,谎称自己是县长的汤师爷。为汤师爷许下的财富所动,张麻子摇身一变化身县长,带着手下赶赴鹅城上任。有道是天高皇帝远,鹅城地处偏僻,一方霸主黄四郎只手遮天,全然不将这个新来的县长放在眼里。张麻子痛打了黄的武教头,黄则设计害死张的义子小六。原本只想赚钱的马邦德,怎么也想不到竟会被卷入这场土匪和恶霸的角力

  • 1940年代的大后方重庆,一间物产丰富却总是赔钱的树华农场,一场明争暗斗在新旧两个农场主任之间上演。这部根据老舍小说改编的影片似乎叙述了一个永不过时的人间寓言。

  • 盗贼“小南瓜”和“小兔子”在早餐店里打劫,却遇上了黑社会成员朱尔斯和文森特在店内用餐。二人是否会放过两名小盗贼? 而文森特是黑社会大哥马沙•华莱士的手下,马沙下命令让他陪妻子一个晚上,面对马沙妻子美艳诱惑,文森特该怎么办。 文森特的故事还没完,拳击手布奇的出现将令他的人生从此改变。布奇有一块祖传金表,就是因为这块金表,他和马沙分享了一个耻辱的秘密。 故事环状结构,回到开端。朱尔斯在小盗贼面前诵读圣经,表示对杀人的厌倦和感悟。

  • ​艾格西和蒂尔德公主将携手步入婚姻的殿堂之际,前特工查理杀了回来,如今的他效力于一个名为“黄金圈”的贩毒组织,组织头目波比是一个邪恶而又野心勃勃的女人。 查理查出了金士曼的所有据点,用导弹将它们全部摧毁。幸存的艾格西和梅林千里迢迢远赴美国,向潜伏在那里的联邦特工寻求帮助。波比种植了一种含有毒素的大麻,将它们输送往世界各地,当瘾君子们体内的毒素渐渐发作后,波比以此为筹码,正式向政府宣战。

  • ​有一天父亲突然来找阿笙,告诉他有个素未谋面的姑姑死了,叫他去收拾下姑姑的房子。在河边的破烂小屋里,阿笙渐渐开始了解父亲口中的姑姑,到底有着怎样的一生。她从不放弃生活的希望,不管生活再怎样破碎,她仍然本能地生存下去,这生存本身,足以打动任何人,包括阿笙。

  • 《荒蛮故事》是一部黑色喜剧,由6个独立的暴力复仇小故事构成。影片是一次对于人类失控行径的颠覆性创作,从怪异的幽默感,独特的画面和大胆的配乐,到对于身处绝境的普通人这一题材的偏爱,都可以清晰地看到南美鬼才导演达米安·斯兹弗隆与阿莫多瓦在创作方面的相似之处。不过,斯兹弗隆仍然通过这部影片发出了自己独特的声音:一场对于一个腐败成风、经济和社会严重不平等的社会的尖锐抨击。